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1101|回复: 5

第三届高州杯圣杯战争跑团战报 弓兵组(by:阿斯托尔福) [复制链接]

XD谢决 发表于 2017-8-9 16:40: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D谢决 于 2017-9-29 14:59 编辑

如期,第三届是被gm结团了,实在是很遗憾,因为我的英灵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233……所以这是我整理出的部分战报,希望大家喜欢!如需转载请联系我哟!



本次地图在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萨鲁

x

XD谢决 发表于 2017-8-9 17:03: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D谢决 于 2017-8-16 14:10 编辑
入场cg眼前急速向后飞逝的场景让我陷入了到了无限的遐想之中。“冥冥里,这次圣杯战争有着说不出的诡异呢。”口中自言自语的说出这句话,又生怕被坐在驾驶位置的的哥听到。这里是高州市,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城市,此次前来参加圣杯战争,却收到主办者的消息,要求前往这个地点争夺圣遗物。想到这里,我瞅了瞅前方拥堵的路面,心中不禁焦急万分。
“呐,师父,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呢?”
眼前这位满头白发的老司机似乎早已经知道我内心的焦急,转过头来,嘴上廉价的卷烟散发着一股呛人的气味。“小姑娘不要着急,既然你被堵在了路上,那么毫无疑问,和你见面的那位也一定不能按时赴约了吧。”
Gm正在和司机闲聊的你,在靠近高州的一瞬间,突然感到一股力量侵入了你的脑中。你眼前一黑,再次醒来时,已经出现在了一间树屋里面。
艾普提·弗拉德(pc):这里,是什么地方呢?昏头昏脑的站了起来,打量着四周,同时没有忘记整理了一下身后的蓝色长发。装作认真的打量着自己所处的树屋,期望能够从中发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出来。
Gm你什么都没有发现。但似乎树屋的四面八方都能走动。
艾普提·弗拉德(pc):“嘛,这就奇怪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稍微思考了一下,决定一直向东走去。
Gm你向着东边走了过去。很快,眼前出现了一大块黑雾,透露出一股不祥的气息。
你发现树屋已经被你远远抛在后面,现在的地点,似乎是一个牧场。
艾普提·弗拉德(pc):“这是?一个魔力构筑的幻境吗?”拔出秋染双匕,警惕地注视着前面的黑屋,但是随后又将匕首收回了刀鞘。“既然是非实体化的幻境,闯它一闯又有何妨?”提高警惕,向黑雾深处走去。
Gm当你走近黑雾的时候,突然你感到你的脑海一股刺痛。
艾普提·弗拉德(pc):“唔……”如同针扎般的疼痛在脑海中爆发,不得不放慢了前进的脚步,但还是继续坚持向前走去。“哼,这点痛苦,和失去哥哥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Gm虽然你想继续往前走,但你的身体却无法忍受这种疼痛。在你退回来的前一刻,你的脑海里似乎隐约出现了一个金色长发女子的身影。
艾普提·弗拉德(pc):
“看来一味的执着真是改不了的烂脾气呢。”退出黑雾,折返向西走去。
Gm你刚准备原路返回,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反着死鱼眼的青年。“你是。。。。。。谁”你听到青年向你问。
艾普提·弗拉德(pc):
“你好,我是前来参加圣杯战争的御主,不小心来到这里迷路了,请问你知道这里的一些情况吗?”
青年:
“我也是被卷进来的,不知这是什么地方。要不要分头找找机关什么的?”
艾普提·弗拉德(pc):
“那么,你也是御主吗?”想到这种可能,不禁有些紧张。
青年:
“我说我不是你信吗。”
艾普提·弗拉德(pc):
“嘛……抱歉,现在确实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性格就是如此,不要介意。刚刚你说我们分头寻找机关,但是,这个地方变幻无穷,分开走十步都有可能再也找不着对方,所以我们还是一起找机关吧。”伸出自己的左手,友好的望着眼前的青年。
青年:
“诶,败给你了,仅此一次啊,我们的合作关系”青年吊着死鱼眼回答你。
艾普提·弗拉德(pc):
“万分感谢。我们接下来应该朝那边走呢?”握住青年的右手,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亲切的感觉。
青年:
“别拉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并示意你往右边走。
艾普提·弗拉德(pc):
有些尴尬的松开青年的手,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在下几年都没跟活人打过交道了,所以有些唐突。那,我们往右边走去吧。”向着右边走去。
青年:
“呵,看来我们还真是同类啊。”青年一边向着右边走一边说。
艾普提·弗拉德(pc):
“说起来,这个地方会不会是本届圣杯的主办者故意制造出来的呢?我觉得有九成把握是他们干的。”
青年:
“谁知道,这也无所谓,赢了就好了。”
艾普提·弗拉德(pc):
“话说的也是,那我们继续吧。”接着和青年向前走去。
Gm
很快,你又回到了刚刚的黑雾前面。
青年:
“小姐你是哪里人啊?在下愚见,还是不要过去的好,小姐。”
艾普提·弗拉德(pc):
“哪里人……哪里指的是哪里?是国家吗?好的,我明白,不过我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只要走过这个地方就能脱离这个幻境。”目光死死的盯住黑雾似乎心有不甘。
青年:“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啊,这样你也要去吗?”青年一道严肃的目光看向少女。
艾普提·弗拉德(pc):
“世人都愿意接近好的东西,摒弃坏的东西,但是我不同。”似乎抱着某种决心和愿望对青年说。“即使我所认为的愿望对世人来说是错的,我也绝不为自己的行动后悔。”
青年:
“哈哈,哈哈,不错的眼神啊,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吧,我们现在还是同盟关系,我会履行的,你想去,我陪你。”
艾普提·弗拉德(pc):
“好吧。谢谢你的支持,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哥哥,曾经我的哥哥也和你一样,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实际上对人真的是特别的好呢。那么,我可以牵着的手吗?这样总是感觉会有哥哥的回忆呢。”再次向青年男子伸出左手。
青年:
“。。。。。。好了,一次啊!”
艾普提·弗拉德(pc):
“好的!”牵住了青年的右手,自信满满地向着眼前的黑雾走去。
Gm青年跟着你走向了黑雾,你再次脑袋一疼。当你剧痛难忍的时候,你感到后面有人拉着你脱离了黑雾。
艾普提·弗拉德(pc):
“果然还是不行吗?”再次撞墙不禁显得有些灰心丧气。
青年:
“喂,你没事吧,喂,别出事啊,小姐”青年下意识叫起身边的少女。
艾普提·弗拉德(pc):
“看来说不定我要被困死在这里也说不定了呢。”稍微有些忧虑的对青年说道。
青年:
“看来我们得继续走了”青年轻敲了一下少女的头。“这就放弃了,未免太可惜了吧。不会被困住的,相信我。”
艾普提·弗拉德(pc):
“嘛,说的也是,我们在往别的方向走走看吧。”似乎恢复了少许自信,转身朝黑雾所在的反方向走去。稍稍思索了一下,向南走吧!
Gm
你向南边走了一段路,发现东边一直蔓延着黑雾,直到你眼前也出现了黑雾(没路了)
艾普提·弗拉德(pc):
那,向北走吧。
Gm你往回走,越过了出发的地点,青年跟在你身后,你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前。
青年:
“这里面是。。。。。。什么?”
艾普提·弗拉德(pc):
“终于不是令人头疼的黑雾了,这里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不假思索的跑进山洞,目光扫视着看到的每一件物品。
Gm你跑进了山洞,发现地上放着一块泥石板的一个角,上面似乎还刻着一丝模模糊糊的字。
艾普提·弗拉德(pc):
“这是?”不假思索的捡起泥石板,端详着上面的字。
Gm
在你捡起石板的一瞬间,你脑海闪过一个站在路灯上的身影,眼前一黑,你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你已经下了车,站在商业街的正中央。你手里拿着泥石版的一角。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10 收起 理由
IVAN·K·Z + 5 + 10 期待后续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XD谢决 发表于 2017-8-10 17:31: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D谢决 于 2017-8-18 17:10 编辑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第一日,中午12时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已经十二点了么?还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召唤地点比较好。向商业街偏僻一家旅馆走去。
选择了偏僻位置的二楼210房间,缴纳了费用之后得到一张门卡,来到了旅馆的房间。
来到房间之后,首先靠近窗台。【搜索】整个小地图
Gm:
你什么都没有发现。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感知】整个小地图。
Gm:
你刚准备感知的时候,一股强大的魔力在你附近迸发出来。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难道是有其他的御主也在商业街吗?”思考了一下,决定改变召唤地点。【移动】出门打车前往公园。
Gm:
(两个回合后)你到了。公园因为是大中午,并没有什么人。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环视四周,希望能找到一些较为隐蔽的地方(假山山洞,菩萨庙什么的)。
Gm:你找到一个假山,里面有个空洞。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好的,就这里吧。走入山洞,开始制作召唤阵法。(片刻后)
【英灵召唤】“宣告!汝之身体在我之下,吾之命运在汝剑上,如果遵从圣杯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请回应我的召唤。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制之轮来吧,天平的守护者。”
瞬时,从法阵之中涌动出巨大的魔力波动,使得整个假山山洞的地面都微微颤抖,法阵之中的圣遗物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顿时笼罩了整个山洞。光芒消逝之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法阵之中,稍稍收起了自己的一份冷漠的神色,对法阵中的英灵伸出了右手。“呐,我们一定会是一对很棒的组合,不是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这个世界,哼,有意思。你就是本王的Master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是的,初次见面你说的话让我想起了某位英雄王。嘛,不过也无所谓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吉尔焦.... 吉尔伽美什么……”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首先,你的职介是?”望着似乎对诸事不屑一顾的她,感觉有必要搞清楚一些基本情况。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servant ARCHER 。 你口中所说的人,正是本人,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啊嘞?那为什么你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呢?”打量着她全身略有娘化的装扮,这样问道。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杂修!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要随便打探了,说说你的计划吧!不过看起来汝也没有什么计划的样子,那么先去汝的驻点吧。”换上日常装扮。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好吧。不过商业街暂时不去了。下一步我们先去东住宅区吧,那里有我的一位远方亲戚,暂时以那里作为据点。”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准了。吾的Master,你叫什么名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唔,吾名艾普提·弗拉德,叫我艾普提即可,曾经弗拉德三世家族的那些荣光,也就不要再提了吧,现在吾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在到达东住宅区以后,吾就不会限制你的自由,虽然吾的保命手法略显笨拙,不过怎么也能撑到对你下达一画令咒的时间。”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哈哈,那本王就要看看,吾的Master能力如何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吉尔伽美什,既然汝是最古英雄王,吾跟随你行动也只是个累赘而已。到达东住宅区后,汝即可自由行动,若吾有危险,吾会用令咒将你唤回。”右眼流露着平和的光芒,注视着对方。
公屏信息:
当当当当~~教堂响起了中午十二点的钟声。随着钟声的响起,御主们发现自己与令咒的联系又回来了
忽然,在商业街,寺庙,工业区各自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魔力,然后,在公园也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魔力。
今日头条:
寺庙的某个仓库里,一个瘦弱的?向着眼前高大的男子一脚踢了过去,但是他并没有踢中。

高大的男子微微身体往后一倾。“笑话,即使吾曾久未参战,岂会为汝所伤”听完对方的话后,只是觉得好笑,并没有生气。“但时至今日。众皆颓废。好宅在家中玩手游,穿女装。汝仍能坚持习好武道,着实难得。”

“嗯?竟然没有反击么。”一击击空之后瘦小的?瞬间调整体态摆出防御的架势,但看到对方并没有还击站在那里愣了两秒。“看来,汝并未像被世人所传诵的传说中那样,怀着杀戮之心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萨鲁

x

使用道具 举报

圣剑骑士

领主

 群星的庇护-双鱼座 神选者徽记 守护者徽记 求索者徽记 冒险者徽记 旅行者徽记 光之洗礼

史东 发表于 2017-8-19 11:24:03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坐等咯!!

使用道具 举报

XD谢决 发表于 2017-9-29 14:52: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日,中午12时——下午2时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移动】东住宅区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移动】打车前去东住宅区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再次陷入了沉思。“本来打算在商业区进行召唤,没想到那里有另外一名御主的气息,只好重新选择了地点,请见谅。”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无妨,其他Servant在我眼里只是些蝼蚁罢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话说,汝本次的愿望是什么呢?吾的愿望很简单,只要能够找到哥哥纳斯·弗拉德,吾就心满意足了。”似乎又回忆起了过去的往事。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圣杯,是吾的宝物,谁也别想动本王的宝物。话说汝之愿望,就只有这么点么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对于吾来说,哥哥是吾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是他将吾抚养长大成人的。然而,他却莫名其妙地消失在了高州,吾想,哥哥很有可能化名参加了上届的圣杯战争。”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原来如此,本王奉劝你一句,用万能的愿望机去实现这些愿望是得不偿失的,你更应该为自己想想。汝的愿望吾理解,本王也曾因为一个友人的离去感到十分痛苦,但是吾必须去接受这个事实”望着蔚蓝的天空说道。
Gm:
你们坐着车到了东住宅区。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自己吗……”低头思索了一下,指了指被白色眼罩覆盖的左眼。“这只眼睛是被火器所损的,现代医术无法将它复原,吾想,恐怕圣杯是可以的。只是吾若是看到了世界黑暗那一面的我,还能够向现在这样快乐吗?”停车,优雅的为吾之servant开门。
两人来到东住宅区最前方的10号住宅楼前,抬手示意吉尔伽美什止步。“稍等,吾感知一下周围是否有敌人。”
【搜索】用自己右眼仔细的审视了一下四周。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白天他们不敢动手,走吧。”
Gm:
你发现一栋三单元的门牌上写着夜·艾尔特拉姆·阿特拉西亚。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三单元的门前,来到一单元,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个名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怎么了?这个名字对于你来说有什么联想么?”疑惑地问道。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没什么,一个我从不认识的名字。我的这位远方亲戚一般家中都没什么人的,放心。”拿出远方亲戚给予的门卡,坐电梯来到了18层,也是整个楼层的最高一层,走进入了亲戚的家中。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看来这个地方挺舒适的,正合我意,就是房间空旷了一些。”打开了自己的宝库,从中取出了一些金光闪闪的家具,打算把空旷的套房装饰了一下。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好了。现在的话。”站在阳台边,似乎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的小食街和更远处的笔架山。“吾不在干涉你的行动,向着汝认为的圣杯地点探索吧,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吾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感知】闭上眼睛,想要从周围的魔力波动中获得一些信息。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既然安顿好了,吾想要去这个城市最繁荣的地方。”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商业街是个繁华的地方,不过也有着诸多危险,你去吧,如果发现了什么请随时告知我。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架就可以啦!
Gm:
你什么异常的魔力波动都没发现。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本王在被召唤时就对这个世界的规矩略懂一二,这些小事无须担心。”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好吧,祝你玩的开心,吾也有些事情需要单独处理一下。”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于是,走出了房门,按下了电梯的“1”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休息】安安静静的躺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第一日  下午2—4时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个三单元门牌上的名字夜·艾尔特拉姆·阿特拉西亚总让人心神不宁。“看来有必要去拜访一下他了。”随手把门锁好,坐电梯来到一楼,虽然在锁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吉尔伽美什没带钥匙的事情,不过想来区区一扇门应该难不倒他。
来到三单元的门牌面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名字所在的房间号码是:
Gm:
1-301。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徒步上楼,走到301房间,首先有礼貌的轻轻敲了敲门。
Gm:
过了一会,并没有人给你开门。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emmm……看来是没人呢。那这样吧,留下一个便签。”掏出一张便签,上面写着“艾普提·弗拉德,一单元1801室”的字样,贴在了门把手上,转身下楼,走出了住宅区。
【移动】打车前往小食街 “时间不早了,该去找点吃的了。”
----------------------------------------------------------------------------------------
公屏信息:
滴答,你们的生物钟告诉你们现在到了下午四点。
今日头条:
广场上,一个黑发少女一枪向眼前的高大壮汉刺了过去。
“呵,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但你想伤到我还没有这么简单。”高大壮汉一边说着一边被少女刺中了。
高大壮汉掏出了一把长弓,向少女射了一箭,似乎在强忍着被刺中的伤痛。
稍稍仰起头打算进行确认的同时,一脸嘲弄的少女开了口:
“哈?这什么啊,这也算是攻击?”
划开的刀锋倾撒在了对方的佩剑之上,欢快的奏乐和对方的失态根本就是反比
“这才是----攻击!”壮汉身形灵敏的躲开了少女自信的一击。
壮汉随后稍稍仰起头打算进行确认的同时,一脸嘲弄的开了口:“哈?这什么啊,这也算是攻击?”说话的语气惟妙惟肖,然后继续给她一箭。
壮汉刚抬起头,突然从政府方向飞出了一颗子弹,准确地打在了壮汉微微仰起的头上。
同时壮汉的攻击虽然击中了少女,但似乎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少女反手一枪。壮汉似乎产生了退意,一边背对着少女逃离一边躲开了少女的攻击
看着壮汉的逃离,广场边一个刚刚正在跳广场舞的老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随着老者的动作,一旁围观的人好像忘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一样,渐渐散开了。
----------------------------------------------------------
第一日  下午4—6时
小食街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Gm:
你到达了小食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走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搜索】扫视着周围的可疑人员。
Gm:
你看到一个白色长发的少女在买东西吃。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感知】闭上眼睛,感知周围异常的魔力波动。
Gm:
你没有感知到附近有异常的魔力波动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优雅的来到距离白发少女较劲的摊位,点了一份麻辣烫,右眼却紧紧地注视着这名白发少女
Gm:
“恩,你的麻辣烫,拿好”你买了一份麻辣烫发现旁边的白衣少女似乎正在发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啊嘞,怎么了?”望着白发少女问
白衣少女(npc):
“恩?恩……没事”白少女似乎并不想理你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难道是出门忘记带钱了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一份麻辣烫的钱递到老板手上。“老板,再来一份!”
白衣少女(npc):
“谢谢,我不喜欢吃麻辣烫
Gm:
少女听见你说的话,看了你一眼随后,她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白衣少女(npc):
“令咒啊。。。。小心金发的女子”说完,少女就突然地失去了身影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奇怪,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将两份麻辣烫掂在手里,呆呆地望着少女消失的身影。“算了,不管了,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移动】打车回到东住宅区。(在车上)“金发的女子……难道是说……吾的从者吉尔伽美什么……”
公屏信息:
随着太阳的西斜,时间来到了六点街上的摊贩少了很多,似乎都回家吃
商业街的一栋小楼里一个身形高大的女战士向着站在门口的美少女?扑了过去
少女?刚想闪避却发现女战士被楼梯绊倒了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少女?丝丝的火焰缭绕周身,凝聚成一副耀眼的战甲随后一剑向女战士砍过去“来吧,试试我的剑
少女?一剑砍在了女战士身上,可是女战士没有丝毫闪避,反手一剑回砍少女?
少女?闷哼了一声,随后抛出了自己的飞剑,飞剑旋转着飞到了女战士的身后向着女战士攻击,随后少女?再一拳向女战士砸去
女战士完全无视了身后的飞剑,一脚踢在了少女?的拳头上双方势均力敌的打在了一起
随后,女战士身后的飞剑猛地插中了她让她不禁发出一声闷哼少女的手中实体化了一把银剑一剑砍了上去,而飞在空中的金剑也发动了第二轮攻击
在少女攻击的同时,女战士的身上冒出了一股雷光随即她的动作变得灵活了不少
随后,女战士大吼了一声“我!既是亡灵!”
完全忽略了少女?的攻击,但是少女的攻击砍在她身上,蹦出了朵朵血花
在少女?(挂机的时候),女战士身上一股神光流动,她似乎发生了什么改变
随后少女?再一次,向女战士攻了过去女战士再次无视了少女的攻击,随后紧急治疗了一下自己,一剑向少女?的银剑砍去把少女的银剑击落在地上
少女眉头一皱,把自己的银剑回收到了自己的手上随后再次一剑向女战士砍过去再次砍中了女战士随后女战士的身上又出现了一股神光再次回复了健康女战士反手一剑
又是一剑将她的武器击落在了砍在了地面上。
------------------------------------------------------------------------------------------------------------------------
下午6-8时
商业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已经到达商业区)
感知闭上眼睛,感知周围
Gm:
你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魔力波动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在商业街走了一会,准备走进一家水果专卖店。“老板,来一打肾果7 plus。”高傲地说道。
老板(npc):
“卖光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离开了水果专卖店,在附近转了转。沿着商业街一路慢走。”还是回去吧。“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Gm:
这时,你感受到了魔力波动。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好像商业区有什么动静?买买提,听得见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我不是买买提啦!如果想去凑热闹的话也无妨。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手哦,暂时灵体化观察即可。”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那汝的兄长叫买买提?“(编者按:她忘了马斯塔叫啥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行了行了,注意安全,我不会介怀你忘了我名字的,毕竟英雄王哪里记得住凡人的名字呢?”摇了摇头,在车上轻轻叹了口气。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你那边有什么发现么?“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我在车上,暂时没有什么发现。”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继续若无其事地逛下。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呐,英雄王阁下。忘了给你说了,今天我遇到一名奇怪的少女,竟然会突然消失,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她对你说了什么?“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令咒啊。。。。小心金发的女子什么的,不知道有何深意呢?”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哼,区区杂修,是其他的马斯塔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当时并未感知到其他master的痕迹,恐怕和御主无关。当然,也许我没有感知到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如果她是御主并且发现了我的身份的话,为何不攻击我呢?”
Gm:
你在商业街游荡,前面突然魔力波动的反映更加强烈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移动】 附近最高的路灯。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需要吾的令咒祝你一臂之力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准许。”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汝要攻击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当然攻击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好吧,不过恐怕,她们都要有撤退的意图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区区杂修。”
-------------------------------------------------------------------------------------------
公屏信息:
这时,一位少女站到了商店街中的一根路灯上,在虚空中抽出了一把螺旋状长剑。“卡拉”长剑的第一节转动了起来。
此时少女?轻挑的一笑,“你还是太弱了,我还是再找个强点的对手吧。”随即少女?逃离了战场。
“去死吧!罗马啊啊啊啊啊啊!!!!!!”女战士发出一声大吼,追出了门外,却发现失去了少女?的踪影。
站在路灯上的少女,看见女战士的身影,立马在身后投射出了一把武器,向女战士飞去,同时手里的长剑再次转动了一节。
女战士手上长剑一挥,把少女射过来的武器扫开了。
随后女战士再次大吼一声, 又一股神光注入了女战士的身体。
红发的女战士一剑向少女砍了过去,但是由于身高不够,一剑把少女脚下的路灯砍断了,少女闪避不及,从路灯上落到了地面上。虽然红发女战士的攻击没有打到少女,但溅射起的碎石块还是伤害到了少女。
“可恶,竟然敢让高贵的本王受伤,低贱的生物,接受本王对你的至高裁决吧!”
随着少女的话音,手上的长剑第三节也转动了起来。随着手上长剑的剧烈转动,整个商业区的魔力被吸取一空。当长剑的转动以无法用肉眼看清时,少女猛地把长剑向前一伸,
“Enuma Elish!”
长剑猛地向前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魔力,一片白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高州。随着光芒散去,少女的前方的berserker已是奄奄一息,汹涌的鉴江河水正从被击出的破洞中灌入。
berserker感觉不敌,企图进入灵体化逃离战场。archer眉头一皱,再次在身后浮现出了一把武器,向着berserker射去。
berserker险之又险地躲过了archer的攻击,逃离了战场。
片刻后,商业区,一片寂静之间,一位老者造访了这里。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Enervate。”随着老者的声音,商业街的建筑瞬间开始重构,一切离散的人们似乎全部恢复了正常。滴答滴答,时间来到了八点,商业街似乎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恢复了往日的熙熙攘攘。
下午8-10时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Gm:
你面前站着一个如同风中残烛一般的berserker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技能 武器投射】朝着berserker的心脏一把武器射了出去
Gm:
对方灵体化,跳过防御阶段,险之又险的闪开了你的攻击,逃离了战场。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撤退吧”进入灵体化
Gm:
archer在一片废墟上进入了灵体化。与此同时的御主回到了购买的住处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手里提溜着两份麻辣下车,首先没有回家,而是再次来到了三单元的301室,观察了一下门把手
Gm:
你看不出门把手有什么变化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真是个奇怪的人家呢。可惜,今天多买了一份麻辣烫,而我想英雄王恐怕还真看不起这些粗鄙的贱食,那么,”将其中一份麻辣烫挂在门把手上,转身下楼,走到一单元乘坐电梯回到了家中。【休息】吃了几口麻辣烫以后,有些倦怠的缩在了沙发之中。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移动】回到据点(东住宅区)。
Gm:
你坐上了一把剑往东住宅区飞了回去
(片刻后)你回到东住宅区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买买提,给本王开门!”想了想改口道,“艾普提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睡眼朦胧的从沙发上坐起来,似乎听到了门外的喧嚣声。将房门打开,装作关心的问:“啊嘞,这么快就回来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本王需要回来休息一番了,对了,顺便给本王治疗一下伤口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望着吉尔伽美什胳膊上的伤口,伸出刻画着令咒的右手手掌,轻轻的放在了上面。【填充】“很可惜,master的魔术回路确实很稀薄。只有那三颗令咒,才能满足你这无尽的魔力供给呵。”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对了,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突然,背后开启了王之财宝,从王之财宝里伸出了几根锁链,把艾普提的手脚捆绑了起来,接着咬住了Master的右耳,并吹了一口轻柔的气...."今晚,就有你来负责本王的伤势以及魔力的恢复吧,若是你想夺得圣杯,你必须这么做,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后果你应该知道的吧?" 然后伸出了手头,往耳垂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望着自己手上的三划令咒,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果然白衣少女的话还是正确的,真是个麻烦的servant呢。不过,”【异能:烟雨夺魂】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在本王面前,没有不过这个字眼”口气加重了些,而且红色的瞳孔盯向了master的瞳孔
Gm:
你挣脱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烟雨夺魂·传送】后山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无趣”说完,从王之财宝里取出了一个金色的酒壶以及一个金色精致的酒杯,倒上了一杯酒,喝完后酒壶和酒杯化成了金色的粉末,随后躺在了一张做工华丽的大床上【休息】虽然闭上了眼睛休息,但是还保持着警惕:或许这就是职业病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进入隐匿状态】晚上来到黑漆漆的后山,似乎有些恐惧,找到后山上的一处隐秘东西,躲了起来
Gm:
你来到了后山在一块大石头后显出了身影你发现石头后面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定眼看去,原来是一个金发女子和一个白发女子正在战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咦,这是?”收住脚步。
Gm:
但是她们似乎没有发现你,而且越战越远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名白发女子莫不是?今天在小食街见到的那位?她说让我小心金发女子,原来她一直隐藏在后山吗?”
Gm:
是的就是你在小食街看到那位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似乎听到吉尔伽美什的抱怨,千里传音回复,“抱歉,英雄王阁下,我不喜欢被人强迫,即使汝生前是无可匹敌的英灵,吾也恕难从命。等到时机合适的一天,我会将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献与你,不过,现在可不行,我们之间还远未达到如此亲密的程度。不是吗?”随后,来到后山的最高处,首先。【感知】皎洁的月色下,闭上眼睛感知周围异常的魔力波动
Gm:
周围平静无比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其次,【搜索】睁开右眼,用忧郁的目光扫视着后山周围可疑的痕迹。
Gm:
你没有发现什么 只看到了远处的金发少女似乎像是要把白发少女吞噬了随后你精神一阵恍惚再次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失去了踪影你发现天上的星星似乎移动了一下位置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莫非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在打架吗?”思来想去,仍然一头雾水,而这时她那睡衣已经禁不住瑟瑟发抖的寒风了。“吉尔伽美什,她虽然有些急躁,但是心底里,我是真的将她当朋友看待的。我知道她已经被千万的人当做圣杯争抢的工具,但是这一次,我执意要将她变成我的朋友。”【移动】徒步走回东住宅区。
公屏信息:
正在公园一棵树上休息着的男子,突然收到了来自树下的一枪。
assassin定眼一看,原来是上次在广场上遇到的少女Lancer。
只见他一个灵猴翻身,敏捷地躲开了Lancer的攻击;
随后一个猴子偷桃,摘了一个树上的果实,吃了下去。
“打扰别人睡觉可不是淑女的行为啊”说着assassin整理了因为睡觉而稍稍凌乱的衣着
但是Lancer似乎并不想理会他,再次一个蜻蜓点水,向assassin刺了过去。
于此同时,一颗不知从何飞出的子弹也临近了assassin。
但是assassin却非常机智地躲在了树后面,躲开了长枪和子弹。
随后assassin垂下身来,用脚勾住树枝,一剑向Lancer砍了过去。
Lancer无视了assassin的攻击,任凭他斩到身上,并反手再次给了assassin一枪。
同时,不知在何处也再次飞出了向着assassin的一颗子弹。
assassin一个鲤鱼打滚翻回了树上,躲开了Lancer的攻击。
随后一剑向着飞来的子弹劈去,但是却没有劈中,子弹精准地命中了他。
这时候,Lancer感觉一股升力灌入了自己的身体,自己似乎变得更灵敏了。
assassin吓得再次在旁边的树上摘了一个果子吃下去,似乎得到了回复。
看着自己的攻击打不中assassin,Lancer似乎有点急躁了,对着assassin狂风般刺了过去。
assassin眼看不敌,想着离开,刚转过身子,却被一枪捅中了XX。
assassin还在捂着自己的XX时,Lancer再次一枪捅了过去。
同时又是一颗子弹飞了过来。
assassin捂着自己的XX,用力向前一跳,随后一瘸一瘸地消失在了公园的树林深处。
assassin逃离。
片刻后,一位身着黑色蕾丝的高大墨镜男正在街上赶着路,突然一个高大的壮汉在他身边显出了身型,一剑向他捅了过去。墨镜男的身上瞬间覆盖了一层银色的物质,企图抵挡攻击,
但高大壮汉(assassin)的攻击猛地捅穿了墨镜男的银色物质,刺在了他身上,墨镜男一声闷哼,整个人被通了个对穿,倒地身亡。(lancer的御主阵亡。)
晚上10-12时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Lancer希尔的屠夫:
Gm:
你刚回到了住宅区,就发现从文笔塔方向飞速跑来了一个扛着长枪的少女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首先她抗的是什么枪,是冷兵器的枪还是狙击枪)
Gm:
长枪
Lancer希尔的屠夫:
“哼......我运气还真好”少女说道“喂,和我签订契约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你是?”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长枪少女,心中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妙。(可否描述一下少女的外貌)
Gm:
墨色长发微曲松垮束在肩后,蓝色的双瞳带着典型白种人的特征,高挺的鼻梁,呷出三分彬彬有礼的表象,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上由于长年精细严密的训练使肌肉均匀,修女服保持着通透的洁白,少女的目光如同磨亮的刀刃般锐利
Lancer希尔的屠夫:
“枪兵,哼,吾之御主刚才丢人的死在了大街上,需要一个新御主”少女傲气地说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原来如此。”脑袋之中飞速流淌着者不断的思绪,想象着那名墨镜男死去的场景,稍微愣了一下。“那么,先到我的住处吧,外面毕竟很不安全的说。”邀请少女一起走向一单元的门口。
Gm:
少女跟着你来到了门口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唔,忘了带钥匙了。”与少女谨慎的保持适当的距离,抬起手中的令咒,对正在沉睡的吉尔伽美什传音:“开门啊,你个大坏蛋!”狠狠的踢了几下门,不过眼光的余光仍然在监视者lancer的一举一动
Gm:少女突然举起了长枪狠狠地砸在了门上把门砸开了
Lancer希尔的屠夫:
“好了,现在门开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速度冲进门内,和少女保持着一个适当的距离。“嘛,这就是吾的从者。虽然签订契约貌似只要我同意了就行,但是还得看你们两个的相性喽。”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杂修! 毁坏了本王的房门,他妈的找死?” 红色的瞳孔凝聚了起来,而身上不是穿着透明的情趣**,而是神话礼装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息怒,吾servant。这是lancer,她的御主被assassin干掉了,所以想要寻求我的帮助。”
Gm:
少女的眉头深锁,如山峡一样令人生畏,半响,凝重转为讽刺的口气
Lancer希尔的屠夫:
“那是什么?史诗中逃出来的疯狗么?”神色虽然虚弱,那股厌恶感却依旧半分不差地传过来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似乎知道吉尔伽美什接下来要做什么,迅速挡在了少女的面前。【令咒】“吉尔伽美什,吾以令咒命令你,不得伤害lancer分毫!”耀眼的红色光芒在手腕上闪烁起来。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平胸的杂修! 等回到英灵殿的时候,本王就要你灰飞烟灭!”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两位,请先坐下来,我们好好的谈一谈。”拉着少女的手向吉尔伽美什走近,然后示意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来,自己跑到了厨房。
Gm:
“哼”少女发出了一闷哼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片刻,烧好了一壶热茶,回到大厅,发现了两人似乎别着脸,似乎谁也不理睬谁的样子。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拿出手机,按下了三个数字“110”嘟嘟嘟嘟......   "喂,妖妖灵么,我家来了个平胸变态,来帮我拉走她!"
Gm:
“110报警中心,110报警中心”电话里只传来这句话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英雄王阁下,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我知道你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我不阻拦你。不过如今你在商业区已经暴露了真名和宝具,我们却还丝毫不了解其他从者他们的宝具,技能,特长。所以我认为,多一个人加入我们是很有必要的。”拿出茶具为两位沏上了一壶热茶,放在了他们的面前。随后目光转向lancer少女。“汝的体内的魔力还够支持几个回合?”
Lancer希尔的屠夫:
“一个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想必你肯定想复仇吧? 杀了你Msater的Servant,你想干掉他吗Lancer?”红色的瞳孔再次盯向了Lancer的眼睛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唔,吉尔伽美什,她的灵体恐怕已经撑不住了,你先回避一下,去屋顶什么地方的帮吾警戒一下,吾赶快在这里刻画一个召唤阵法。”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要跟本王平分魔力么?”
Lancer希尔的屠夫:
“不想,他的死完全是因为他不够强”少女扇扇右手,似乎想把刚才发生过的事情都给忘掉一样,手尖却止不住的微颤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片刻之后,刻画好了阵法,将少女安置在了召唤阵的中心。【缔结契约】宣告!
汝身寄于吾侧
吾命系于汝枪
臣服于圣杯之本
循此意,循此理则应之
在此起誓
吾乃永世为善之人
吾乃永世作恶之人
汝,三大言灵护体之七天
由抑止之轮降临于此
天平的守护者
遵从于吾
则吾命系于汝枪!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有这样的御主,肯定也会有这样的从者吧。”
“别拖本王下水就行,本王能担当乌鲁克王朝的国君,拥有世界的财富那也是本王该有的,这是本王的能力,但你又有什么能力?”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并未理睬archer的冷嘲热讽)伸出未曾刻画过令咒的左手,向少女伸去。
Gm:
少女握住了你的左手随后两人的手上逐渐浮现出了令咒的痕迹契约达成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lancer,汝的真名吾不会过问,不过,不过还是有必要让吾知道怎么称呼汝才可以。”想起来现在似乎还没问及她叫什么名字
Lancer希尔的屠夫:
“希尔的屠夫”少女仅仅是冷笑了一下,脸色铁青如石,似要从使命中逃开并加以嘲弄它的虚幻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就叫你希尔,不介意吧?”望着两位看起来都很高冷的少女,叹了口气。“好了两位,你们过来一下。”起身在家里找到一份高州地图,铺在面前的桌子上,同时找到了一支油笔。
Lancer希尔的屠夫:
“什么事?”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让我们来整理一些最近发生的情报吧,或许能推测出一些东西。首先希尔,虽然我不太想问这个问题,但是我能知道你是在哪里被召唤的吗?”
Lancer希尔的屠夫:
“公园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算了,我知道了。现在我已经推测出来五御主的初始召唤地。”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assassin应该是在寺庙被召唤的,berserker应该是在商业街,lancer是在工业区,不过不应该是五骑吗?还有一位召唤的时候根本没有显示魔力波动,这就有些可怕了。”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Saber Rider 和 Caster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实际上,按照传统惯例来推测,圣杯最后应该都会出现在笔架山,吾的魔力回路虽然很弱,但是对于高州历代的圣杯战争也是略知一二的。所以说,要想打赢圣杯战争,找到一个好的灵脉作为据点是很重要的。根据吾的直觉,教堂,后山或者隧道处肯定是有一个灵脉的。”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本王觉得教堂的可能性比较大,找个时间毁了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好,明天,吉尔伽美什去探索后山,希尔和我再去大桥转一圈……”话语声越来越低,最后,轻轻扶着桌子趴在了桌面上昏睡过去,感觉到额头传来滚烫的温度,才意识到这两个小时自己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在后山和东住宅区奔波,单薄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休息】陷入了昏迷之中。
Lancer希尔的屠夫:
【移动】大桥
Gm:(对御主)
你感觉自己的腰可以动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疲倦的坐起来好像身体被掏空。“闪,吾要去教堂一趟,要和我一起去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再休息一下吧,吾的Master”边说边摸着Master的头,眼神依旧是那么的凛人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我似乎感觉到教堂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开始穿鞋走到门口,望着被少女一枪插坏的门叹气。“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的说。”【移动】教堂
Gm:(对archer)
你的御主已经出发前往教堂了你要不要跟上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灵体化,身体渐渐地化成了金色的粉末,向着窗口飘了出去。【移动】教堂  
Gm:(对lancer)
你来到了大桥发现一个骑着摩托的少女?也和你一起到达了大桥
Lancer希尔的屠夫:
【攻击】
Gm:
你发现对方HP160  MP250似乎是个很平均的英灵
Lancer希尔的屠夫:
【攻击】
Gm:
你的回合
Lancer希尔的屠夫:
【攻击】
Gm:
不执行防御阶段?那么(技能)你选择 哪个
Lancer希尔的屠夫:
非秩
Gm:
HP-50(编者按,这里是saber攻击造成的。)
Lancer希尔的屠夫:
Gm:
神似乎对你多番的请求感到生气了并没有理会你的祈祷。(技能没过)
Gm:
saber逃离了战场你要怎么做
Lancer希尔的屠夫:
【移动】去教会
Gm:
你要走哪一条路两边的距离都是一样
Lancer希尔的屠夫:
北住宅
Gm:
OK.
公屏信息:
某处,一位英灵和御主扑在了床上。(后续略)
滴答滴答,不知不觉,晚上十二点到了。一个少女?刚骑着摩托到达了大桥,突然一个身影从虚空中出现,一枪向少女?捅了过去。
saber猛地一扭摩托的油门,刚好躲开了Lancer的长枪。与其同时,saber身上冒出一股火焰,一副绚丽的铠甲瞬间成型。
saber轻轻一捏,银色的长剑在手中实体化,他挥刀一砍,同时飞空的金色大剑直接向Lancer捅去。
Lancer完全无视了saber的攻击,先是被银剑砍在了身上
但银剑似乎没有对她造成伤害,随即飞在空中的金剑却狠狠地在Lancer的身体上留下一道巨大的伤痕。
Lancer闷哼一声,手上的攻击被带偏了方向,并没有击中saber。
“又是一个弱者,和这样的人战斗得来的胜利毫无意义!”saber高呼了一句,拧紧了油门,飞快离开了大桥。


使用道具 举报

XD谢决 发表于 2017-9-29 14:52:4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日
凌晨0-4点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Lancer希尔的屠夫:
神父:
Gm:(对御主、archer)
你们两个到达了教会。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搜索】望着笼罩着月色之下的教堂,似乎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从心头升起。
Gm:
教堂的大门紧闭,你没能看到里面,此外什么发现都没有。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感知】走近教堂,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进行祈祷,感知周围是否有异常的魔力波动。
Gm:
你没有感知到什么奇怪的魔力波动。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走向教堂的大门,首先观察教堂的窗户之中是否有灯光。
Gm:
里面一片黑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似乎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呢。那,汝接下来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双手一摊,离开教堂的大门,不过仍然没有放松对周围的警惕。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去小食街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archer,莫急,lancer正在向这里敢来。等她到了,我们在进行商议吧。”【进入隐匿状态】找到了教堂后方的一处阴暗的角落,悄悄躲了起来。
Gm:
你躲了起来。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想了想似乎lancer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底,不禁有些无聊。【休息】忽然感觉到有些瞌睡,打了个瞌睡。
Gm:(对lancer)
你到达了教堂。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Master锤醒,“别睡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嗨,希尔,在大桥上发现了些什么吗?”谨慎起见,虽然被archer锤了一拳在心口上,还是没有显露身形。
Gm:
你们还在商量的时候,突然发现教堂的门开了,然而并没有人出现,只有门在诡异地开启。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lancer,要进去看看吗?如果你感到不安,吾可以随你一同进去。”
Lancer希尔的屠夫:(对御主)
“留下,吾自己一人前去即可。”【进去】
Gm:
你感知到门口的位置有一股狂暴魔力似乎在向外走。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archer,建议汝留在外面,毕竟,教堂外面的情况还需要汝来监视。”
Lancer希尔的屠夫:
等待过来。
Gm:
狂暴的魔力似乎马上就要离开教堂了。
Lancer希尔的屠夫:
追。
Gm:
现在就在你旁边。
Lancer希尔的屠夫:
算了,让它走。
Gm:
你们擦身而过,你走进了教堂。
Lancer希尔的屠夫:
看看周围吧。
Gm:
有两排椅子,还有很多十字架。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希尔,检查一下那些十字架,看看其中有什么诡异的地方。”心中在想,果然每一届圣杯战争,教堂都是一个诡异的地方啊。
Gm:
emmmm只是一些用来装饰的十字架,你还发现了教堂里面有个通往后面的门,但是关上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archer,你进去帮助lancer把教堂的后门打开吧。教堂外面的情况我来监视。”
Lancer希尔的屠夫:
开门。
Gm:
你发现门锁上了。
Lancer希尔的屠夫:
砸开。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背后打开了王之财宝,从里面掏出了一根棒子,然后用打火机把棒子点燃。
Gm:
你砸开了门,发现神父正在里面睡觉。似乎没有被你吵醒。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然后一脚把门踹开,把火把扔向了房间里面的木质家具上。
Gm:
火把在接触到家具的一瞬间,诡异地定住了,定在半空中。
神父:
“唉,老年人想睡个觉都不得安生。”神父醒了过来。“年轻人,随便毁坏别人的财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看来必须给你点惩罚。”神父摸出自己的眼镜,戴了上去,推了一下对着archer说道。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居然还有凡人敢这样跟本王说话?”不屑地瞟了一眼神父。
Gm:
archerHP上限-10,archer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看到似乎并没有什么人的样子,大着胆子现出了身形,走入了教堂,来到了神父面前。“抱歉,吾和吾的从者冒犯了您。此次深更半夜千里打搅您的休息,也并非吾的本意,吾只是对这次圣杯战争有些许疑问,不知能否赐教。”
神父:
“哦?小姑娘你有什么事?”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首先您是这次圣杯的监督者吗?”用眼神示意archer不要轻举妄动。
神父:
“不不不我只是一个兴趣使然的老人家而已,监督者出去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监督者是刚刚那团暴戾的魔力波动吗?”对于刚刚那种强大的魔力波动还是心有余悸,想来似乎也只有神父能够拥有如此的手段。
神父:
“哦?这个倒不是。刚刚那个好像也是这次参加战争的。昨天她还伤痕累累的呢,看来回复得不错。说起来,她走了么?”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难道是?berserker……”想到了硬吃一发ea还未丧命的狂战士,似乎也只有她符合眼前这位“老头”所说的可能了。
神父: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了。”老者摇了摇头。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您就是那位宝石翁老头吗?archer破坏商业区也是您修复完成的吧,每次战斗都是您在收拾烂摊子,还真是辛苦了。”
神父:
“哈哈哈,我也只是兴趣使然而已。”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身为御主,我知道向您讨要情报的话,您恐怕是不会给予的。不过,能否请您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呢?”
神父:
“恩?我最喜欢帮助别人了。你有什么事?”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万能的您恐怕也非常精通制作火器的记忆吧。能否让我以archer的一画令咒为代价,帮我制作一个具有特殊效果的背心呢?我只是希望它能够在对抗assassin的时候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具体的效果,当然还是您来看这样的代价值得做出什么样的效果啦!”再三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话,才说了出来。
神父:
“我只是个苟活的老头子而已,火器这种东西,我早就忘咯。”老人摇了摇头,微微笑着说。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好吧,真是有些遗憾呢。那么您来说一下,您可以给我一些什么样的帮助,又需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呢?”
神父:
“我这老头子最多也就帮帮你们收拾手尾了。别的我可干不动了。”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好吧。”本来打算离开,但是忽然止住了脚步。
“真是的,我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上前一步,从随身的包裹之中掏出了一条镶嵌着一颗蓝宝石的项链。“神父您好,这是我哥哥生前的遗物,我一直视它为自己的生命。现在参加了圣杯战争,明日的生死还未可知,现在我就将它托付给您。作为回礼,我可以请求你手中的一枚十字架作为护身符吗?”
神父:
“哦?这么重要的东西?好吧,我就先帮你保管着。你想要十字架的话去外面随便拿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好的,万分感谢。”恭敬的退出了老人的房间来到了外厅,用右眼扫视着外面陈列在烛台上的小巧的十字架,试图找到一枚与众不同的十字架。闭上眼睛,按照自己的心意,伸手拿到了一名带着铁十字,将其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archer,lancer,走吧,我们去小食街。”【移动】小食街。
Gm:
你们刚打算离开教堂,突然听到外面有一股摩托的轰鸣声,向着教堂方向冲了过来,教堂抖动了一下,摩托的轰鸣声在墙壁旁停了下来。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archer,lancer,准备应战。”第一次正面遇见servant,心中既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
Gm:
你们听到外面有人在拍门,“开门啊,里面有人吗?”然后一股摩托的轰鸣越来越远,在远处突然没有了声音。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呼,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改变原先的行动路线吧。archer,lancer,我们去寺庙,那里很可能藏匿着assassin的御主。”【移动】寺庙
Lancer希尔的屠夫:
【移动】去寺庙。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移动】寺庙。
Gm:
你们刚推开教堂的大门,突然看到一辆摩托车冲着你冲了过来。
(一回合后,异能【烟雨夺魂】发动)选择你的地点。
Lancer希尔的屠夫:
那么和弓兵夹击剑兵。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烟雨夺魂·传送】政府(传送完毕算是强制进入隐匿状态对吧)【进入隐匿状态】来到了政府,悄悄的隐藏了起来,不过同时通过千里传音还在密切关注者隔壁的战况。“两位,若是觉得你们需要吾的令咒,吾随时做好准备。”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武器投射】  对准saber的狗头猛是一射。
Gm:
saber逃离。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两位,接下来有何打算?”
Gm:(对御主)
这时,你发现了一辆冒着火的摩托冲进了政府。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lancer,archer,来政府吧。我来牵制对方御主,lancer来牵制saber,我给令咒你来搓ea怎么样。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移动】政府
Lancer希尔的屠夫:
【移动】 ZF。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看来政府还有人,你们千万小心。
公屏信息:时间逐渐逼近深夜2:00。教堂门前,一辆轮胎冒着火的嘉陵摩托载着自己的主人,向着门前的蓝发少女冲了过去。saber手持着自己的银剑,金剑高抛到空中双剑一起对着蓝发少女。saber的攻击即将打到少女的前一瞬间,少女突然化成了一股青烟,saber失去了目标,同时金剑也飞回了天上。正在saber愣住的时候,突然虚空中刺出了一把长枪,对着saber狠狠捅了过去。同时,虚空中还射出了一把长剑,对着saber的狗头(原话)saber狠狠地一拧油门,同时躲开了长枪和飞剑,似箭般飞奔了出去,只留下摩托的尾焰。“哈哈,这次你们人多,朕下次再来,希望还有看见你们的运气”少女?的声音远远飘来,他的身影已经伴随着烈焰消散在夜色中。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4:00。saber刚飞奔到政府,突然黑暗中飞出了一只金箭,直直命中了他。“这种诅咒朕才不惧!”只见saber大喊了一句熊熊的烈焰的少年身上点燃,将金箭融化了。
拂晓4-6时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Lancer希尔的屠夫:
saber:
Gm:(对御主)
你、lancre和archer三个人一起前往广场
你们向着广场移动了你们到达了广场后,忽然看到一个少女?骑着摩托也来到了广场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揍她吗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哼,猥猥琐琐的,这也敢称之为王?本王今天就要取他狗命”archer的眼中现出一股奇异的光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你们要攻击saber吗?那么lancer的意见呢
Lancer希尔的屠夫:
“archer你去他,我保护master。”
saber:
“小姑娘,你跟着朕干什么呢?”saber把手搭在了油门上一副勾搭的样子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啊嘞,别啊,一见面就要打架吗?”
saber:
“蛤?当然不会,和你们这些弱者战斗得来的胜利毫无意义,你是从教堂一路跟着我到这里吧这样来和我见面,想说些什么呢?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没什么,只是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汝可是在追击assassin?”
saber:
assassin?那不过是无力的弱者要是我再来一招,他就已经消散在我的火焰中了我只是觉得无聊才放了他一马何来追击的说法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话说,为何不攻击我呢?现在对你来说不是很好的时机吗?”虽然没有察觉到saber语言中的恶意,但是还是稍稍警惕的后退一步。
saber:
“第一,本王没有欺凌弱者的兴趣,要是你家archer还另当别论第二,只怕攻击了你,也毫无用处吧你敢在我面前现身,说明你一定做了充分的准备。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果然不愧有王者的见地。所以说,强者恐怕也不喜欢与别人结盟的意愿吧。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试着邀请你一下,尽管知道我这句话似乎毫无用处,但是我们能成为暂时的盟友吗?”虽然知道王者没有什么可能接受自己的邀请,但是还是试着邀请道。
saber:
“哦?虽然你这种弱者帮不上忙,但是你家archer的力量我还是认可的不过,先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要是只剩下我们两个我可不能一打二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哦?你打算让我如何展示自己的诚意呢?”
saber:
“你有治愈型的能力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很可惜,吾并没有。难道,刚刚assassin的暗箭对汝造成了伤害吗?”虽然亲眼目睹了saber强大的治愈能力,但是仍然觉得这种东西毕竟付出了一些常人难以承受的代价。
saber:
“对啊,非常严重,虽然assassin是个弱者,无奈我从以前起就对于弓箭十分没辙,就是生前也是死于弓箭呢,可惜你家archer不用弓箭,你可放不了我冷箭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呐,真是有些棘手呢。不如,我们一起去医院如何?虽然吾之前也算是个不谙世事的人,不过,总比你们这些刚刚被召唤到这个时空的英灵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要强。”想到受伤,唯一想到能够去的地方似乎也只有高州市的医院了,因为它恰好在政府的旁边。
saber:
“那种黑心医院就算了,既然这样只要你答应我不要让两骑英灵和我同时出站就好事先提醒,我是面对越多英灵就越弱的,对于在场英灵的人数我可是异常敏感的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咦,这算是答应我们结盟的意思了吗?”
saber:
“嘛,算是吧不过,你们要同意一点先讨伐掉berserker,再去找assassin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咦,这是为何呢?虽然我知道当初你们在商业街打架的时候她曾重伤与你,不过那可是个能吃一发ea不死的可怕怪物呢。嘛,不过也无所谓,毕竟,强者总是喜欢选择强大的对手作为目标的。那么,我们还是单独行动吧,一旦你发现了berserker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会立刻前往目的地支援汝的,祝汝武运昌隆。”
saber:
“留个联系方式吧
Gm:
你们互留了电话
继续你们的行动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么,archer,我们走吧。”【移动】东住宅区
Gm:
archer挂机中沉默跟上)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lancer,如果你打算跟踪他也无妨,因为他并不知道你的御主是我跟随汝的心意行动吧,吾不阻拦你向assassin复仇。”
Lancer希尔的屠夫:
保护m跟着
Gm:
你们回到了住宅区
同时,你看到了一个白发的青年和你一起来到了东住宅区,似乎是之前抢圣遗物的时候的那位。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三单元,但是眼角的余光还是在留心对方的动静
Gm: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从者archer吉尔伽美什:
Lancer希尔的屠夫:
saber:
青年:
“诶呀,还不想让你知道的,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吗?”
Gm:
“啊嘞,你好啊。昔日戏言不幸言中了呢。别紧张,我本来就没想找你的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那你打算找谁呢?”
青年:
“只是刚好到这而已不知后山的坑洞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咦,后山发生了什么?”
青年:
“我也不知道,总之发生过战争的样子那么商业街的事,你知道吗?那么大的战斗总该知道吧?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那个啊,当然人尽皆知啦!听说江水都进到商业街了呢?不过,你的从者应该也在附近吧。现在可是圣杯战争,真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呢。”心中思索着怎么逃脱,还是慢慢的来到了三单元的入口处。
青年:
“像这种规模的宝具应该是很有名的英灵干的吧?你家的?所以,你要对我下手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啊嘞,怎么可能是我家的嘛。我家那个servant每天就知道好吃懒做,怎么可能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呢。至于敌人的话那倒还不是,因为我们有一面之缘,因此这次我们还是朋友,不过下次的话,那可就不好说了呢。
青年:
“不过,我有个建议要听吗?”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咦?是什么建议呢?”
青年:
“同盟,双方同盟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同盟?”提到这个词,似乎非常惊讶,却不知道如何回答,一时语塞。
青年:
“想赢的话,同盟的赢可能性更大与其单打独斗,不如有个同伴的支持毕竟是见过面的,我的信用还是比起其他人还是好点的
(这时,archer私聊我:请白毛基佬吃波波沙  )
艾普提·弗拉德(御主):
“嘛……”似乎免露难色,当面拒绝似乎又显得太过于唐突。“给吾一段时间考虑一下如何。”
----------------------------------------------------------------------------------
公屏信息
在政府,一个少女?举起实体化的银剑,一剑砍去,金剑也凌空扑下。“口当”
saber的银剑一个没拿稳,砍在了地上。但是金剑却准确地命中了企图闪避的assassin。
assassin强忍着剧痛,反手一箭向saber射去。
saber的摩托车爆发出熊熊的烈焰,积累的火焰如同火箭般瞬间喷吐而出,摩托带着绚丽的光效消失在夜空中。
“你……垃圾……胜利……没有意义……”少女?的留言被风吹得模糊不清
眨眼间,assassin的面前只剩下冒着火苗的龟裂的马路
还有孤零零插在地上的弓箭
   “叮”
不知道在哪个地方
    一座金光闪闪的小金人立了起来
不知道在哪个地方,传出了一句大喊:“酒吞我老婆。”
时间渐渐流逝,不知不觉,东边已经开始泛白了
    Am:6:00
------------------------------------------------------------------------------------------

鉴于后面都是我代操archer,后面也就越来越没啥意思了,因此此次战报到此为止。谢谢诸位的观看!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1-20 07:00 , Processed in 0.09089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