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楼主: kieran

【萨鲁英雄传奇 II】【接龙】:陌生人寄来的惊奇箱子   [复制链接]

MH森瑞尼迪伯爵

领主

群星的庇护-双子座 光之洗礼 守护者徽记 求索者徽记 冒险者徽记 旅行者徽记

森瑞尼迪 发表于 2017-4-18 12:41:48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琼潇洒的走出了酒馆,我一手抱着水晶球,一手冲她挥了挥手,心里说了句“有缘再会”。
盯着水晶球似乎入了神一般,不知想着什么,“假如我有一个水晶球我好用它装些什么呢?”也许我会把自己装进去……森瑞这样想着。

点评

浓缩的就是精华么  发表于 2017-4-18 16:49
我真想一回手打你个火球= =###  发表于 2017-4-18 14:57
这个……也太短了吧?  发表于 2017-4-18 12:47
nothing else matters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0:09:34 |显示全部楼层
otto098 发表于 2017-4-18 12:41
看着琼潇洒的走出了酒馆,我一手抱着水晶球,一手冲她挥了挥手,心里说了句“有缘再会”。
盯着水晶球似乎 ...

烈日酒馆一如既往,一群怪客喧闹如故
赫拉斯古斯站在门前晒太阳,右手甩着一块抹布,成为每天固定的风景,只是偶尔风景里只有老板娘和抹布。
大西地路卡的解禁让冒险者涌向了西方,酒馆除了这些常客偶尔小聚,其实比往日清闲了不少。
老板娘依旧泼辣的找着每个顾客收钱,尽管在吧台上,他们都付过了酒钱。
"基兰,再加五个铜币。"后者瞪了一眼没说话。“要么,留下你的箱子。”
“强盗!”在这群怪客里,基兰喜欢强调着自己在商会见过的世面,今天的箱子就是一枚力证。
以及他卓尔不群的品味,修养,如此这般。他咬着牙,用最优雅的声音吐出两个字,然后狼狈的腾出另一只手摸遍了裤兜。
如果他不这么做,烈日酒馆的老板娘赫拉就会细数他过往的洋相,还会在之前将这则消息贴满大街小巷。
你猜对了,那些灰暗的日子里,基兰就是烈日酒馆的收入保证。

点评

这个开头很好!  发表于 2017-4-19 12:16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0:31:06 |显示全部楼层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0:09
烈日酒馆一如既往,一群怪客喧闹如故
赫拉斯古斯站在门前晒太阳,右手甩着一块抹布,成为每天固定的风景 ...

“不该让夜的心脏着火。应该让黑暗成为主人,晨露在黑暗中镂刻。。”
下一位,令人尊敬的游侠佐伊。她消瘦的身影每每走入白昼,都会刻意整理好自己的兜帽,把帽檐压得很低。
赫拉慵懒而轻盈的耳语着这段话,几乎将呼吸传进了佐伊的耳朵。
游侠立刻跳了起来,她双手在头顶一痛乱轰,像要赶走旧城集市的恼人牛虻。慌张的影子落在酒馆牌匾上。
酒馆里还在浪费人生的醉汉们顿时高亢起来。
每当赫拉黏上了佐伊,萨兰纳斯乃至萨鲁最具有传奇的两位女士。每当赫拉凑到佐伊身前,
为优雅的游侠导师找上一点“小麻烦”。
那么周围的男士必将欢呼雀跃,如同魔咒一样。毕竟她们美妙,可敬,又可爱至极。
“1枚银币,我的女士。。”赫拉露出最甜蜜的微笑,没等她说完,手里就被硬塞了一枚银币以及一把零钱。
“哦,善良的美人,事实上算上上次相亲的。。”老板娘这回诚恳而歉意的微屈行礼。
“离我远点!”佐伊隔着兜帽把双手捂在耳朵上,一路怒吼着飞奔而去。
“我爱你!”而后面,赫拉同样吼着朝着远方不住挥手。

这条千年龙,赫拉斯古斯。是几近不可撼动的存在。
原本邪恶的巨龙,在那次大事件里,英雄们却一起努力挽救了她的生活。
而她也用自己的方式回报了每个人。
当然,这依旧不妨碍她可以令萨鲁瑞安的每个英雄都咬牙切齿。

点评

定位不错,文采洋溢!  发表于 2017-4-19 12:17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0:50: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7-4-24 17:02 编辑

“我喝多了。”史东打了一个大嗝。大团长的前胸挂着高贵的真·十字章。现在喝到了后脑勺。
“我也是。”森瑞尼迪如果在早上就遇到了史东和杜姆斯特恩。
如果恰逢烈日酒馆。
那么这三个往日风光的老爷就会醉成一滩烂泥,更多时候他们是装的,
只是享受着一种乏味无趣令人厌恶却自得其乐的人生。
“所以!”矮人摸摸下巴油腻的胡须。
三个爷们一起排队去了厕所。
不得不说,烈日酒馆的前卫理念令人惊讶而不可思议。在萨鲁瑞安进步的同时,赫拉将这里变成享受人文主义硕果的聚集地。
而这里高档舒适的厕所就是代表之一,你不必再像其他小酒馆那样酒足饭饱后排着队去后街的肮脏小巷解决人生大事。
并且赫拉随时开放自己的房间给那些需要休息的女士们,也就是烈日酒馆为何能容纳女客在这些恼人的醉汉之间来去自如的原因。
三个人影逼近了厕所的位置,健壮的矮人走在前面,史东和森瑞缓步在后面,如同每一次的冒险。
不消几步的路程,他们就变得有些急促了。要知道,喝了什么,就会有各自的报应。
拐过弯,听见矮人惊愕的怒吼。
“熊猫!?该死,你刚才就没在外面?”矮人不耐烦的拍着门。
“得了熊猫,出来吧,你占了最好的位置,从昨晚开始。”
“昨晚?”史东挑起一边的眉毛,看向一边的伯爵。
接下来,一声哀嚎伴着诡异的闷响,然后好像什么东西破了,随即高档厕所变得令人无法容忍了。
这天早上的旧城后街,有群孩子看到三个身份显赫的老爷并排在解手,咒骂着同一个名字。
“你知道吗。”愤愤的史东走回到阳光里。
“赫拉会杀了弄脏她酒馆的家伙,尤其是厕所。”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1:03:29 |显示全部楼层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0:50
“我喝多了。”史东打了一个大嗝。大团长的前胸挂着高贵的真·十字章。现在喝到了后脑勺。
“我也是。”森 ...

琼依旧优雅的转着手里的葡萄酒,这是这里高档的饮品。
与那些追求不同的肮脏男人们不同,女法师来这里只是为了一些消息。
一向如此。
她其实悄悄安排了一个静默守卫,一个小小的魔力隐秘造物,监视着从昨晚就起伏不定的魔力源头。
在她处理过的诸多魔法引起的危机里,这一回总有异样围绕着问题的原本。
即使是这样一份工作,琼依旧会发现规律,但这次不同。
魔力从昨晚开始在城中心的老城区,也就是这座建筑里,发散出巨大的能量。
在别人无法看到的视野里,象征玛那的绚烂魔力无端溢出。
现在她已经确定了,就在刚才三个家伙慌忙跑出来的位置。
琼向赫拉使了个眼色。老板娘点了点头。
在和平岁月降临的萨鲁瑞安,让人们在简单生活中安然自得,是英雄的本分。
而安宁只上的暗潮涌动,正是英雄们的无言付出。
“抓住你了。”琼的表情卸下了轻浮的伪装,此时眉心紧皱。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止她。
千年龙赫拉斯古斯紧随其后,握着她的扫把。两人转进了拐角。
男厕所的位置随即又一阵令人尴尬的响声,人群望向吧台后面——
紧接着两位女士咒骂着各种令人难堪的脏话捂着鼻子跑出酒馆。
[马桶的恶魔] 这个难以形容的怪物,或者诅咒,的确就在萨鲁瑞安,就在烈日酒馆。
起码这一次,琼非常确定。带着受伤的尊严和心灵,女法师决定召唤她的学徒们,来一场真正的决斗。

点评

我怎么觉得你跑题了?  发表于 2017-4-19 13:43
这就是一套新的接龙啊!!!  发表于 2017-4-19 12:18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4:55: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7-4-19 21:57 编辑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1:03
琼依旧优雅的转着手里的葡萄酒,这是这里高档的饮品。
与那些追求不同的肮脏男人们不同,女法师来这里只 ...

这个午后,萨鲁瑞安的空气变得愈发沉闷而。。窒息。
是真正的窒息。
人群开始自然的远离了原本最繁华的后街。
有的商贩们捂着鼻子还在坚持着做生意,但鼻子捂住了,眼泪却不禁流了下来,毒素显然已经蔓延在了空气里。
“辣眼了,老铁。”矮人依旧整理着考究的领结,在鼻子上夹着一个小装置。这让他不必像别人一样呼吸着恶臭。此时杜姆优雅的拭去眼角的泪水。
而面前的大团长史东煽动着华丽的帽子,羽毛不住地打到自己的脸上,令他更加不悦。
他顺势将矮人拉到一个拐角。
“杜姆,听着。”史东不敢呼吸,这让他上气不接下气。
“一会有人来问的时候,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咱们三个一大早就跟这群家伙在酒馆里鬼混,明白了吗。”
“嘿!”矮人一脸不削,“我们可是一伙的,我是指,早上所有看了箱子的家伙,你和我们,所有人,我们出生入死。”
“年轻人,别太看重皇帝给你的头衔!”说着,矮人用食指弹了下大团长的脑门,力道极大。在史东后仰过去的时候又揪住了他的胡子,最后在史东向前倒下的时候,把手指插进了大团长的鼻孔里。手法纯熟,套路果断。
“别弄我!嘿!”史东愤怒的挣扎了一下,“蠢货!我是指!咱们!不能!和这件事摊上关系,明白吗!?”
骑士愤怒的用拇指指着身后,烈日酒馆的二楼,现在正逐渐被工匠们拆开,成为一个暴露在外的房间。
而这个房间局促,恶臭正是从这里发出的,没错。
这是早上那个不可思议的厕所,而它的主人,还坐在里面。
杜姆和史东仰头望向尘埃漫天中的厕所,一个古神磅礴的阴影投射在宏伟的萨鲁瑞安,伴随着里面如厕人的哀嚎与呼救,这一天,一个马桶,两个世界。
以我们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方式,逐渐连接在了一起。
“不同的命运,终将合而为一。”
这个声音在两人的穹庐内回响,令人头痛欲裂。
同样疼痛欲裂的,还有某个牧师的屁股。

点评

这剧情感觉有点像今天开始做魔王?  发表于 2017-4-27 16:06
两个世界就是闻见屎味时充满疑惑的世界和闻后看到真相享受的世界!  发表于 2017-4-19 22:38
熏的都哭了! 怎么皇帝都出来了?!笑死我了!哈哈哈  发表于 2017-4-19 22:33
腹泻大魔王!你的死期到了!交出菊花!留你全尸!【卢山:菊花都没了还全个毛线,我还有个diao你要不要打包拿走?】  发表于 2017-4-19 21:57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22:28: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7-4-24 17:10 编辑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14:55
这个午后,萨鲁瑞安的空气变得愈发沉闷而。。窒息。
是真正的窒息。
人群开始自然的远离了原本最繁华的 ...

在确认了这件事后,城中心的贵族就立刻出兵封锁了烈日酒馆,就如同多年前,赫拉斯古斯幻化成龙的那个午后。
显然带兵来的就是史东,大团长在这件事上毫无头绪,但唯一能明白的是,在审判庭猖獗烧死异端的几年里,
自己和朋友们绝对不能和这件诡异的事情扯上关系。不能让外人知道早上他们来喝过酒。

老板娘赫拉就这么淡定的端坐着,尽管上面,工匠吧二楼拆的面目全非。
大胡子酒保也在灰尘中安静的擦着吧台上的杯子,不时在噪音里哼着曲子。
“你为什么回来,赫拉。”
“这是我的酒馆,烈日酒馆。”赫拉淡淡说着。
“我知道,但你每次回来,都会发生一些事情。”大胡子把丝巾布甩到肩膀上,递给赫拉一杯葡萄酒。
午后的阳光定格在飞旋尘埃中,两个人一动不动。
“比如你每次回来,都会毁灭这里一次。”大胡子咧嘴乐了。“希望这回,一切也顺利。”
“我懂,亲爱的。”老板娘盯着杯子。“我理解没有鼻子的苦衷,但现在的这味道,我啥也不想喝了。”
“话说,你是怎么保证咱们这的。。料理水平的?”赫拉皱皱眉头。
大胡子乐的更开心了。

基兰费力的托着手里的大箱子,走到了朋友们身边。
其他人显赫的角色也陆续围到酒馆周围,心有灵犀,亦心照不宣。
“嗨,下午好。”商会的基兰礼貌的压下帽檐,面对着他再熟悉不过的朋友们。
“啊你也在这,真巧。”森瑞尼迪用披风上沿捂着鼻子,他注意到基兰两手吃力的拎着箱子,只能闻着糟糕的空气。
“是啊,真巧。”他们看着不远处的佐伊,游侠往这边瞥了一眼,把兜帽裹得更严实了,脸上加了一层厚实的面纱。
这该死的巧合。才过了一个中午,一群惹祸精就又回来了。这次他们把事情闹大了。审判庭会烧死他们。
基兰开始后悔自己离开船,来找这群老朋友鬼混,还有。。
“不累吗?”森瑞踢了一脚早上惹麻烦的这只箱子。

“什么。。”基兰差异的眼光从对方脸上挪到自己脚下。然后着火一样的跳开。
“我怎么会还带着它!?”

点评

老板娘叫大胡子亲爱的?那两人关系……  发表于 2017-4-19 22:54
哈哈哈哈,魔障了!  发表于 2017-4-19 22:42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23:15: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7-4-19 23:16 编辑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22:28
在确认了这件事后,城中心的贵族就立刻出兵封锁了烈日酒馆,就如同多年前,赫拉斯古斯幻化成龙的那个午后 ...

这群家伙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在一件可怕的大事发生前,他们都会恐惧。
非常恐惧。
而这一切是一天之前,从一个叫熊猫的牧师身上开始的。
要么是来路不明的草药,要么是变了质的蜂蜜酒。
反正他刚离开马桶,并且,满脸沮丧。
这让他不得不回忆起了还在间谍生涯期间,从海岸线一望无际的敌人舰队后方潜逃,将重要情报带回萨鲁瑞安的那次经历。
为了掩人耳目,他用最机智的方法,乔装成了一个乞丐。一路要饭回到了萨鲁瑞安。
现在他的胃里大概就是那种感觉。闻着自己都想吐。
当然,如今他恢复身份,麾下年轻的牧师教团总是把这段不堪回首大书特书,让他显得无比高大。为的是彰显这个教区的功绩。
鬼知道,他那个月吃了什么种族混合的剩饭剩菜。。希望不要有食人魔的剩饭。
“妈,我又拉肚子了。”熊猫捂着胃口回到了床上。
“介倒霉孩子,正要你争气,嘛也不会就知道作,出事了吧。”
熊猫一生哀嚎转过身去,年过三旬的他将人生奉献给信仰与战火,他的家庭则无暇顾及。这就是结果。
“倒霉孩砸,今天有人路过咱家神龛,跟你说,显圣了!”
牧师脸朝下躺着,母亲的这段话让他脊背发凉,他一动不敢动。
“然后我下午就做梦了,你就成了!挣了大钱,赎了座城堡,骑着马跑不到头啊!”
这种情况要一直持续到晚上睡前了。母亲有一个不同于常人的大宅梦。一座城堡。
熊猫唯一有机会接触城堡,就是被吊死在领主的城门上。
但这次不太一样。母亲说的奇思妙想有了些新元素,令人不安。
“人家扔下个漂亮箱子!说赶紧带去萨鲁瑞安。”母亲擦着手走到床前,炫耀着旅者留下的七枚金币。
“你也走点心,有点出息,你教过的学生在会里都有比你能干的了,等老了你啥也没有,会里也不用你%……&%¥#¥……”
哪怕通晓历史的熊猫多留神一眼,也会注意到金币上雕刻的不是皇帝的头像,而是诡异的印章。
昏昏沉沉的熊猫走上餐桌,今天是顿丰富的大餐。他又有点胃口了。
啊,海苔炖肉。这个小渔村最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特别的海苔了。至于其他的,他们捕的鱼都比北村的小一号。
他成了一大碗,母亲的手艺没变。
“。。留下一包种子,那人可虔诚了,我说的他都听得懂!还跟我唠呢#!@¥@!%”。熊猫昏昏欲睡。
“说你一定有出息,这东西能治好你拉肚子,他说每个人的灵魂在自己的胃里,这包种子你吃下去,走个过场,就显灵了!”
噗!“妈,他说啥?你放进去了?”
“哇哈哈哈傻儿子才吃出来,我尝了尝味道不错挺清新的就放里了”。
“那你没吃吧。”“啊?我又不拉。”
捂着脸,牧师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哀伤。
“今晚吃完啊你就去,选一个驮的动你不累的,上次邻居把盐袋%……&¥%……。。”
熊猫瞪着碗里的海苔炖肉,开始整个人都不好了,灵魂忽远忽近,一个力量开始拉扯他。力量较劲一下,胃口好似一记重拳。
他奔去厕所吐了一痛,却没有任何好转,这种感觉又变成一把扎着胃口的刀尖。现在,那个旅者可以折磨他了。
“妈下次不知道的东西别乱放啊!。。呕。。”又吐了。
“怪了。怪了。”母亲有点不解。“没事坚强点,你嘛都吃过。”
就连行囊母亲都准备好了,毕竟收下了七枚金币,“他还说要是办好了以后拿这当驿站了,比官路省钱多了!我多聪明呀!”
“我要。。去哪。。”意识已经模糊的牧师像中邪了一样走向了门口,因为他觉得这样才能让那种痛苦缓解一些。
“城里!他说到那你就自己知道了,机灵点!出息点!吃这么多,走吧!箱子拿好了别又稀里马虎扔那忘了人家还等着要¥#@¥”

旅者原本留下了五枚金币,刻印着昏毁古神的咒语。似乎就像这位死亡教派的信徒自己想打破迷信一样,七对于他的信仰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他起初只递上了五枚金币。
七颗珍物,归我。我填平你的道路。
迎接我。
熊猫的娘硬是又要来了两枚金币,为自己讨价还价的本领吹嘘了整晚。

点评

介倒霉孩子  发表于 2017-4-20 12:22
我默默的把母亲的话变成了了天津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7-4-20 06:07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23:57:49 |显示全部楼层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23:15
这群家伙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在一件可怕的大事发生前,他们都会恐惧。
非常恐惧。
而这一切是一天之 ...

现在众人顺着梯子爬到了二楼,在这个悬空的厕所门外围成了扇形。
审判庭的那些猎犬嗅觉很好,第一时间就来到这里,审问了几位显赫的老爷。
的确,新贵族最想要的就是人们认识的脑袋。
说起嗅觉,今天遭了秧。
好在默契还在,所有人异口同声说着不清楚,史东对孩子的口供说看见三个人并排在后街方便这件事嗤之以鼻。
用一句机智的回话令年轻的新教神父也闭上了嘴。
“您就算不认识我,先生,也该认识旁边这位吧。”史东指着身边穿戴考究的森瑞尼迪。
“毁了这身衣服。”神父最终甩了伯爵一眼,捂着鼻子走了。
赫拉回忆起来,她预感着某些事情要回到萨鲁瑞安,回到酒馆。但昨晚熊猫来的时候,的确有些异样。
熊猫通晓历史,帮助过她回忆起早年的过往,这让骄傲的老板娘认为自己欠下了一个人情。
“他来的时候,浑身脏兮兮,空着手。”赫拉此时走到厕所门前,她在犹豫。
“一眼看去就知道需要帮助,我收拾了一间房,他迫切说,借一个厕所。这令他非常尴尬。”赫拉有点焦急。
“你们知道,他这人,爱面子。”周围的朋友们捂着鼻子表情痛苦的不住点头。
史东走上去敲敲门,这令所有英雄都肃然起敬。当他们需要一个领袖,这就有一个领袖。
“兄弟。”史东把耳朵贴了上去,赢得一片惊呼。
“救命。。”熊猫虚弱的说着。
“我要开门了,熊猫,坚持住。”“不!不!不要放出它!”里面的声音非常痛苦。
“铛铛!”伯爵森瑞尼迪一把从侧面拉开了这扇被诅咒的厕所门。顺便来了个亮相,这让在场的所有人一阵反感。三位女士瞬间捂着脸别过头去。
熊猫哭嚎着,门开后,他说自己还没穿好裤子。
干嘛怎么了大家这么熟这样的辩解伴着被推开的伯爵飘到了后面。
那味道,简直打开了地狱之门。
“闻起来。。像奥戈伦巨魔的粪。”从远方归来的旅法师萨拉达尔给自己的头上套了个浮动的水球,并且不让任何人触碰,显然他闻不到臭味。
“吃过见过。”大胡子竖起拇指,萨拉给了他胸口一肘。
门里面,马桶上面无血色的熊猫奄奄一息,他已经非常虚弱,并且无法动弹了。
“我们拉你出来。忍着点。”杜姆双拳对碰。
“不论是什么,都不能这么对我的人。哪怕是你自己,傻小子。”矮人坚定的眼神给了熊猫些许勇气。
“有些。。东西。。”
“就在里面!。。”这几乎耗尽了熊猫的生命。
“它来了!”下一秒,熊猫惊恐的指着基兰脚边的箱子,紧接着,基兰也惊恐的跳开,箱子再一次自己动了起来。
按住它!史东命令着,整个马桶开始剧烈晃动,不如说,是整个厕所,酒馆。
或者说萨鲁瑞安,地震了。
巨大的力量开始拉拽着牧师,熊猫呼救着,朋友们使尽全力,却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熊猫。
被吸进了身下的马桶里。
赫拉一声怒吼,发出彩虹龙才有的金属震颤,令四周从朋友到远方的卫兵与百姓都丢下一切捂住了耳朵。
在马桶底,一只巨大的金色瞳孔如呼吸般收放着,迅速的望向这个世界。
四周的确是熊猫留下的“遗迹”没错。
以及清晰的一连串魔力痕迹,那些咒文紧缚着这只恐怖的巨眼,那是牧师留下的一个禁域法术。
这是熊猫做的最后一件事,一整晚,他维持这个结界,耗尽了自己。
巨眼开始吸进四周的魔法铭文。“它要出来了!”琼已经将另一个结界迅速套在上面。“但我坚持不了多久!”
基兰手中再也无法控制住那个疯狂的箱子,然后箱子张开血盆大口,将年轻的商会巨贾整个人吞了进去。
然后整个萨鲁瑞安的四周一声巨响,地面开始崩裂,天空尘埃凝聚成数到旋风,黑暗向烈日酒馆的中心压迫而来。
萨拉达尔站在众人中央,高举起琼的水晶球,光芒迸射,让昏黄天地间闪过几道光亮。
“进去!所有人!”萨拉高喊着,他在水泡里吐出着泡泡。手中水晶球里烟雾缭绕,但有模糊的景象。

“天哪!快进来!”这个声音来自落在地上的箱子里,基兰华丽的商会上衣挥舞着,他的一只手顶着盖子,另一只手伸了出来。
“快点!朋友们!”声音捏起了鼻子,听起来很不自然。

“熊猫还活着!亮出你们的家伙!救命!”

点评

太欢乐了,。。。。。我看了好几遍了啊喂  发表于 2017-4-20 13:39
等我刷碗回来给你续1秒  发表于 2017-4-20 12:29
要不要这么搞笑!乐的我都没心思睡了,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7-4-20 06:19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20 收起 理由
森瑞尼迪 + 5 + 2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7-4-24 23:27: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7-4-24 23:41 编辑
lorrine 发表于 2017-4-19 23:57
现在众人顺着梯子爬到了二楼,在这个悬空的厕所门外围成了扇形。
审判庭的那些猎犬嗅觉很好,第一时间就 ...

天崩地裂。
多少无辜,即将沦为冤魂。
但感谢相承的宗神,他们都有鼻子!
这一天里,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住酒馆二楼泛滥出的恶臭,也没有任何词足以去形容。
仿佛你停下,这股味道就会把你吞没。于是乎,附近所有的居民都逃出了旧城。
但还有人在分崩离析的中央吗?
在灾难的中心,永远少不了英雄们。

朋友们鱼贯而入,那个疯狂的箱子期初还欣喜若狂,发出兴奋地呜咽,就在大胡子吃力的钻进去后,箱子呕吐的干咳了几下,接下来是矮人杜姆。
大概是前面的人太魁梧了,这样一顿大餐后,这只箱子就要撑不住了。杜姆双手发红,他的蒸汽手套轰鸣作响,气体混合着尘埃遮住矮人坚毅的面庞。侏儒蒸汽会的技术在矮人强壮的双拳上彻底释放。
“里面味道不好!啥也看不见!但是快进来,外面就要塌了!”随着骨折般的一声。矮人双手彻底撑开了箱子的上下盖,可怜的吃人怪箱现在如同脱臼般无力的咕噜着响声。
朋友们把受伤的士兵,吓晕的书记,倒霉的神父陆续都搬了进去。勇敢的佐伊跺了两下脚,她将好几个伤员送进了箱子,现在轮到她了。双脚并拢向里一跳,倒是并不困难。
紧接着一只手从里面扒住了箱子的边缘,半个身子又探了出来,挣扎着要回到即将坍塌的酒馆废墟上。游侠抗议着里面的恶臭,酒馆老板娘却不顾对方的紧紧抱住佐伊,把她拖了回去。“快回来!亲爱的!你会被埋在下面的!”

琼是尖叫着跳进去的,但过程意外的顺利,经过了一个不可言喻的空间,滑到了地上,引起一阵碎响。她一直捂住了口鼻。
“施拉克!”女法师流着眼泪捂着嘴,用一点气息勉强念出了标准的咒语。不知何时水晶球就这样重回手中,一道冷光由上而下贯通手背,在黑暗中摇曳着。
琼不想知道自己在哪,她跳进来的下一秒,一段坍塌的城墙就将烈日酒馆变成了历史。
借着那点光芒,琼在昏过去前看见他们站在一片临时的骨滩上,森森白骨在脚下发出碎响,混合着从一开始就震耳欲聋的各种尖锐与低吼。
现在,她觉得自己就要憋死了。直到眼前模糊的看见几个朋友。

旅法师萨拉达尔不顾身上的肮脏与狼狈,狠狠给了森瑞尼迪一个耳光。
伯爵的头上就立刻被一个水球包围住了,他紧紧握住萨拉的双手表示感激,顺便吐出了一颗牙。
史东双手卡着自己的喉咙示意着,旅法师推开纠缠的森瑞,回手给了大团长一记耳光,后者挣扎了两下,瘫坐在骨堆上,艰难的呼吸起来。
琼的工作,就是平息诡异的事端,与魔法毫不忌讳。但眼前疯狂的场面依然让她绝望。
视野越发黑暗,她瘫坐了下来,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这是严重缺氧的信号了。
水晶球滚落在手边。如果这是终结,她不想这么难看的离开。
随后脸上突然一片清凉,视野逐渐深邃。本能的呼吸了一次,那清凉与致密进入喉咙,却不是灼烧与窒息。她又能呼吸了。
依旧难以形容,但琼感激的看着身边的旅法师,后者捡起水晶球放回到她手里。现在,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个水球了。

别人意识不到这一刻,但短暂的修整在大团长史东眼里弥足珍贵,作为一个战场老手。这几分钟的喘息,就足以改变结局。
黑暗中鬼影重重,空虚里闻所未闻的话语从未间断。这是怎样一个地方,史东的冷汗混合在头上的水泡里,但他能看见的是脚下立足的骨堆,以及不远处翻腾的污物之海。他的听觉模糊,但能感受到有东西逼近过来。一个包围圈慢慢收缩向他们,因为这里有唯一的光源。
“这一定是个陷阱,只是有点大。”史东单膝跪地,小声的只和森瑞尼迪,矮人杜姆和基兰说着。伴着咕噜咕噜的水泡声,他的话语却能清晰传到对方的耳边。
“我们要先弄清楚自己在哪。”



点评

你在q群发的打我们屁股!我截图留念了!  发表于 2017-4-25 13:04
我何时学会了友情破颜拳以及打脸施法........我已经超神了!  发表于 2017-4-25 01:16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2-13 02:30 , Processed in 0.0540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