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10521|回复: 23

[萨鲁传奇] 汉克的故事第二集——怨念魔草 [复制链接]

铁狮

求索者

光之洗礼

毒吻1978 发表于 2013-11-3 18:52:55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在第六次练笔活动的时候发过一部《血肉百合》,当时塑造了“噬魔星”汉克这个角色,后来觉得这个角色如果只用了一次就弃之不用的话有点可惜,因此现在准备再次继续他的故事,并写成一个系列。
      练笔活动时写的《血肉百合》作为该系列的第一部,我就不重复贴了,这篇《怨念魔草》则作为续《血肉百合》之后的第二集,现在刚写了一部份,就忍不住发上来供大家一阅了,呵呵,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本人的献宝心态。
好了,废话不多说(其实已经说了),这就开始啦!





                                                            怨念魔草

      这场中雨已断断续续的下了三天有余,荒野间的小路已泥泞不堪,灰蒙蒙的天空仿佛一张输光了钱的赌徒脸,晦暗、却又隐蕴着随时都会爆发的冲动。
      路边很多原本鲜艳的野花都被连日不断的雨水打弯下了腰,唯有之间那一根根不显眼的草茎,依然顽强的挺立着它们绿油油的身躯,在雨中更加旺盛的彰显着它们的生命力。
      四只雪白的狮爪踏上了泥泞的小路,它每走一步都会在泥地上留下一个偌大的梅花足印。
      雨滴淅沥沥落下,却没有一滴能在它雪绒般的鬃毛上停留,似乎还未接触便已滑落下去。
      威武的雄狮,即便是在雨中也完全不能减弱它分毫的王者气势。
      而它的主人——骑在它背上的削瘦骑士,此时却没有那么神气,雨水已打湿了他的斗篷,沿着兜帽的边缘不断往下滴淌着。兜帽下仅露出了他尖削的下巴和薄薄的嘴唇。
      白狮驼着它的主人在荒野的雨幕中慢慢行进着,辽阔的天地之间一片苍茫,时不时有如血管脉络般的闪电在远方灰白的云层中间无声的闪过。
      当面前出现一片积满了雨水的大洼地时,白狮停下了它的脚步。
      它一身雪绒般的白毛微微乍起,双眼冒出警惕的寒芒,嘴角边已显露出了呲起的利牙。
      骑着白狮的骑士在雨中一动不动,兜帽下的脸毫无表情。
      雨滴不停的落在洼地的积水中,荡起一圈圈水纹。
      突然,原本平静的水面上“哗啦啦”一声冒出了一个庞大的灰影,仿佛一堵墙一般站到了一人一狮面前。
      那是一个差不多五米多高的灰色巨人,周身遍布了一根根石笋般的灰白色凸起物,正“淅沥沥”不停的往下滴淌着洼地中的脏水。
      他整张脸、整片五官都是由一块块石灰岩拼成的,狰狞而没有一丝表情,唯有一双血红的眼睛隐藏在后面闪烁着嗜杀的凶光。
      也许会有人把这个巨人当成魔法师召唤出来的土元素,但骑士却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个貌似笨拙的巨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一个犯下的罪行足够汇集成一本书的极度危险的重犯。
      “还有两个,一起出来吧。”骑士头也没抬,低沉的说道。
      两条黑色的人影幽灵般的出现在路的两边,一左一右,将骑士包抄在中间。
      又一道蔓延至天边的闪电无声的划过。
      骑士慢慢从斗篷里摸出三张已有些泛黄的悬赏令,兜帽后的那遮住眼睛的阴影处瞬间已燃起了蓝色与金色的两团光。
      一蓝一金两道目光逐一在包围他的三个人脸上扫过,骑士点了点头,一扬手,那三张加盖过萨鲁瑞安赏金猎人工会长方形印章的悬赏令分别飘过了那三人的脸边,上面的画像在那交错而过的一瞬间与他们的脸正好完全对上。
      “果然,又是一个来送死的。”左边那个刀条脸的红发男人狞笑道,脸上那条由眉至嘴角的刀疤仿佛一条红色的蚯蚓般蠕动着无尽的狰狞。
      “史泰克,三十七岁,犯下二十一起杀人罪,三十起纵火罪,五十六起抢劫罪,你不算值钱,你的脑袋只能带给我三百枚金币。”
      骑士的眼光又转向右边那个一脸横肉、体型健硕的中年人:“罗尼,四十四岁,犯下六十七起杀人罪,其中十六起奸杀罪,其他还有抢劫罪、通敌罪等不一而足,你比他值钱一点,但也只能带给我五百枚金币。”
      “至于你,”骑士终于将眼光重新落到灰白的巨人身上:“变种人卡拉里,你这个罪恶的化身,在你还不到三十岁的生涯里居然犯下了帝国法典中的几乎所有罪行,而你一生中所作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为我的钱袋增加三千枚金币。”
      在他的话里,这三个悬赏令上的逃犯竟然已铁板钉钉的成了他钱袋里的金币。
      他的傲慢惹怒了史泰克和罗尼,史泰克拔出了他背后那把足足有一米多长、还粘着斑驳血迹的带有倒钩的厚重砍刀。
      这种头上带有倒钩的砍刀虽然杀伤力很大,但其本身的重量使得一般的人类战士望而却步,因此使用它的一般都是兽人之类的强壮种族,而身材并不算特别魁梧的史泰克只用了一只手就轻松的举起了这把平常人用双手都未必举得起的大砍刀,指向狮背上的骑士。
      “你尽情的做梦吧,小子,当我把你那漂亮的眼珠子挖出来、把你的身体剁成肉酱的时候,你的……”
史泰克的声音嘎然而止。
      一颗被切断器管和声带的头颅是发不出任何语音的。
      还带着狰狞表情的头颅划着一个漂亮的弧度坠落到了污秽的泥地上,他甚至还没能反应过来自己已被断了首。
      鲜血自颈腔内冲天喷出,没有了脑袋的史泰克除了倒在地上继续做他那挖眼剁肉的梦外还能做什么呢?
      骑士的剑仍然还在剑鞘里,甚至连他在狮背上的坐姿都没动一下,就像他刚才从没出过剑一样。
      罗尼的脸色变了,他根本就没看清骑士是怎么出剑的,而且史泰克所站之处距离骑士还有将近十来米,完全就在骑士的出剑范围之外,他怎么都想不通骑士在没有动的前提下是如何削掉史泰克脑袋的。
      卡拉里石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方才也只有他看清了骑士的动作。
      骑士出剑的速度的确非常之快,但他的剑根本就没有碰到史泰克,他只是仅仅挥出了一道凌厉无匹的剑风就轻易斩下了史泰克的脑袋。
      罗尼的脚步正在以一种他自认为无人察觉的速度缓缓后移,他虽然比史泰克更强壮,但他绝没有史泰克那么莽撞,他很清楚面对一个瞬间就能干掉史泰克的对手,再不趁卡拉里还在的时候及时脱身逃走的话,恐怕自己的死状也绝不会比史泰克好上多少。
      卡拉里笑了,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脸虽然已石化,但却让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他在笑,虽然这笑意是那样的森然、那样的恐怖。
      “拥有着蓝、金双色的眼瞳,再加上快如闪电的利剑,和你背上那根还没拿出来的鞭子,如果我还猜不出你是‘七星联盟’中手段最果断狠辣的‘噬魔星’汉克,那我就是个标标准准的白痴,大白痴。”
      骑士慢慢的举起双手,褪下了覆盖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一头黑色的短发和那闪耀着蓝色与金色异芒的双眼。
      “既然知道是我,你们就不该做出伏击我这种等同于自杀的行为。”
      “哈哈哈哈哈!”卡拉里仿佛听到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仰天大笑起来。
      比起他方才的微笑,他的大笑显然更令人毛骨悚然,就连他的同伴罗尼也不禁感到一股深入到骨髓般的恐惧,他从来没有见过卡拉里发出过这样的大笑,这也更让他坚定了要逃走的决心。
      汉克冷冷的看着仰天大笑的卡拉里,短短的黑发在风雨中微微扬动。
      卡拉里在大笑声中突然挥手打出一拳,他这一拳却不是打向汉克,而是隔空击向已彻底丧失斗志、正抛掉手中的钉头槌转身飞逃的罗尼。
      “蓬”的一声闷响,罗尼就像一个被吹爆的气球一样膨胀炸开,血肉脏器四处抛飞到了雨茫茫的半空,又雨点般散落到了水潭与泥地中。
      缓缓放下刚隔空打爆罗尼的灰石拳头,卡拉里止住了笑,血红的眼睛终于迸射出难以抑制的残忍与杀意:“汉克,汉克,知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名气那么大吗?”他伸手指了指地上那无头的史泰克和已成碎肉的罗尼,“因为像这样的废物,实在太多了。”
      白狮眼中燃起了怒意,利齿再次龇起,喉中发出一声低吼,伏低身体伸出爪子作势正要扑出,却感到它的主人轻轻拍了拍它的脊背:“白狮,我来吧。”
      白狮立刻收起了爪牙,顺从的蹲下。
      汉克那深棕色、镶有两排钢钉的靴子轻轻踏到了泥地上,一扬手,被雨水打湿的斗篷远远飞了开去。
      昏白的天空中又有一张网状的闪电无声划过,瞬间消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加入萨鲁

x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铜币 +20 收起 理由
双之哀殇 + 10 + 20 原创文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光之洗礼

纤维 发表于 2013-11-3 21:09:31 |显示全部楼层
战斗很有场面感,希望继续出续集

使用道具 举报

光之洗礼

法理斯 发表于 2013-11-3 22:21:13 |显示全部楼层
整体蛮好,就是格斗描写中残留着一点武侠的味道,略有违和感~~

点评

同感!  发表于 2013-11-5 11:35
你也这么觉得,哈  发表于 2013-11-3 23:00

使用道具 举报

薇丝特 瑞文

神选者

冒险者徽记 旅行者徽记 光之洗礼

kongchanr 发表于 2013-11-5 11:36:49 |显示全部楼层
尤其是七星联盟,如果是英文的seven star还不是太武侠,但是中文写出来,忍不住就想到天罡北斗,还有冥斗士什么的了……

使用道具 举报

铁狮

求索者

光之洗礼

毒吻1978 发表于 2013-11-8 21:34:59 |显示全部楼层
周德东将古龙的风格带进了恐怖小说,受他的启发,我的本意其实也是想把古龙的风格带进西幻中,没想到后来变成了武侠风,呵呵,虽然有违我的本意,但也形成了我自己的风格,不过以后还是会改进一点,加重西幻的要素。
这几天写了不少,过几天再贴一段。

使用道具 举报

光之洗礼

法理斯 发表于 2013-11-8 22:55:5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写说实话不太好把握,其实你可以用更西幻的语言风格将同样的镜头表现出来。咖啡口味还是纯一点的好,对吧。
期待你的后续

使用道具 举报

铁狮

求索者

光之洗礼

毒吻1978 发表于 2013-11-11 18:36:28 |显示全部楼层
  卡拉里脸色一变,就在刚才汉克从狮背上跨下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将他的一股暗劲通过脚底渗入泥地,并精准的转移到了汉克即将落地的地方,只要汉克的脚一着地,他就能控制那股暗劲仿佛魔法师的地狱之火那样冲出地面,将刚一落地还来不及躲闪的汉克炸成比罗尼还碎的碎肉。
  他不惜损耗过多的力量所酝酿的这股暗劲要比刚才用在罗尼身上的强烈了六倍以上。
  因为他眼前的对手是汉克!
  可是……汉克的实力比起罗尼来又何止高了六倍?
  汉克稳稳当当的站到了地面上,那道原本应该破土而出把他炸得粉碎的暗劲居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汉克边慢慢朝前走着边抬起双手紧了紧戴在手上的手套,这是一副并没有镶甲的皮手套,手背处绘有七颗环成一圈的星,每一颗星便代表了“七星联盟”中的其中一位赫赫有名的英雄!
  “没有价值,没有一丁点的价值……”汉克微微摇着头,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着。
  卡拉里浑身上下那覆盖了岩石层的肌肉开始“喀啦喀啦”的膨胀起来,其间绽开的缝隙中竟有一丝丝亮闪闪的金黄色在缓缓流动,仿佛火山中那流动的岩浆,其中一道裂缝正好自他的下巴斜延至眉上,仿佛一条贯穿面容的疤一样使得他的面目显得更为狰狞。
  “汉克,你太自大了,居然没有趁我进入强化状态前攻击我,你很快就会发现,那对你来说……”话未说完,他那硕大的身体已飞扑到了半空,双拳齐出对准汉克凌空遥击了过去“是个致命的错误!!”
  汉克轻轻的一个侧闪,两道恐怖的劲气将他身后的湿泥地炸起了两团三米多高的泥浆雨,面对着卡拉里接踵而来的那居高临下的一脚,汉克反手拔剑、出剑直刺他的脚心。
  剑尖刺中了卡拉里的脚心,卡拉里庞大沉重的身躯却被整个弹得倒飞了出去,两人心中同时一惊。
  卡拉里惊讶的是自己这一记自信可以压扁一头科多兽的力量在那狭长的剑尖上竟像一只皮球一样的被弹飞出去,他以前并不是没有碰上过比他强的对手,但敢这样和他硬拼而且把他弹飞出去,自己却连脚步都没后退半步的对手,却是从来没有过!
  而汉克也是微微一惊,他太明白自己这看似随意的一剑所蕴含的威力了,他原以为这一剑足以刺穿卡拉里的整条腿,却没想到卡拉里全身的坚硬程度远远超乎他的预料,仅仅只是将他弹飞,连块痕迹都没留下。
  卡拉里在被弹飞的同时连连出拳,一团团杀伤力极大的劲气带着猛烈的风声呼啸而来,在汉克连连闪动的身影后炸出一个个黑乎乎的深坑。
  汉克手中剑以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快速划出一个十字,“嘣!!”一连串十字形的火星在卡拉里身上迸发出来,卡拉里巨硕的身形再次倒飞出去,他赶紧将双脚牢牢钉住地面,在地面上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子没有摔倒。
  刚才能轻易削下史泰克脑袋的剑风这次并未能达到效果,毫发无损的卡拉里双臂一挥,得意的狞笑道:“我承认你很强,汉克,但没人能够伤到强化状态下的我,就连你,也不能!”
  “哦,是吗?”汉克另一只手一挥一甩,原本背后的鞭子已握在手中打斜里往卡拉里腰间卷了过去,“那试试这个!”
  鞭子的速度毕竟没有剑那么快,卡拉里一矮身,满以为已躲过了横卷而来的鞭子,没想到那鞭子竟像长了眼睛一样偏转了角度,仍然抽到了他的肩膀上,并象章鱼的吸盘一样自肩到腰牢牢斜卷住了他。
  汉克右眼中金色的光芒一闪即逝。
  卡拉里的身体顷刻间就被一团金光璀璨的火焰给包裹住,“啊~~~~~!!!”卡拉里在火焰中抱头仰天惨嚎起来。
  “嗷~~~……哈哈哈……”貌似痛苦万状的卡拉里竟渐渐笑了起来,火光中的他变得像个火元素一样,“不好意思,我是该这样配合你一下吗?可这些火,实在是连蚂蚁爬的感觉都比不上。汉克汉克,你除了剑,就只会这些玩杂耍一样的把戏了吗?”他狞笑着一把抓住缠在肩膀处的鞭子,奋力一拉,强化后的他力量极其巨大,就连汉克也被他拉得双脚离地飞扯了过去。
  全身燃着火焰的卡拉里举起燃烧的拳头一拳击出,一团火球向汉克迎面射去。
  就在汉克举剑击碎这团火球、被飞扯过去的身形稍稍一滞的同时,在他脚边一个方才被卡拉里击出的深坑中突然窜出一个细长的黑影,这道黑影速度奇快,电光雷鸣间已窜到汉克身后,同时两道银光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直刺汉克的脖颈与心脏!
  这早已躲在泥土底下,并窥准机会发出致命一击的人,才是这场伏击中真正的杀手锏!
  不得不说他的机会把握得极准,他的出手也是极快极快,可惜……他们的对手是汉克!
  威名传遍整个南萨鲁的“噬魔星”汉克!那个传说中一旦被他盯上就绝无逃生机会的汉克!
  他的确刺中了,可他刺中的只是汉克的影子,汉克已化成了一连串后翻的影子,并以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扭曲角度翻到了那条黑影的上方。
  “咔啦!”一声脆响,没有放开鞭子的汉克从半空中轻盈的落下,只是卡拉里已无法再拉动他半分,而那条从背后偷袭他的黑影却已远远飞了开去,在空中打着转坠落在地上滑出去很远,手中的两把银色短剑早已脱手飞出,其中一把无声的插入了远处的烂泥地里,偷袭者那瘦削如蛇般的头颅已扭曲到了背后,双眼翻白,舌头丑陋的伸出嘴外,不折不扣已是个被扭断了脖子的死人。
  汉克从怀里又掏出一卷悬赏令,看也不看的往后扔了出去,那张悬赏令在风中张开并上下飘浮着,不偏不倚的飘落到了那偷袭者暴凸的死鱼眼旁边,如果他的眼睛还能看见的话,正好可以看到悬赏令上他自己的画像:“斯奎特,绰号黑色蝮蛇,邪恶组织黑暗锁链成员,犯下过至少三十七起杀人罪,其中三起与王室成员有关。悬赏金额:一千枚金币。”
  虽然早已石化了皮肤,卡拉里还是陡然升起一种冒冷汗的感觉,脑海中再次闪过刚才的那一幕:汉克就在斯奎特短剑快要触及他衣服的一瞬间腾空后翻,用双脚夹住并扭断了斯奎特的脖子。
  一连串动作熟练而又干净利落,这绝不是仅靠速度的快而能办到的,更需要天文数字般积累起的战斗经验。
  更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就在刚才汉克用双腿绞杀斯奎特的那一瞬间,他就再也拉不动手中的鞭子一分一毫了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他原本就拉不动汉克;这说明汉克之所以被他拉动是为了引出潜伏在泥土中的杀手;这更说明——他自己,完全不是汉克的对手!
  他终于想通了这一点,可惜已经晚了。
  汉克用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右眼中倏的爆射出比刚才更为耀目的金光!
  “轰!”卡拉里周身的火焰刹那间炽烈了千百倍,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太阳,“啊~~~呜~~!!!!!”卡拉里在这团常人无法用肉眼观看的小太阳中狂声惨嗥起来,这次他是真的在惨嗥了。
  没有人可以抵挡汉克的“黄金魔烈火”,至少目前他所遇到的敌手中还没有。
  当那炽烈的小太阳终于逐渐变淡、熄灭的时候,原本硕壮巨大的卡拉里已变成了一块不足一米的焦炭。
  只是这块“焦炭”却还没有死,他那强韧的生命力连汉克也不禁停下了继续前行的脚步来听听他生命中最后的苟延残喘,尽管那已经轻的几乎连蚊子叫都不如。
  “汉克,汉克,你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强,我不得不承认,在你面前,我就和罗尼他们一样,也是他妈的一个标标准准的废物。我们死得一点都不冤。”雨点洒落在“焦炭”上,冒起一股股“嗤嗤”的白烟。
  汉克轻轻叹了口气:“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只想告诉你,其实我的目标并不是你们这些杂鱼。”
  “杂鱼?哈哈哈,没想到我卡拉里居然也会有被人叫做杂鱼的一天,不过,我们在你面前的的确确就是杂鱼,那么,能不能满足我这条快要死去的杂鱼一个好奇心,你这么巧合一路走在我们后面,究竟是为了哪个大猎物?是赏金十万的千眼寄生球魔还是二十万的末世龙牙骑士?”
  仿佛没有听出卡拉里话中的暗嘲,汉克摇了摇头,抬手遥指向了荒野的西方。
  “那个方向是……艾什莫维的狮冠庄园?”卡拉里似乎一愕。
  汉克微微点了点头:“我感觉到在那里,有着强大的魔物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濒死的卡拉里突然回光返照般的狂笑起来,“你会死的!你一定会死的!就算你再强,只要你去了那里,你就一定会死!!哈哈哈哈哈……”
  嘶哑的狂笑声渐渐低沉,减弱,最后终于没有了声息。
  汉克面无表情的将目光从那块已完全没有生命迹象的“焦炭”上转移到了遥远的西方,苍茫的天空中依然还在下着雨,脉络状的闪电依然凄惨而无声的掠过……
  此刻,就在距离汉克大约二十多英里的地方,一大片绿荫环绕的庄园犹如沙漠中的绿洲一样伫立于荒野之中。
  庄园外围的四方都开凿了既深又宽的护城河,保护庄园的护墙虽不算高,但却遍布壁堡,各处壁堡之间全有石阶或栈桥连接,到处可以看到背弓持枪的私兵走来走去,守卫森严。
  在庄园厚重的两扇大门旁边,蹲立着两头高约六米的巨大铜狮,狮头高昂,作势欲吼,狮头上各戴着一顶金光闪闪的皇冠,皇冠顶端处应该镶嵌宝石的地方此时正漫射着乳白色的魔法光芒,显然是由高阶魔法师施于的永不会熄灭的照明魔法,在这两处明亮而又不刺眼的魔法光团照明下,庄园前方的一大片地方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使用道具 举报

铁狮

求索者

光之洗礼

毒吻1978 发表于 2013-12-7 22:13:56 |显示全部楼层
  庄园内的某一处精致的浴室内。
  一个由各色水晶石点缀起来的圆形大浴池正往外蒸腾着袅袅热气,在那云腾雾绕般的白雾中,依稀可以见到浴池中那两个倩丽的身影,浴池上方通风口斜射下来的光束照映出了她们洁白光滑的胴体。
  一个身材略微丰满的俏丽少女在漂浮着多彩花瓣的浴池中划了两下,划到池边转过身来,惬意的往后倚靠在池边铺设的软垫上,晶莹的水珠自那金黄柔顺的秀发和圆润高耸的胸部缓缓滑落。
  “我可怜的妹妹,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怎么还那么怕羞啊?这儿除了我们两个连只老鼠都没有,你还遮遮掩掩的干什么?”
  另一个身材娇小、脸上还满是青涩的金发少女怯怯的缩在浴池的另一角,低着头,双手紧紧遮着胸部,但从纤细的指缝间仍可以看到那一抹雪白柔嫩的丰腴。
  见妹妹没有回应自己的话,姐姐微微有些不开心,她“哼”了一声,伸出雪白的手臂拿起一杯放在软垫边上的玫瑰茶喝了一口,“你说,明天晚上的舞会,洛伦斯,他会不会来?”
  妹妹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低垂着头,金色的头发披下来遮住了她浅灰色的眼睛,“我……我不知道。”
  提到洛伦斯,姐姐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了一丝迷离的春意:“你知道吗,妹妹,上次洛伦斯他来的时候,看我的眼神都和以往不一样了,我看得出来,他是想占有我。哈哈,也许明天,他就会在所有的宾客面前向我下跪求婚了,你说,我该不该答应他呢,嗯?”
  她的妹妹仍然缩在浴池里,没有答话,只是头垂得更低了。
  姐姐闭上了湿润的双眸,脑海中仿佛浮现了明天洛伦斯那张英俊的脸,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不会向你求婚的。”一个声音轻轻在她耳边响起。
  “什么!”她浑身一颤,陡然睁开眼睛,望向她的妹妹:“你刚才说什么?!”
  “啊?”妹妹看似吓了一跳,“我……我刚才没有说话啊。”
  姐姐脸上升起了两团因羞愤而产生的红晕,猛地冲上去对准妹妹的脸就是“啪啪”两记重重的耳光:“这里除了我们没有第三个人了,不是你说的难道是这池子里的水说的吗?你老是这个样子!表面看上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其实你比谁都坏!爸爸,妈妈,所有的人都被你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嫉妒我!嫉妒我比你漂亮!嫉妒我和洛伦斯!我告诉你!洛伦斯是我的!他永远、永远都是我的!你连想都不配想!”
  她歇斯底里的骂完之后将妹妹狠狠的一推,爬上浴池,卷起一条浴巾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妹妹捂着红肿的脸庞望着姐姐的背影,委屈与痛苦的泪水盈满了眼眶。
  快到傍晚的时候,这场下了快要四天的雨终于停了,点点灯火在狮冠庄园中逐一亮起,正门口的两团狮冠上的魔法光团仿佛众多星火中的两颗启明星,将庄园的前半部分照得通明。
  庄园的主楼是一幢占地约一千多平方米的白色平顶建筑,分为三层,装潢风格不奢华,但很简明大气,正大门的上方半浮雕了一只偌大的戴冠狮头塑像。
  相比外面雨后的阴冷,此时在主楼一层那超过三百个平方的餐厅里,灯火通明温暖如春,长方形餐桌上铺设着洁白镶金边的桌布,纯银雕花的餐具、烛台及水晶高脚杯等在桌布上整整齐齐的逐一摆放着,名贵的上好红酒和一道道被很美观的盛放在银餐具中的美味佳肴自然也不会少,两个大壁炉中燃烧着上好的炭木,非但无烟反而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味。
  坐在餐桌顶端主位上的这位五六十岁、身材壮硕、相貌威武的褐发中年人自然就是这狮冠庄园的主人——赫斯达克縠什莫维了,他的宽脸膛上此时正冒着红光,显然已喝了不少。
  “还真是怀念当年跟着国王陛下东征西讨的日子啊,呵呵,我还记得在狼嚎山,我带着八十个人去探路,正好和一队兽人碰上,他们足足有两百多个,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强兽人,当时大家都拼命往外冲,硬是让我们给冲了出来,之后我点了点人数,发现我们有超过一半的兄弟永远留在了那里,当时我的脑子里除了怒火再也没有别的了,让那该死的军事法庭见鬼去吧!我没有归队报告,而是带了剩下的兄弟偷偷杀了回去,我们就像吸血的水蛭一样牢牢的辍在那队兽人后面,用涂抹了毒药的弓箭一点一点的偷袭、消耗他们。当他们转过头冲来的时候,我们就远远的逃开,就这样,当他们狼狈的逃回他们的巢穴时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个,而我们也像衣衫褴褛的乞丐一样回到了营地,幸运的是当国王陛下听了我们的叙述后并没有用军法责罚我们,而是把我调到了他身边,当了他的侍卫长,后来我又跟随着国王陛下参加了很多场战役,每次他都像一个真正的战士一样冲杀在最前面,我跟着他最起码亲手宰掉过一百个以上的敌人……唉,”他轻轻叹了口气,“可惜国王陛下去得太早了,继承了王位的王子殿下又是个喜欢守成的人,当年威风赫赫的帝国十大军团纵然再厉害,如今也不过是养在笼子里的老虎而已,我们当年流血拼命所开创出的大好局面正在慢慢糜烂,等到我们的敌人恢复元气,帝国又将回到强敌环伺的困局,我们的人民也将再次陷入长期战争的痛苦泥潭,唉……埃德加,再给我倒一杯。”
  “艾什莫维大人,今晚您已经喝得太多了,我们还是……”坐在他下首左侧的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略显担心的劝慰道。
  “哦,不不不,苏伦,你是在担心我的酒量吗?这完全是多余的。我可以这么跟你说,这种酒对我来说就和水没什么两样,当年在我们凯旋而归的庆功酒会上,我们喝的可是全萨鲁最烈的塞伦特里烧酒,这种烧酒你知道的吧?对,就是这种可以点燃的烧酒,你知道我喝了多少?国王陛下和我两个人一共喝了足足十来瓶都没有醉!”艾什莫维说着,接过仆人倒上的酒又是仰脖一饮而尽。
  “这么说来,当年大人你之所以推辞了新国王陛下赏赐给你的爵位而到这人迹罕至的荒原中当了个庄园主,是因为对新国王陛下休战生息的国策不满?”
  这话问得有点放肆了,艾什莫维不禁皱了皱眉头,转脸望向话音的源头——那坐在他右侧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长着一头粗硬的黑色卷发,蓄着连鬓胡子,方方的脸上挂着不羁的微笑。
  见到是当年自己已故战友的儿子奥萨朗,艾什莫维只好暗暗叹了口气,放低声调说道:“我老了,再和别人去争那些虚幻的爵位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在这儿当个庄园主自在。国王陛下不想再让我们的人民流血,这也是好事,我有什么好不满的呢?只不过回想起和老国王一起征战的那些年月,有点感慨,随便说说而已,请不用介意。”
  奥萨朗仰首大笑道:“哈哈哈哈,艾什莫维先生,我可不是国王陛下的密探,您完全不必对我那么小心,其实作为一名战士的后人,我也很想披上铠甲,骑着骏马挥剑冲杀在千军万马的最前方,将我们帝国的敌人全部消灭,呵呵,这场面想一想就让人热血沸腾啊,只可惜,现在除了一些很偏僻的地方有些零星的小战斗之外,像长歌平原之战那样庞大的战役已经不可能再出现在萨鲁大陆上了,有时候我真怀疑再这么下去我的剑都快要生锈了。”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留有金黄色中发的青年闻言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冷哼道:“想要战斗还不容易?这附近的荒原上就有不少穴居人和黑矮人盘踞的地洞,还有好些流窜的盗匪和巨怪,只要你现在去那边晃一圈,包你满载而归,如果你怕人手不够的话,我的人,包括我,都可以和你一起去,现在就走,怎么样?”
  奥萨朗似乎是和他斗嘴斗惯了的,一脸的毫不在乎:“哦,我亲爱的麦克兰洛,你就不怕那些肮脏的穴居人弄脏你的剑吗?和你当了那么多年的朋友,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对那些低级的东西也感兴趣,哈哈,我可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我的朋友。”
  麦克兰洛冷笑一声,正想再反驳些什么,却见一个中年仆人走了进来,对艾什莫维恭敬的弯腰禀报道:“主人,外面来了一个骑着狮子的人,请问是否要放他进庄园来?”
  “骑着狮子的人?”艾什莫维微微一愕,“难道是金狮骑士赫特?不过我和他从来没有什么交往……”
  “不,主人,那人很年轻,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而且他骑的狮子是白色的。”
  “白色的狮子?很年轻?”麦克兰洛眼睛一转,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传说中的人来,“他长什么模样?有武器吗?”
  “他长得有点瘦,黑色的头发,佩着一把长剑,好像还背了一根鞭子……”
  “哈哈哈!是他!”麦克兰洛激动地站了起来,对艾什莫维说道:“我真诚的请求您准许他进来,艾什莫维大人,您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汉克!‘七星联盟’中的汉克!”
  艾什莫维一脸的茫然,“七星联盟?”“汉克?”对于一个常日窝在庄园中喝酒的老中年人来说,这两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想扫了麦克兰洛的兴,麦克兰洛是双日城城主的次子,是个很热血的年轻人,经常带着人去荒野、沼泽和山岭等地铲除凶恶,和他年轻的时候很像,他很欣赏这个直爽而没有心计的年轻人。
  “那好吧,请他进来,让我这个老头子看看现在的年轻人中都出了哪些英雄。”
  仆人领命而去,在众人怀着或兴奋或好奇的心情等待的时候,却都没注意到奥萨朗的脸色却已阴郁了下来。
  “七星联盟的汉克?好像是个很有名的赏金猎人吧?他怎么会到这儿来?”
  “可能是正好路过吧,这种赏金猎人居无定所到处游荡,做事肆无忌惮,动不动就出手伤人,法律对他们来说和擦屁股纸差不多,照我看来他们和那些流窜的罪犯一样,都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不安全的因素。”
  “我看也不一定吧,我的侄子就在多里尔的赏金猎人工会里做事,他说平日里接触到的那些赏金猎人虽然看上去有点凶恶,但其实都是些挺好说话的人,只要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来把你怎么样,毕竟他们的目的就是钱,没有报酬的杀人,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亏本生意,不是吗?”
  ………………
  餐桌边的其他宾客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了起来,显然他们都不怎么了解汉克,甚至不怎么了解赏金猎人这个职业。
  事实上,汉克根本就不是赏金猎人,“七星联盟”中没有一个是赏金猎人,只是他的行径凑巧和赏金猎人相似罢了,对他来说,融合某些魔物的特有能力要比领取赏金的意义高出一万倍。
  当汉克瘦削的身影出现在餐厅两扇大门中间时,所有正在说话的宾客全都闭上了嘴,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艾什莫维,都感到了一阵令人说不出的压力,虽然并不强烈,但没有人怀疑这绝对是一种只有从无数次的血海拼杀中才会凝聚起的摄魄力。
  “真的是汉克!那个在黄昏海峡之战中大出风头的汉克!我见过他的画像!我认识他!”麦克兰洛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声喊道。
  “也是那个坐视自己的朋友被杀死,自己的爱人被侮辱的汉克!”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紧接着在餐厅中响起,麦克兰洛诧异的转头望向发声的奥萨朗,却发现他这位平日里开朗爱开玩笑的好朋友此刻正一脸寒霜。

使用道具 举报

光之洗礼

矛战 发表于 2013-12-22 10:33:50 |显示全部楼层
留名MARK一记,以后再慢慢看

使用道具 举报

黑色灾厄——“暴食”

神选者

qyf3772211 发表于 2014-3-30 22:33:11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更新呢,催更啦催更啦!
话说汉克也是个不挑剔的勤快人啊,在做主线任务的同时还不忘顺手做几个支线赚点零头。如果是我,渣渣任务给我拿一边去!哥从来不接一万个金币以下的任务!看什么看!哥就是这么豪!

我要给铁狮点上32个赞!不过再次看到铁狮这个词我想起了凤凰大人在当年的《奇幻》上挖的千年大坑还没填啊……《镜魔》《第七颗头骨》《银色黎明》当中提到的一个邪恶佣兵组织“血狮”,哎……要不要冒名顶替帮他写个结局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2006- ( 苏ICP备15007101号 )

GMT+8, 2024-5-19 07:47 , Processed in 0.03025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