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kieran

【萨鲁英雄传奇I 】 【接龙】:酒馆里小打小闹   [复制链接]

回帖奖励 26 回复本帖可获得 2 奖励! 每人限 1 次(中奖概率 60%)

原”毒吻1978“归来

骑士

群星的庇护-射手座

暗金蜘蛛 发表于 2017-4-11 19:24:32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修缮后的酒馆焕然一新,显得更坚固漂亮了,矮人杜姆还在酒馆门口招牌的上方挂了一只矮人常爱用的大铁锤和一张印着他头像的圆盾牌,貌似在给自己的手艺做广告。
今晚的酒馆比以往还要热闹,经过上次和兽人的战斗,似乎也成了一段“光荣”的历史,森瑞尼为此特意写了一篇铭文来描述自己这几个人是如何英勇的抗击兽人的,并刻在厚铜板上叫矮人镶嵌在酒馆门口。不少人慕名而来,其中不乏一些路过的冒险者和吟游诗人。
铭文上说矮人杜姆一个人拿锤子砸扁了三个兽人的脑袋,因此现在他捧着一只酒桶边大肆痛饮边和周围的人大吹特吹,开心得连眼睛都快要笑没了。
森瑞尼正在吧台上和一个冒险者队伍中的女游侠谈笑甚欢时,眼角却瞄见一个熟悉而无声的人影走了进来。
大胡子酒保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他当然不会忘了前几天酒馆顶上的那个破洞就是拜此人所赐。不过当那人把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放到他手里的时候,他脸上的阴郁立刻神奇的消失了。
“嗨,朋友,希望你今天可是真的来喝酒的。” 森瑞尼苦笑着递给他一大杯麦酒,下巴偷偷向那女游侠比了比,朝他打了个眼色,“可别再坏我的事了。”
额上有着暗金色蜘蛛标记的人接过酒杯仰脖一口就喝干了,他将酒杯放回桌上,抬手拒绝了大胡子的斟酒,坐到了森瑞尼身边,低声对他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朋友。那天我们抓到了一个兽人的活口,从他的嘴巴里得到了一些消息,那几个兽人只不过是漏过来的几只小虾米。”
“哦?什么消息?”
那人暗金色的眼珠向周围瞄了瞄 :“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最好跟我来一下,叫上精灵。”
(有这么严重吗?)森瑞尼万般无奈地和女游侠打了个招呼,站了起来,并向正在和法师聊天的精灵基兰招了招手。
一行三人走出酒馆,穿进了一条小巷子,七转八转之后来到了一户不起眼的小人家门口,那人手一招,几只隐藏在门口的胡蜂飞回到了他的手上,消失在空气中。
他们走进那户人家,里面坐着两个人,一见他们马上站了起来,森瑞尼和精灵都认出他们正是那天暗金蜘蛛的同伴。
“有人来过吗?”暗金蜘蛛问道。
“没人来过,首领。”
“好,你们守在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那人说着用手移动了一下墙上挂着的一面瓷画,他们身后的那面墙壁“隆隆”的移开了,露出一扇的暗门。
暗门里灯火通明,光线很充足,三人走了进去,一个强壮的兽人正被几根粗如手臂的铁索紧紧绑着靠坐在一堆麻袋边,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已经很呆滞,可能被动了什么手脚,他的大脑袋上正盘着一条形似蜈蚣、但脚却奇多奇长的白色怪虫。
精灵皱起了眉头:“据我所知,兽人的嘴巴一向都很硬。”
“没关系,他会说的。”暗金蜘蛛说完一抬手做了个手势,那只形似蜈蚣的白色怪虫得到了命令,从兽人那硕大的鼻孔里钻了进去。
兽人原本呆滞的神情突然一振,开口说话了,还好在场三人对兽人都不陌生,否则还真难听得懂那仿佛吼叫般的兽语:“我们在流亡者之谷集结,呼呼……披着黑暗法袍的巫师站在高高的峰顶,野蛮人、兽人、地精、食人魔、僵尸、亡灵、骨龙……无数的同伴正从四面八方乌云一般涌来……我们到处游荡,呼呼……直到乘上了一艘船……”
“黑暗法袍的巫师?” 森瑞尼抓了抓头皮,“那是谁?我认识吗?”
“该不会是……死灵法师彼得罗斯特?”精灵的神情却开始严肃起来。
森瑞尼和暗金蜘蛛用求解的眼光看着他,显然他们的知识面可远远及不上这位经常泡在图书馆的管理员。
“我记得曾经看过一本古典,说在一个叫赛尔南拉的大陆上曾经有过一个叫彼得罗斯特的死灵法师,他召集了一支由亡灵族、兽人和野蛮人之类混杂起来的大军,几乎横扫了整个大陆,这本古典的后半部分缺失,因此后来这位死灵法师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森瑞尼干笑一声:“你是说他从那个什么赛尔南拉大陆流亡到我们的流亡者之谷,故伎重演准备横扫萨鲁大陆?”
精灵耸了耸肩:“我只是说有这可能,希望我是错的。”
暗金蜘蛛点了点头:“不管是不是他,有个法师在那里召集大批亡灵和兽人总是事实,事不宜迟,我今晚就出发去流亡者之谷,刺探一下情况。”
“看来我也要和史东说一下,提前做好准备。” 森瑞尼看了一眼暗金蜘蛛,“放心去吧,我的朋友,如果你回不来了,你赚的那么多赏金我会帮你花的。”
暗金蜘蛛无奈地笑了笑,想了一下又说道:“另外,我希望你能签署一道特赦令赦免那个女战士,我调查过她了,她逃亡前是个圣骑士,没有任何劣迹,她这次的被捕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这也算是种补偿吧。”
森瑞尼脑子里还惦记着那个娇小的女游侠,早把那曾有点兴趣的女战士抛到了九霄云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们也要回酒馆继续今晚的正事儿了。”
暗金蜘蛛点点头,嘴里轻轻吹了个呼哨,只听到一阵阵咀嚼噬骨的声音从那兽人体内传出来,那强壮健硕如小山般的兽人身躯迅速瘪塌了下去,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张皮子了,
那条形似蜈蚣的白色怪虫从兽人皮里面钻了出来,看样子肥壮了不少,暗金蜘蛛一挥手,那条“白蜈蚣”和之前的胡蜂一样,凭空消失在空气中,如果不是地上那张兽人皮,森瑞尼几乎还以为那是幻觉。
森瑞尼看得心里一阵恶寒,转身和精灵基兰匆匆离开了那里。
十分钟后,他们回到了热闹的酒馆,很多客人们已经结对跳起了欢快的舞,矮人杜姆更是借着酒劲站在桌子上边跳边唱:“谁是天底下最坚强的战士?是我们矮人啊!谁能打出天底下最好的兵器?是我们矮人啊!谁能酿出天底下最好喝的美酒?是我们矮人啊!谁能烤出天底下最好吃的鹿腿?是我们矮人啊!……”
晨雾在对一个女精灵炫耀着他的盆景魔法,就连法师萨拉和大胡子酒保也分别举着法杖和酒瓶子边唱边打着节拍,只有科学猫依然趴在一边打盹。
森瑞尼急切的寻找着刚才的那个女游侠,只见一个英俊的金发剑士正向那女游侠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森瑞尼公爵大人急了,以和他体型不相称的速度“飞”了过去,一把推开金发剑士,脸上挂起他自认为最有魅力的笑:“嘿!女人!能请你跳支舞吗?”
女游侠被他那满是汗珠的胖脸引得呵呵娇笑起来,“你笑了?女人,那我就当你同意了!”森瑞尼一把揽过她的纤腰,一口吻上了她的小嘴……
邀请跳舞和邀请接吻自然是有区别的,但我们的森瑞尼大人才不管那么多呢,让那什么死灵法师、什么荒蛮大军统统见鬼去吧!唯有爱与酒、美食与美女不可辜负!
阵阵尖叫和起哄声中,女游侠雪白的手臂也勾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激吻处成了整个酒馆的中心……
酒馆,今夜无眠。

点评

等等,这难道是魔戒、时轮、真理之剑的开篇么。。。我要率领骑士和法师们圣战去了  发表于 2017-4-11 20:43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酒色之徒啊!我要在下篇接龙里展现我的风采!!!!  发表于 2017-4-11 20:34
森森酱 。。。。  发表于 2017-4-11 20:00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收起 理由
kieran + 5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英雄徽记

aalmns 发表于 2017-4-11 21:48:40 |显示全部楼层
老说书人还坐在那里,之前突如其来的战斗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而且他的意识好像自酒馆修缮完毕才再一次神游回来。
“哎?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换了一批人。”他揉了揉鼻子。
“那个……我问一下……我之前在一个酒馆……这里现在……是哪里?”他叫住一个人问道。

点评

说书人说到忘我了 嘿嘿  发表于 2017-4-11 22:16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收起 理由
kieran + 5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我正在和一个哲学家谈话,他让我当上了王……

使用道具 举报

尼古拉·特斯拉·科学家

骑士

群星的庇护-天秤座 光之洗礼

科学家1021 发表于 2017-4-12 02:09: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科学家1021 于 2017-4-12 02:18 编辑

      离酒馆几条街的一处暗巷里,有间杂货店。两旁歪斜的木杆上缠着不知干什么用的麻绳,偶有飞蛾在陈旧的店匾旁振翅兜圈子。
      
      店里的密室中,依旧变形为老黄猫的尼古拉·科学家端坐在高椅上,目光如炬地盯着魔镜里的信使。酒馆里打盹的化身还能维持一个对时,在那之前他不必急着赶回去。密室门外埋头玩着小木兵的小孩实为警卫,严厉监控着外面的一切。科学家缓缓开口道:“披着黑暗法袍的死灵法师现在在哪儿?他能为我们所用吗?”
      
      “明天骨龙苏醒以后,他将前往西方。目前为止,我们潜伏在他身边的人还深得他的信任。”


      “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就够了,最高司令官阁下。”


      “最迟下个月一定要发动,退下吧。”
      

      “群星依旧闪耀!”
      

      “直到北风完全停息。”

点评

够歹毒的!到临近城破之时,你必定改邪归正力挽狂澜匡扶正义!  发表于 2017-4-12 22:36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收起 理由
kieran + 5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是谁点燃了天边的朝霞?千年的黑夜今天要融化。也许光明会提前到来,我们听见了你的召唤,切格瓦拉

使用道具 举报

Daisy Kate

先知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旅行者徽记 光之洗礼 林间驿站

双之哀殇 发表于 2017-5-19 13:12:32 |显示全部楼层
信使悄悄退出密室后,科学家正打算下一步的计划,突然觉得密室入口似乎有个影子晃动了一下,于是条件反射地问了句:“谁?”
来人慢慢在密室的光照下显现出了身份,竟是许久未曾见到的王都密探——幻化成可爱猫咪的兽人德鲁伊喵斯凯特·敏爪。
“好久不见啦,尼古拉大人!”敏爪像老熟人一样打着招呼,而科学家看到是自己的同伴后,先前紧张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原来是老朋友敏爪啊,不知道这次来找我是因为什么事啊?”
“果然是尼古拉,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作风,喵~”敏爪开心地笑了笑,又慢悠悠地在密室里踱着步子,似乎是在思考,然后不经意地冒出了一句话,“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有所耳闻了呢?萨鲁瑞安城的国王失踪了。”
这句话带着些许调侃,不过还是令科学家稍微显得吃惊了一些,难怪之前烈日酒馆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都没看到她做出任何反应,可是这也奇怪了,按说萨鲁瑞安城的国王——双之哀殇虽然行踪是诡异了些,可是还不至于莫名其妙玩个失踪逗大家开心,这次消失,莫非意味着要出什么事情?
“那可真是大新闻了,这可是会上挺进报头条的啊!那么,她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呢?”
“喵,我想想……唔,大概是三个月之前吧,”敏爪回答道,“不过叫她国王似乎有点低了呢,她失踪前刚从大先知瓦达密尔手里接过政权掌管萨鲁瑞安城,现在等于是具有萨鲁世界先知能力的人了。”
这个消息又是令科学家一震,如果说双之哀殇作为国王失踪就算是一件大事,那么她晋升为先知还失踪了三个月这件事就更加难以预料了,不知道这次,这位喜欢到处乱跑的时间领主又会做出什么让人惊异的举动来。
不过无所谓,只要不影响他的计划就可以了,不过是萨鲁世界失踪了一位先知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的,科学家如此想着,可是不得不提防,同时心里对于先知行踪的那份好奇心更重了。
“你的消息很及时,敏爪,”科学家对敏爪说,“这段时间不如给你放个假,好好休息休息?”
“我其实一直都是处在休假中啊,尼古拉,”敏爪悠闲地说道,“双国王,哦不,先知双姐姐对我可是照顾得很哪,实话说她失踪了,我对她还有点记挂呢。”
当然了,双之哀殇对可爱的动物和人的抵抗力基本是负的,否则当初我怎么会安插你去到她的身边潜伏挖掘新闻呢?科学家这样想,不过有了敏爪,了解到萨鲁瑞安城隐藏的另一面就方便多了,眼下,还是争取和死灵法师的合作要紧。
似乎是看到科学家在思考其他事情,敏爪不想做过多打扰,于是说道:“好啦,我来的目的就是跟你说下这个情况,关于王宫那边如果有什么新动向,我会再联系你的!”
“好的,多谢!”
“群星依旧闪耀!”
“直到北风完全停息。”

没错,我就是瓦大安插在人民中的爪牙!你们能奈我何?咳咳~关于喵斯凯特·敏爪的来历请参考这篇接龙(事实上确有其人,查找我的过去能看到):
http://tharuth.com/forum.php?mod ... 348062&fromuid=4341

点评

双的踪迹已被探到:她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洞探险,斩杀了身手高强的暗金蜘蛛……欢迎蜘蛛以后以亡灵登场……  发表于 2017-5-19 18:34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收起 理由
kieran + 5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大法师玛格努斯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狮子座

猫司徒 发表于 2017-6-21 10:09:17 |显示全部楼层
       灰发的中年男人带着一阵夜色的寒气推开旅店的门,脚步轻缓地走了进来。他扶着一根细长的法杖,金线镶边的刺绣长袍随着动作发出轻柔的沙沙声。 看上去已经长时间没有修剪打理的胡须和眼角的细小皱纹透出他难掩的风尘和疲惫。

       这个中年男人看上去颇为消瘦,神情虽然坚定,但眼角处的几丝皱纹却掩盖不住疲惫。灰白相间的长发似乎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修剪,他还蓄着一把典型的浓密巫师胡子。身上奢华的衣饰和头冠上镶嵌的宝珠似乎在向别人显示他是个熟练操控法术的大师,胸前的智慧之眼徽章和无名指上闪着光泽的宝石戒指则表明了他高阶法师的身份。

       他不太喜欢热闹,但是酒馆一向都是收集信息的最佳场所。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几乎能够打听到一切在占卜星盘或是魔法水晶球上得不到的消息——只要你开出的价格够合理。法师无声无息地在一张靠近门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开始逐一打量着喧闹的人群。

点评

你这就算登场了,估计现在在写的第三篇,和未来的第四篇会再度出场  发表于 2017-6-21 15:26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收起 理由
kieran + 5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2-11 14:35 , Processed in 0.07451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