加入萨鲁 登录
萨鲁世界 返回首页

kieran的个人空间 https://www.tharuth.com/?6805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随笔(四)

已有 544 次阅读2013-2-9 12:07 |个人分类:生活感悟

这是昨天写的,今天抽空发上来的。
      这是到家的第三天了。
到这时才开始打算着写些什么,可不是我的风格。这两天还是觉着好累好累,虽说同学校作息相较,肯定是要轻松一些。但是就假期来说,确实是十分累人的。
      高三都过了一半了。
我感叹自己跋涉的,算不上艰险,亦让我尝到了不少的苦头。我承认这和我的虚荣心脱不了干系,但好在是走过来了,虚荣成了自信;不甘成了淡然。高中是磨练人心性的阶段,我真是领会到了。
      今天按例六点半起了床,觉得温度略低,匆匆加了件衣物。坐在窗前发呆。远远望去,水是黑的,天也是黑的,只是在平平的小丘上连缀着一条白缎。正缓缓变宽。我发现,当你对着中上的时针,紧紧地盯着它,却见不到丝毫运动的迹象。但将时间累加起来,它又确实动了。带着同样的感觉,我同样地注视着天际与水之间逐渐亮了起来。
      能见的两条街上几乎是没有什么人,除开老早就摆好摊卖菜的谋生人,我想没什么人会在这样的冷日早早离开暖和的被窝,离开正在熟睡的伴侣,让冰冷的空气和寂静扰了恍惚的睡意。
      的确,时刻保持清醒,实属不易,更是异常痛苦的事。需要模糊的不能逃避,不愿明白的却又忘记不了。闭上眼,便是无数的明晰的画面,有需要做而没做的遗憾,也有不要而做了的悔恨,还有用来麻痹自己的美好幻梦。睁开眼,只有白白的天花板,窗外是黢黢的黑,几盏路灯亮着,连蛾子都没了影,实在是太静了。倒不如躲进那繁乱如万花筒一般的世界睡去呢。
      既然是这样,我又在执着什么呢?我看向那些站在朔风中的菜贩们,他们有的骑着三轮车,有的则是挑了扁担,还有的提着篮子,估摸着六点的样子就在这儿了吧,他们为了生活,做出了如此在旁人眼中十分痛苦的选择。寒风摧残着他们的身体,同样是他们的生命。他们在风中,一边损耗着自己的生命,一边等待着新一天的轮替。对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十分珍重的。我倍感惭愧,自己应该是在晨读亦或是做练习,而不是坐在这儿发呆,思考着与当下毫无干系的人生问题。
      还有120天,从前在教学楼上看着对面楼下挥手告别的高三学长学姐们,已过了两届。如今,我们也到了这座楼上,望着对面的教学楼,我觉得对面的我实在是稚嫩有余。有谁期待着倒计时撕下最后一页,再三天便紧紧相拥,含着泪告别呢?我也曾试着去想了想那样的情境,一是让我有点心惊了。那,若是真的到了那天,我该如何面对呢?
      耳机不识趣地想起了《Secret Base》,果然呢,眼泪毫不留情的流了下来。
      对于未来,活在当下的我,到底还能做些什么?是不是只有眼睁睁看着它来到,然后又眼睁睁看着它变成回忆呢?
      《我们仍不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我的确从中找回了太多我曾失去的东西。同事,我也明白了自己绝不会让我的挚友或是挚爱留下未完成的遗憾。我还需要做很多事。
      天已经大亮了,父母的卧房里响起了闹铃声响,但他们断然是不会立即起来的。街上渐渐多了车辆。菜场周围人也多了起来。路灯不知何时熄了,这方舞台又重新交给了灰白的天空。
      脚边的两盆绿萝,许久不见,一盆还是绿意,另一盆却已经是无力的病恹恹的苍黄模样,惹起了我的怜惜。我是弱者,弱者怜惜弱者,才可被称为同情,不是吗?我起身,去厨房冲了一杯咖啡,浓烈的刺鼻的醇香冲击着我的神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也开始爱好起这种液汁来了。它带给我的,并没有茶的清香淡雅,浓重的苦味,更适合用舌尖轻触,我这是在逃避呢。品尝这份苦,带着寒冷早晨的一份温暖,将它一并咽下,也就没有那么冷了。咖啡的确是会使人清醒,它的药理作用我也是略知一二的。那为什么还要喝呢?面对如此多的不情愿,为什么还要咽下这苦涩?是先苦后甜吗?可是,喝过咖啡后,吃什么,都会苦啊。
      其实,是心里的那个小小人儿在逞强呢。它就像一只猛虎,只要你稍微松懈,他就会扑上来把你撕碎。
      还好,我心里的小於菟,和我一样,那么散漫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滑块验证: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萨鲁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21-12-9 08:40 , Processed in 0.0532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