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5677|回复: 50

(原创)遨游多元宇宙 序篇、第一篇更新至第六章 [复制链接]

太湖甘棠 该用户已被删除
太湖甘棠 发表于 2007-5-5 16:39:28 |显示全部楼层
遨游多元宇宙7 T  [- W5 C- p$ j& M
5 b  J6 C9 S( j. e$ X! z% ~
             序篇 银月城的陷落8 U0 l; P* ]. P' H! ~: {

3 t" C8 E9 P, A' w) J6 `             第一章 考核(上)
2 H# g' C# P# n* \# y0 z
- D) ^1 F8 d5 c清晨第一缕阳光划破天际,照亮了银月城魔法大学高高耸立的法师塔,照亮了法师塔顶那颗硕大无比的红宝石,这颗稀世奇珍在初阳下闪烁着美妙华彩的光芒。
8 T' S" p7 P# N5 b
; T/ H# z& |4 A/ O  高大的法师塔是魔法大学的主要建筑,在拂晓的阳光下,是那么的庄严肃穆、冷峻孤傲。穹形的金色大门装点着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翡翠、玛瑙等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这些被施加了魔法效果的珍宝闪烁着五彩光芒,足以让每一个看见它们的人都感到眼花缭乱。; \6 g. [: A# P: B) s! c, f1 g

% u  c3 F2 F! Y9 f  身穿黑色长袍的法师学徒们正焦急地等候在大学的正门口,有的凝神伫立,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沉思默想。
' l6 E) V8 Z: I
: y* q2 S  x1 O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独自倚在墙边,高瘦挺拔的身材使他显得相当出众。明亮的双眼注视着天边的朝霞,脸上透着三分坚毅,七分智慧。0 @5 f3 o* a3 K. x' p$ J6 F" w+ e# l# W

! i2 I2 F: k1 P' O7 ]0 A  一年一度的法师学徒毕业考核典礼即将举行,学徒们只有在向导师证明自己已经拥有施展一级法术的能力之后,才算完成初级法师学业,正式被授予法师称号。只有通过这次考核,学徒们才能进入大学的更高层次继续深造。6 z9 c5 M, ~; j
' {  i5 C$ u# M4 ^6 a4 z# P! \% J
  银月城魔法大学是目前费伦大陆最高级别的魔法学校之一,它聘请了诸多资深法师担任学校的教授。在它图书馆的书架上能找到几乎任何大陆出现的魔法,在它的实验室中拥有最完备的设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也是全大陆法师们心中向往的圣地。
! H8 e' m- X5 M
: N0 Z+ o- P. d. F  一道魔法光芒闪过,学院大门缓缓开启。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出现在门口,用他们那宏亮的嗓音说道:“各位学徒,现在请进入学院。”3 K1 T0 M' ~; L) P1 m" k& F0 ~
& L  N- s) V0 Q) j, Z  [
  学徒们静静地走过宽阔而金碧辉煌的通道,进入了通道尽头的一扇大门。
+ e; W. ~) ^" o# C3 A3 ~
3 K( I, d) A$ }, x' h; q  一个宽广的大厅展现在众人眼前,厅中到处摆放着各种各样用来试验魔法的仪器、装置及魔法物品和施法材料。大厅顶部及墙壁上,五颜六色的魔法灯闪烁着神异的光芒,或暗淡柔和,或光辉夺目,将整座大厅装点得美伦美奂。% ~  y! ^' L0 K8 |3 S! u: [

( ?" U' W$ ^8 j4 ]  一位身穿银色长袍的法师站在高高的法坛上,他英俊挺拔,神情庄严,双眼闪烁着神奇的光芒。他看上去相当年轻,三十多岁的样子,手持一根金色法杖,俯视着陆续进场的学徒们。
# D8 w8 g  D% L% c4 V+ k- i% l4 C! J# \& T7 _
等他们在法坛下站定之后,他才开口,语气舒缓平静,但又不失威严:“各位学徒,我,银月城魔法大学高阶法师弗里德曼,今天负责主持一年一度的法师学徒考核,希望你们能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施法水平。”
6 j  C9 o: ?! J8 z( @* r  R6 t
4 l) H/ Y& _6 [$ V4 P. k# F& ~# _  他庄严地走下法坛,来到一台形状复杂怪异的魔法仪器旁边,语重心长地对学徒们说:“这台仪器是多年以来银月城魔法大学用来进行初级法师学徒考核的仪器,它能无限召唤我们这个大陆上最低级的怪物之一——地精,来作为你们的考核对象。你们必须在这些怪物身上证明自己已经拥有了准备并施展一级法术的能力,才能获得法师资格并正式成为一名法师。如果不能通过考核,你们可以选择退学或留在学院继续学习,参加明年的考核,直至获得法师资格。”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如果通过了考核,你将获得银月城魔法大学的法师称号。你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学院进行更为高深的魔法学习,也可以选择跟随冒险队伍开始在费伦大陆的冒险历程。”. b/ I8 j! f2 T( H; O+ k
5 A# W  C& N! e2 }
  年轻学徒们脸上神情各异,或愁眉苦脸,或忐忑不安,也有人显得胸有成竹。那位出众少年的自信目光正紧紧注视着眼前这台仪器。
& D- H. r( k. K/ c& F
! P" S) U/ q5 r' {+ ]+ y7 R  弗里德曼导师宣布:“考核现在开始。”0 Y; [8 \$ O% p

5 R$ S/ n( t9 q只见他念动咒语,举起右手,掌心向上,一道白色的魔法光芒从他手上飞出,快速射进了寂静无声的仪器,只听得一声轰鸣,整台仪器喷射出耀眼的黄色光芒,它已经被弗里德曼用自己的魔法所启动。
& R. N* g5 E  x0 }+ m5 |* M# t
, O1 d- J/ ]; p2 p' J8 V, y, A+ S  魔法仪器分为许多种类,它们的功能也随着制造者施法能力的高低而有大小之分。哪怕是同一台仪器,它能发挥的效果也随使用者魔法能力的高低而有所不同。
: {9 n1 N/ ?) |% T% T/ S0 I
! O/ |) m- \+ _; M8 \  魔法仪器和魔法装置给费伦大陆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但它们一旦使用不当或发生故障,也有可能带来相当大的灾难。古代辉煌的魔法文明——耐色瑞尔帝国,就是因为大奥术师们所制造的极品魔法装置——密瑟能核一次灾难性的故障而毁于一旦。眼前这台必须靠魔法才能启动的仪器只是一台较为低级的“产品”。
% a% b1 h0 k: L; r- C% a$ K. s8 b
% ?' }( _3 H1 {. Q7 z  随着仪器的启动,一个红色的传送大门逐渐张开。弗里德曼对学徒们说:“等地精出现以后,你们就对他使用自己已经准备好的法术,并以此检验自己的施法能力吧。第一个!”
6 s2 L$ V/ B/ K2 o9 [+ F$ |4 W& a* K0 e$ ^  V/ l8 n, j/ `- R
  一名学徒走到仪器跟前,他穿着华贵,神情傲慢,显然是一名贵族子弟。由于学习魔法需要耗费大量金钱,因此,除那些导师们认为极有天赋、潜质,并主动为其承担学费的孩子之外,通常只有付得起费用的贵族及富裕的商人子弟才有资格进入学院学习。但由于贵族、富商子弟是魔法天才的概率很小,绝大多数最终都无法完成学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目前费伦大陆法师并不多见的局面,也是后世法师始终无法重现当年耐色文明辉煌的重要原因之一。4 B* q# W/ t, y6 Y6 m! f
+ s1 c1 G2 }7 [5 L7 m: b* P! K
  突然,传送门中出现了一个怪物的身影,棕黄色的皮肤,虽然也像类人生物那样拥有双手两足,但身材矮小猥琐,目光中透着邪恶与蠢笨。这正是费伦大陆最弱小的怪物之一——地精。虽然成群结队的地精对冒险者来说具有相当威胁,但面对单个地精,哪怕是刚学成的冒险者也足以应付。
' K+ H- `1 W0 h; ]9 m
2 I5 r0 X. T+ s: [  I, G  贵族子弟念了一声咒语,一道透着寒气的白光击中了地精,遭到攻击的地精怒吼着向前扑来,却被一个白色光圈束缚着无法脱身,紧接着又一道白光射中了他,地精惨叫一声,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P$ r! l9 m+ G6 r2 _; T8 L' f( `
0 l  p4 `$ M0 a) X3 a
  学徒中爆发出一阵掌声。" ^# ?8 r0 B1 D4 f( _

: B3 Z0 o  {$ p3 H1 v3 @* j“不错。”弗里德曼说道,“但你使用的冰冻射线只是零级戏法而已,那是每个魔法学徒都能掌握的,这也说明你的施法水平依然只停留在学徒等级,还不能成为合格的法师。这次考核你没有通过。”
* t+ b9 S7 F7 o$ R
4 q3 ~. }7 u! I! s! K& M& X$ ~1 K# y“可我缴纳了高额学费!”贵族子弟分辨道。
$ X* d$ C  a2 H/ G8 O- C+ L# L+ C$ [' G4 `& g/ q7 B
“除非你能证明自己已经拥有施展一级法术的能力,否则你就不能通过考核。你应该也知道,最终完成学业并顺利成为一名法师的学徒,只是极少数人而已。”导师回答说。: Z' o( J1 s1 R2 W- K3 j- G

) M0 g7 ~8 H  V这时,传送门已经将第二只地精传送了过来,又一名学徒走了上去。除了那一身黑色学徒长袍表明了他的法师学徒身份外,他的脖子上、手腕上、手指上带满了黄金珠宝,显得铜臭味十足。
) e1 m3 p# r8 f9 @3 Z4 T3 w% O1 j& P1 {
这名学徒显然出自富商之家。他念起咒语,那个棕黄色的小怪物顿时头晕目眩,双足站立不稳,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随后,他又接连射出两道绿色射线击中地精,酸液溅了一地。地精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 S# O! X4 U, O7 K3 p, P& a
6 n# n- l3 l1 q, d也许是受到刚才贵族子弟没能通过考核的影响,场下的学徒们一个个默不作声,静静等待导师的裁决。! x; `- S/ P* `3 {) q. p: u1 V
5 m$ X) f) S. k( ^$ m9 P/ `0 N
“好,”弗里德曼说,“你不但能用攻击法术打击对方,而且还学会了先用诅咒性魔法削弱并限制对手的行动能力,这也是一名法师应该具备的素质。但非常遗憾的是,你刚才所使用的眩晕术和酸液溅射仍然只属于零级戏法的范畴,所以你没有达到此次考核的要求,不能通过考核。”
2 }7 B. R, K/ @, V1 ?
7 o( z* v1 @* ^; k1 b# f5 a这位学徒似乎显得非常洒脱。他满不在乎地拍拍胸脯退了下去。他来这里学习魔法,本就没指望能成为一名法师。父母送他来的目的,只是想让他来这里镀一下金,今后能对人夸耀说自己有个会魔法的儿子而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Z$ n! Q# U" Z( T6 W1 b3 k6 C

; w0 D8 n: C. ^( R接下来出场的是一个娇怯怯的小女生,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她在对地精射出一道冰冻射线之后,第二次念咒时却突然晕倒在地。8 L$ X* k8 s/ H3 l
" f: e6 i0 A, K+ h# v' v
导师宣布:“伊莎贝尔施法失败!”众人议论纷纷。只见那位少年赶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子,并郑重地将她交给守侯在一旁的卫兵。平时这位伊莎贝尔小姐自恃出身名门,常常不以正眼瞧人,所以同学们都袖手旁观,甚至有人幸灾乐祸。只有少年不计前嫌,施以援手,尽管他也在被藐视之列。  ?8 {" ?& p6 H: [9 ~

: a0 }6 M6 x' L7 i# u1 l- _: ^施法者在施法的时候,如果受到敌人用近身,尤其是远程武器攻击,而施法者本人的精神控制力不够强大的话,很有可能导致法术施展到中途就被打断的情况。施法中断对一个施法者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它不仅使施法者浪费了一个当天已经准备好的法术,更要命的是,它造成施法者丧失一轮宝贵的,甚至可能是生死攸关的行动时间,给敌人以继续攻击的机会。不少施法者就是因为被打断施法而最终使自己丧生于敌人之手,而不少冒险者在面对拥有施法能力的敌人时,也都以竭力打断对方施法作为一个重要的战术环节。因为在战斗中,尤其是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一次施法的成败往往决定着战斗的胜负乃至双方的生死存亡。5 H! M' B3 J7 ?7 q# s( k& X% h' Q

* d$ f1 b. a8 H" Y; S6 |正因为施法中断的严重性乃至致命性,几乎所有施法者都致力于学习并加强一种技能——专注,它能有效降低在被干扰的情况下施法失败的几率。  h* d/ X' D! ~( \5 q, H. M- A% M( o

# K6 k. Y; A* r专注技能能使施法者在施法时精神更加集中,即便遭到攻击乃至受伤,依然能有效地施放出魔法,从而扭转战局。当然,这项技能仍然需要随着施法者能力的加强而不断提升,因为如果它修炼不够的话,在遭到实力较强的敌人攻击时仍有可能导致施法失败。! g/ ^2 |6 u+ p

! v/ v$ m3 W& e而正在学习阶段的法师学徒,即使在未受到外力攻击的情况下,仍然有可能因为自身精神控制力过弱而导致施法失败,刚才伊莎贝尔就是一例。; X4 C- U& v  j( x$ Z  K4 z
% _5 I- O, u8 @$ g, @
卫兵将伊莎贝尔抬走后,考核继续进行。又先后有十多名学徒对召唤而来的地精进行了施法表演——不错,只能称之为表演,因为他们不是只施展出了零级戏法,就是像伊莎贝尔一样,施法失败。
+ R' |' X0 s* i4 `( l
1 G" |' {7 j# R! z# z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学徒通过考核,现场逐渐陷于一片沉闷气氛中。/ u5 y* `. ]7 W! J9 `  [1 P" E) D9 w
, B+ n$ q* p* r, L
“下一位,菲德里奥!”弗里德曼对那位年少的学徒说。导师心中默默地祈祷,祈愿自己的爱徒能不负自己的精心培育,顺利通过考核。% q/ |6 v) q6 u' c  O8 s

' W1 ]6 O) W. E" s, n学徒中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冷眼旁观,他们不希望这个不属于他们同一阶层的同学能取得成功,但对他的实力实在心中没底。在与菲德里奥同窗共学的三年中,这些有钱的少爷小姐们常常轻视他的出身,却从来没有机会嘲笑他的品行与实力。8 Y3 t. Z; s  s+ i

8 v) R5 X/ z4 n2 K! h菲德里奥还只有七岁的时候,父亲突然离家出走,不知所踪,母亲一人含辛茹苦抚养着他。他生性孤僻、动作不够敏捷,在小学阶段时就经常受到同学们的欺负、侮辱。这一切都令他小小年纪就备尝挫折之感,童年的遭遇在他心中投下深深的阴影。
) \1 o0 u# O5 o1 e1 O+ D* F/ g& g; l$ h2 T* h+ }/ ^
幸好,他有一个好母亲。母亲一直给予他鼓励与安慰,激发他的自信心。母亲很早就发现了他对魔法的浓厚兴趣,在小学毕业后毅然放弃了让他继续上中学的计划,而是希望能将他送进魔法学院。
6 Q$ a  c0 K% ^) v  y) h" U+ ]. @' T" K, c
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当教师的母亲虽然并不贫穷,但也绝对供不起学习魔法的巨大开销。幸好母亲认识他的恩师弗里德曼。弗里德曼看中了菲德里奥的纯洁、善良,更看中了他在魔法方面的巨大天赋,毅然替他承担起一切学习费用,使他得以成为银月城魔法大学最年轻的法师学徒。; c) U" ]- N& e6 l4 J8 d4 _% u

6 e# @2 o) R$ O2 n在魔法学院学习期间,菲德里奥畅游于神秘的知识海洋如鱼得水。他如饥似渴地学习、钻研,力图掌握尽可能多的奥术知识。一年之后,他就已经学会了几乎所有零级戏法,成为学徒中的佼佼者。尽管那些出身高贵的同学始终对他存有轻视之心,但母亲的安慰和导师的激励给他以巨大的学习动力。- g% [5 [! p& z0 _' O( \

3 q( `3 Q: i5 Z9 l$ u一年前,只有十四岁的他参加了当年的学徒考核。但那次考核对他来说却是一次相当失败的经历。他战战兢兢的对地精施展了眩晕术。但这次施法竟然被怪物豁免成功,没有造成任何效果。
  ~1 Z2 `) l5 H# f% u& |3 q! j% `7 ?  a3 X; g
虽然那时他还未到参加考核的年限,提前参加考核本身只是一种尝试,是对自己魔法能力的一种检验。但自己的法术被对方成功豁免,仍然让他感到深深的挫败。
, A* b9 ]! D1 `5 ]) U6 B# V+ `  A7 X
“就这点水平,还来提前参加考核。”“也太不自量力了吧。”那些一向看不起他的同学们哄笑之声不绝于耳。4 \2 k3 t# h# E4 ?; x( _
/ m+ I( b! q2 Z9 ^! B
菲德里奥满脸羞惭之色,恨不能让大地裂开一道缝,钻下去再也不出来。
' d) L5 v+ b9 X! d! }2 p* q5 i3 c, z6 u3 n
“让大地裂开一道缝,这该是几级魔法的效果呢?”后来他经常以此自嘲。: K3 N0 C0 Q! b7 C9 j) H4 p0 u

' q6 C7 q: {" W' e) `然而,更糟糕的事还在后面。就在菲德里奥品尝挫败感时,仪器突然发生故障,失去结界束缚的地精怒吼着扑向了他,身手并不敏捷的他没能躲开这次攻击。尽管他的体质并不差,但当时终究只是一个脆弱的法师学徒。; E& ^+ [, _+ n. p) ^- ~6 A
. @1 O% {3 w6 O$ X
地精的利爪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导师虽然立即施法消灭了怪物,但沉重的伤势依然让他一连昏迷达七天之久,直到母亲和导师将魔法女神密斯拉的高阶牧师从神庙中请来并为他施展痊愈术后,他才保住了性命并得以逐渐康复。
2 M) ^% C: Q' K/ t
5 l. Q- ^3 S2 \  X" F; Y5 `1 d他一度心灰意冷,甚至想就此退学并放弃自己的理想。但母亲的信任和导师鼓励的眼神使他重新振作。他找出了自己法术被轻易豁免的原因,并以此提高自己的施法质量。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的魔法水平突飞猛进,很快就获得了准备一级奥术的法术位,已经在事实上成了一名真正的法师。
2 @3 d/ }; T( D# X. X% t& \( p
3 X( ~5 L$ j* s; B9 [7 K在这一年中,他时常独自一人来到银月城郊外的密林或山谷中,寻找一些小型怪物试验自己的法术。虽然遭遇过几次危险,但每次都在自己的法术下化险为夷,而他也由此得到不少宝贵的经验,更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实力。3 P6 ^  L- v2 b& y, N
2 O4 F5 K% r" U/ n
所以这次考核对他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他日夜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 B  y7 z8 w' Z/ o) R/ E- G) r; E; z1 W* }  B
此时,他镇定自若地站在仪器前,准备出手。
4 W( x* E. C+ {8 o1 i. D
; Q8 `8 I. I3 w: @' x# ?0 M8 P可就在这时,仪器猛然抖动了一下,红色传送门急剧扩大,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地精一起冲了出来。弗里德曼连忙念动咒语。一道白光闪过,仪器暗了下来,停止了运作,传送门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N* ]/ N& B: ?2 A
+ Z/ k" v: |7 \* u( Y
然而,已经有六个地精出现在了大厅中央。
andyxuwei 该用户已被删除
andyxuwei 发表于 2007-5-5 17:12:57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有些不忍心看着地精族被惨杀。
, [8 A' J' v9 @# u
! M- y$ C* @% g  通畅的文笔。* i5 W! T" e( F; F
不过我觉得第一位测试者的表现很好啊,与第二名一样成功击杀地精而且附带束缚效果。为什么第二名通过而他没有?厨师都知道,最简单的菜最难做。以魔法等级而不以质量评价实力,在这个有名的学校MS怪异了些……  H: k  b0 P+ L

$ y# ^9 p' U% ]0 O) l1 S" HLZ的到来让原创大军又壮大了一分,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太湖甘棠 该用户已被删除
太湖甘棠 发表于 2007-5-5 17:25:53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多谢楼上支持,能让在下有继续下去的动力,原创也需要有您这样的读者。5 u  `2 F& v- ^9 l
第二名也没通过,因为根据龙与地下城设定,必须能拥有施展至少一级奥术的能力(拥有一级法术位)才能成为法师。像博德、无冬等游戏,刚出场的第一级法师都至少有一个一级法术位,而那几人都没有,所以只能算学徒。
* W; l8 Q0 N& Q0 t8 p我基本上准备按龙与地下城3E规则来写这篇小说,2E还不太完善,而3R对法师的削弱又太厉害。- w/ v2 Z6 C0 C$ W* o! R
当然,随着小说的进行,特别是到后期,免不了会有不少超出规则的YY,希望各位严谨的龙与地下城的朋友莫怪。

使用道具 举报

黄昏的守望者

求索者

光之洗礼

塞斯 发表于 2007-5-5 18:18:19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欢迎LZ来到原创区哈。5 @. c' r9 ?# q+ q5 W, z6 }
基于DND规则的文,不错的尝试哦,请继续努力吧

使用道具 举报

飞鸟-流云

求索者

kong 发表于 2007-5-5 19:13:22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哦

使用道具 举报

太湖甘棠 该用户已被删除
太湖甘棠 发表于 2007-5-6 12:49:5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考核(下)
0 {& i  P& U6 ?) u( V" W
6 {3 Y4 K  s3 F% ^' I4 |+ u; `, i
/ o# ~" X6 ^; e8 |, k7 p+ S: y 在这些地精中,有一个家伙几乎跟人类一样高大,这是比一般地精更为高级,更为强大的地精战士!# c, c' M( ~8 B5 f& A# W. m

" o. h1 A8 {0 w* P如果说单独的普通地精几乎只能任任何冒险者宰割的话,地精战士对初级冒险者来说就是较为危险的对手了,更何况此次在他身边还有五个跟班!2 a/ D0 z( ~/ e  A4 Z  n

- h* B  M# r! {8 |8 s现场一片混乱。学徒们惊恐地四散而逃——他们还没有过任何冒险经历。而卫兵却偏偏因为护送刚才昏迷的学徒而尚未归来。6 C- o' q" S! \& R
   3 p  m5 {+ l. X. H, J; x' Z% d/ ]
   恐怖的气氛笼罩在大厅之中。
; W. O4 {! @3 b9 N" S/ I1 E) o  f. I0 Q
, j% i. V: `6 \; m: q" }. L“真是太糟糕了!”弗里德曼刚准备施展火球术消灭这些怪物,却发现菲德里奥突然失去踪影。6 X; S2 n) q: T/ }2 A9 x
8 Q  u7 R; I9 Z" L/ A4 C/ o2 o
一阵不安涌上了弗里德曼心头。“这孩子,他会去哪了呢?”去年爱徒险些命丧怪物之手的那一幕又浮现于他心头。( A8 H: C& N, {  ~' y) \! N
$ Q( k1 G% Z- m  c) k
但他的担心仅维持了数秒,就听见一阵咒语念颂声。
% W5 |7 K$ X$ x: ^! _! @" n1 T( p! y
菲德里奥忽然出现在这群怪物面前,一道五彩缤纷的魔法光芒从他手间飞出,呈扇形射向地精们。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束光柱在大厅中晃动,煞是好看。当光芒暗去之后,地精们全部呆立当场,恶毒的小眼睛褪去了凶光。
; w. r, E3 v- p& {1 q1 A- Q9 M4 S) j$ z
“好一道隐身术!好一道七彩喷射!”弗里德曼由衷赞道,话语中充满兴奋。5 Q" F  X" W: ?( J- Q9 B8 s4 K0 x

! e) y- H+ ]' v9 h% t2 l原来,菲德里奥在感到仪器出现异常之后,立即施展隐身术将自己藏了起来,随后趁同学们四散奔逃,地精们因为暂时找不到目标仍聚拢在一起的那短短一瞬间,向他们施展了一级范围法术——七彩喷射,该法术作用范围内的所有敌人都必须作一次豁免检定,失败者立即被震慑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他们无法进行任何行动。这个法术他已经多次使用,并依靠其击败了不少怪物,而且他自身的超高智力也使他施展的法术变得更难以豁免。虽然今后随着施法者能力的提升,七彩喷射的作用会被其他更高级的类似魔法所取代,但至少现在,它仍是菲德里奥赖以克敌制胜的重要手段。
/ I  x8 e3 u; O: j& C8 S. ^) a, \- m4 t9 `& t3 i, w6 z3 m, q+ X  |( c
地精们被全部震慑后,菲德里奥念动咒语。一道火焰同样呈扇形烧向怪物们。: V% V1 u, S* c4 Y5 i
- B9 E# c0 v) E, o2 }% j
“燃烧之手!”弗里德曼望着爱徒,大声叫好。这也是一道一级法术,是法师在低等级情况下面对成群敌人时的重要攻击手段。但它的缺点在于,跟许多范围杀伤性法术一样,它也会对作用范围内的非敌意目标乃至同伴构成伤害。7 G. x/ x" w  q- x! x. t

, C; g7 x( J6 d  J/ m9 F五名普通地精在火焰飞过之后立即倒在了地上,身上还留下多处被烧烤的痕迹,不过那名地精战士虽然也受了伤,但由于身体较为强壮,燃烧之手的威力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太明显的印记。* x, B! _& {# F( }. C9 ?

( d. n' T( \" t+ H菲德里奥趁怪物仍处于被震慑状态的瞬间,一边念动咒语,一边快步冲到他身前。
& r; t0 ]# n  ~' H% k: t& x3 w  ~) t5 C+ K9 |( z- Y5 G/ p
“轰!”一道形状不甚规则的黄色火柱从地精战士身上冲出,几乎烧到了天花板。
% K# ]; X  G; P: Y1 j) h# N
& V/ K4 x& H2 q2 W8 R& ?“爆炎术,二级法术!”弗里德曼颇感意外地欢呼。同学们停止了逃窜,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 O. S" z* }. ^6 H4 _
0 q! F# |0 a9 D1 _爆炎术是奥术施法者早期对付难缠敌人的重要法宝,尽管它因必须走到敌人跟前才能施放而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q7 P3 ^5 \# m5 B3 d# N3 G
% a3 ]( d& M0 x$ p' Q# f
菲德里奥立即向后退开,因为七彩喷射的震慑效果即将过去,敌人马上就会恢复行动能力。
3 E$ g' y# e2 r
1 Y# m0 u6 Z0 B又是一道火柱冲天而起。原来,除非通过豁免反射成功,否则爆炎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会持续折磨受术者,直到其倒地身亡为止。
1 T7 }! A% T* G' n  G( N
- f/ q# T' v! D7 n3 J1 I* d: x一声尖叫过后,地精战士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怒吼着扑向少年法师。弗里德曼在心里为爱徒捏了把汗。! }' w/ i# q4 m  r
9 Z  q+ f# V8 S/ r
菲德里奥手中忽然射出两枚银色小光球,准确无误地命中怪物。
% y1 \2 e" ?/ B3 ~/ k$ r
0 A) y7 e! O. o% u又一道火柱升起,地精战士终于在惨叫声中倒在了地板上,身上兀自残留着多处被魔法火焰烤焦的伤痕。1 M8 H9 z! S( t, }' N% ~0 k* R

5 f' V9 j7 T5 [  P0 Z! ^现场一片寂静,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眼前这位勇敢的少年身上。由于菲德里奥的速战速决,大厅中摆放的设施及施法器材甚至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6 |9 s7 s% J% M# I8 `/ V1 T: G& E4 ^: W9 p" W0 I/ U
“好!太好了!”弗里德曼首先打破了沉默。他激动地拥抱着年轻法师。“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好孩子!”导师说道:“将来你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大法师!”
0 d8 a: L2 L  f- B
$ i: v$ D- W3 U% l8 P方才四散而逃的学徒们重新聚拢到了一起。平时被轻视的同学,此刻却成了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刚才的变故虽然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时间,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菲德里奥已经向他们展示了一名优秀法师所应具备的良好素质。. u2 U$ V* t- p- G" X/ Z
, u" U& _5 b; f5 _1 {+ m
“了不起!”“好样的!”“菲德里奥,你是我们的骄傲!”
( h6 s' [! `" W
! M9 x) a3 ^& c' `! Z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有弗里德曼心中清楚,他的爱徒方才一连施展了隐身术和爆炎术两道二级魔法,不仅超出了考核要求,而且也意味着他已经是一名三级法师了——只有三级法师才能学会并施展二级法术。/ W/ E6 u9 ~# ~  H9 y$ X

- A# f1 i( F: C0 U弗里德曼很快就修好了仪器,考核继续进行。然而,在接下来的考核中,竟然再也没有一人能证明自己能施展一级法术,也就是说,再也没有一人能通过考核。由此可见,想要成为法师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1 h  {+ ?0 i" g$ _8 x

2 w% R# i, |4 W- W% I. o6 Z7 U4 y学徒们虽然失望,但却心悦诚服地逐渐散去,结束了这一年一度的法师学徒考核。! k- e* r7 s* s

8 g4 A3 k1 e: i" ~% _! \0 n弗里德曼愉快地对菲德里奥说:“孩子,跟我来吧。”0 M. T$ J7 ^/ t8 }# q, A. k. z& z9 G

& s4 K+ w* ]9 Z他将年轻法师带到了另一个大厅,这个大厅跟法师学徒考核大厅一样宽敞、明亮,墙壁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法咒文。菲德里奥知道,这些咒文其实就是一个个魔法阵。这些魔法阵都蕴藏着惊人的力量,如果外来者胆敢私自闯入魔法学院,他首先将面对法术陷阱和这些魔法阵的拦截。1 n: {1 N0 D; ]4 g5 U
4 V4 R5 N9 A  X6 }  }
只见许多白发苍苍、神情严肃的年长法师已经在厅中等候。他们的眼中无一例外地流露着赞许的目光。+ J/ j4 j- e! h
8 _& [1 }' [/ V7 F  u
大厅正前方是一个被各种法术效果保护着的,光华四射的高台,弗里德曼领着即将转正的年轻法师缓步走上了这个高台。
- X+ m+ y+ p8 X6 E% m3 j! f' g4 l2 l
( ?* \4 V& l1 R0 L' V* F“现在我正式宣布,出生于银月城的法师学徒菲德里奥,已经通过本学院所举办的初级法师考核,正式成为一名法师!”弗里德曼庄严地宣布。( {, L0 q& ~( Q
. q: N0 I) f3 z+ j
一件镶有花边的白色法师袍交到了菲德里奥手中,他立即穿上了这件象征初级法师身份的长袍,同时也标志着他正式从法师学徒一跃而晋升为一名法师。7 h8 T6 f5 a- T' L9 v

# e# w1 W* _$ C; C$ j弗里德曼又将一根银白色的,雕工精致的小型法杖交给了少年法师,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你的努力没有白费。但你一定要牢记这一点:奥术力量是用来行善而非造恶的!”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这是我制作的魔法飞弹之杖,它虽然只能让你使用一级法术——魔法飞弹,但却不像其他法杖那样,存在着使用次数的限制。所以说,它在关键时刻能给你带来很大帮助。”
  n) i1 B( u* P5 e; D; y% M$ }/ w8 T- t. }
“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会照您的希望去做的。” 菲德里奥双手接过法杖,心中对导师充满感激之情。
+ b, |. S' ?+ b, W) ?( S0 Q8 O! _
. @% w6 |, R. A. u1 v% m仪式结束后,他们离开了大厅。在长廊尽头,弗里德曼施展法术,打开了一道沉重的铁门,长长的台阶展现在他们面前。
0 S: l" Y* G- g5 u5 O3 s
/ N5 r1 {. b* ~# X“这就是通往法师塔第二层的阶梯,只有正式成为法师,才有资格进入那里继续深造。”
! Z# ?+ |, I# _) j& {- _0 ]
  ^9 C. w5 g; W0 X* q$ v师徒俩缓步走上台阶。弗里德曼想起当年自己也是在通过艰难的考核之后被正式授予法师称号,然后由自己的恩师带上这只有正式法师才有资格进入的法师塔二层。回思过往,恍若隔世。
7 m1 Z- w  k. t& c0 M
- a. C6 j) b* h, B与想象中不同的是,法师塔二层的装饰并不如一层般富丽堂皇,但却显得高贵典雅。几条长廊通向二层的各个部分,虽说走廊顶部及两侧墙壁上同样挂满施加了不灭明焰法术效果的魔法灯,但它们并不像一层的魔法灯那般明亮。而且跟一层五彩缤纷的魔法灯不同的是,二层的魔法灯闪烁着清一色的蓝光,在雅致高贵的气息中透着几分神秘之感。
: _( s) ]* w' _3 ]4 u. m( H8 F" r$ }7 b0 y
菲德里奥敏感的内心被这典雅高贵的气氛所笼罩,心中若有所思,若有所感。他仿佛来到了心中的圣殿,从小他就对神秘的魔法如此着迷,法师塔二层的神秘气氛唤醒了他心中最深沉的向往。他觉得母亲指点他来魔法大学深造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他喜欢这些神秘的蓝色光芒,他喜欢这高贵典雅的氛围。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他觉得是如此的惬意,一时间竟忘了身在何处,心在何处,此身此心仿佛已与这里的环境融为一体。
5 {- J$ ?( D0 Z& t% s1 z! k  H
' E; n9 v) ]! u2 }“菲德里奥,随我来,前面就是初级法师的法术实验室。” 弗里德曼说。可是没有听到爱徒的回音。
' [# ^8 Q% X9 ^8 M  ?# E2 N. {4 O/ c
他回过身来,看到爱徒正流连于法师塔二层的回廊穹庐间,如痴如醉,那种若有所失,若有所得神情,似曾相识。他不由得点头赞叹,那不就是当年的自己吗?$ j. q4 `9 G/ G* ?0 K% P4 \' A
   9 U3 X. h2 r* s
   他走上前,拉起爱徒的手,将他领进二层中央的大厅。厅中摆满各式各样的魔法仪器及施法材料。
- _" y" y/ G' H8 r4 V; k7 ~& h. b- H
“这是初级法师的法术实验室,”弗里德曼看着菲德里奥,说:“法师们经常上这里来试验他们最新学会的魔法。”
# k4 E. k% d* Z) J% |# g# y! s0 A+ |6 Y7 y: K/ H
菲德里奥如梦初醒,他对老师说:“从今以后我真的每天都可以来这里学习吗?”
( G/ i2 b( P- Z* t9 ~# L  Q* T' l% ~
“当然,”弗里德曼带领爱徒穿过实验室,指着长廊尽头一道闪光的魔法大门说:“这就是二楼的魔法图书馆,也是你今后主要的学习、研究场所。你已经不是学徒,而一位正式法师了,”他用满是慈爱的目光看着爱徒,继续说道:“身份变了,地位也变了。今后你的学习,主要就是阅读魔法书籍中所蕴含的知识,从而使自己的水平不断提升。同时你也要通过抄写卷轴以学习新的法术。跟学徒阶段不同的是,法师的学习以自学为主,他们主要依靠自己的才智,而非导师的教诲。所以,今后我也不可能一直在身边教导你了,今后的路主要靠你自己去走,我的孩子。”
* ~' `, I! g, u* q1 a" y
0 `+ P9 X, z. a. h" b- T" Z, W菲德里奥眼中溢满泪水,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阵依依惜别的感伤气氛。( m& G; e( P3 N$ T  `8 o% ?
6 k5 a) h+ D  {4 r. g5 q& y
“怎么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毕竟你从此可以更上一层楼了。再说,我还是会经常来看你的。”导师抚摩着爱徒的肩膀,安慰说。  m+ F; Y# B, Z: \

9 E- X) Q/ `* q( f/ `+ s+ D5 f0 ^他接着又语重心长地说:“由于法师的生活跟学徒完全不同,常人往往会觉得这种生活极其枯燥乏味。当然,我相信对魔法有浓厚兴趣的你反而能乐在其中。”# p- M' K: C4 m8 j' y
- C. V! i0 n1 J6 }: s
“但还有一点要提醒你的是,法师们几乎个个皆是心高气傲之辈,都想使自己出人头地,而且像你这样的良善之人并不多见。所以法师之间虽然也存在互相的交流、切磋,但更多的则是勾心斗角乃至阴谋诡诈,真正的朋友是不多的。你甚至有可能中了他人暗算却浑然不觉,这一点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弗里德曼接着叮嘱爱徒。& U) n" l" \  k' y+ A

+ t" g8 n* b& g% C- K弗里德曼在教会菲德里奥打开魔法之门的咒语后就转身离开了。年轻法师饱含泪水凝望着导师逐渐远去的背影。+ `7 a( y- G4 o- c

4 l: I6 Q; b% v9 C1 e菲德里奥念起方才老师所教授的咒语,大门缓缓向上移去,一片新天地展现在他面前。% G5 v) N" W# a  l6 r0 M" u: x
- W6 B" X' W* D) a
图书馆大厅的装饰简洁朴素,一如二层其它地点。所不同的是,厅中书架整齐有序地排列着,架上藏书隐隐闪动着魔法光芒。, R: H5 V9 i, q5 g) P
' i0 x$ r6 H; B" u& }% T/ a( w- B0 K* W
方才的依依惜别被瞬间涌起的狂喜所代替。年轻法师大踏步走了进去,迫不及待的跃入这知识的海洋。
  l8 J' g3 }1 J! U5 N1 |  F7 L5 g4 E5 k, p
突然,他脚底一滑,一个跟斗栽倒在地。耳畔响起数声或得意洋洋,或油腔滑调的笑声。

使用道具 举报

图尔贡·瓦达密尔

先知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光之洗礼

天色已晚 发表于 2007-5-8 18:20:24 |显示全部楼层
好象很有意思啊,一定是踩到油腻术了!!!; z, ~' n1 x2 [: A) t) e2 m

9 @+ k: \! [* n/ e9 I期待下文~

使用道具 举报

水晶球 该用户已被删除
水晶球 发表于 2007-5-9 00:21:05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了Harry Potter...
. ^$ g4 Z! H! P+ w楼主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太湖甘棠 该用户已被删除
太湖甘棠 发表于 2007-5-9 09:52:20 |显示全部楼层
天色已晚老大很有眼力啊!正是油腻术。在下还正忙着将写好的输进电脑并修改呢,感觉在电脑前反而不像书桌前那样写得出。
5 ^1 ^. b' A$ m) \  D多谢您和水晶球兄的支持!在下第一次搞原创,更需要各位的支持!
! i& ~/ H9 l3 b. [  Z) D& p将“露茜”的名字改一下,当时没想好,现在觉得这名字太现代化,不太适合这种题材的小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太湖甘棠 该用户已被删除
太湖甘棠 发表于 2007-5-10 19:44:5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伊莎贝尔
/ s3 g- {8 Q. N4 m) N  
0 u3 d9 t1 G. H“油腻术!”菲德里奥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上兀自隐隐作痛。这种法术尽管不会对人造成直接伤害,但如果在战斗中摔倒,而敌人又环伺在旁的话,仍然是相当危险的。5 D' U3 w- G+ L' M; e- k
+ C) ?2 Z6 s9 c0 k. P& d
  他心中暗暗咒骂自己。导师刚刚提醒过,跟其他法师相处时要格外小心,但眨眼功夫就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刚进门就着了对方的道,被狠狠暗算了一把,而且对方用来对付自己的手段还是以前在城外荒郊野岭中不止一次成功用在那些小怪物身上的法术。0 A7 z$ x  q1 }' @
1 E  P( C" z( w6 Q4 c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菲德里奥啊菲德里奥,这句话今后你可得给我好好记住!”年轻法师一边稳住身子,一边不住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道。
! n! x5 l8 x7 G% T' k" n3 Y) H' F5 I/ ^/ ~0 J! H7 ?6 @
  “对不起,开个小玩笑,我们没有恶意。”三个和他同样身穿白色法师长袍的年轻人走上前来。
8 U5 U& U- T. _: R0 W( p% X7 U! L0 x/ r0 D7 `& e
  一个中等身材,眉目清秀的法师自我介绍说:“我叫维斯伦,他是威兹德,”他向身旁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一指,接着又指着一个瘦高个的青年法师说:“他叫瑞恩,我们三人都是在往年通过考核而获得法师资格的。”3 `* N8 |; y" p+ W0 y1 |
/ x0 E  |0 F* p; X: Q& \
  “你们好,我是菲德里奥,今天刚通过考核获得法师资格。”他说着,上前和三人一一握手。虽然刚被对方暗算了一回,虽然心中余怒未消,虽然他不能确定对方究竟是自己的朋友还是敌人。虽然他并不清楚这三人的魔法能力到底有多强,但作为往届“毕业生”,他们的实力有可能都不在自己之下。更何况方才同地精一战已经使自己这个低级法师当天准备的法术耗去大半。所以他决定暂时隐忍不发,与他们和平共处。  b/ M; d5 u* i/ y4 `5 s  m
" W( X, Y2 {4 M% b( J+ Z
  接着,他跟图书馆中其他法师一一照面,随即走向书架寻找自己喜爱的书籍。. C- H: W! E3 d6 m* y

9 u* u! _4 L: V* |& ^  书架上的藏书绝非仅限于魔法,还有不少关于费伦大陆乃至其它大陆的国家、历史、地理、种族、怪物乃至文化、风土人情等方面的介绍。此外,还包括多元宇宙及各内层、外层位面等的情况。这些知识对法师今后在各地的冒险历程会提供很大帮助,尤其是那些关于种族、怪物等方面的介绍,能让法师了解这些怪物的特点,如它们能免疫或抵抗哪些魔法,而又有哪些魔法是它们特别害怕的。这样法师就能在需要同这些怪物交手时准备并施展那些有用的魔法。) r. Q( O( l1 s+ j1 R; A* p
: d, s6 f/ {; j& O1 C/ w7 t. l
  还有的就是多元宇宙中各种族语言文字的介绍,因为很多种族都创造过一些自己独特的魔法,其中包括一些威力强大的高级法术,而这些法术都是用各种族特有的文字所记载,而魔法咒语本身更是直接采用大陆上最强大的种族之一——龙族的语言写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掌握尽可能多的语言文字也是一个法师所必须具备的本领。$ J# z- I- g4 h+ L7 y2 ^# h8 i! O

+ {6 I. D: F4 g' A6 n  菲德里奥从架上抽出一本有关外层位面知识的书籍,并随手解除了附着在上面的法术陷阱——他从前可没少受这方面的罪,并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G( O& m9 L7 }2 [! g
; z* c" Q# {( Q# D/ S! ^* s1 z; G3 E
: x( n0 H3 o+ S/ i8 s: i" k
  …………
. G& x, G8 Z! m( H伊莎贝尔硬撑起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正躺在闺房的天鹅绒床上。刚才不是正在参加考试吗,什么时候回的家呢?为什么大白天睡在床上呢?哎哟,肩膀好痛啊……她突然想起自己施法失败,被打倒在地……正是羞愧难挡。听着周围的喧哗声,想到同学们正用嘲笑的口吻在议论自己,她赶紧紧闭双眼,假装晕倒。此刻她宁可被地精杀死,也不愿意睁开双眼……突然一双有力的手将自己轻轻托起,刹时她进入了一个颇有热度的怀抱,她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气息,陌生又奇特,好闻又舒服。+ r( v% T. g7 }# K" j

* I/ A2 i7 }4 x1 j$ Y4 B3 a7 I“卫兵,卫兵先生!快来,快来救人……”4 I$ K; b& D1 m% O) Y3 u/ B4 x
+ O& `' q( K* V' u9 ~; u+ b
这是谁的声音,那么洪亮,那么好听?难道是菲德里奥?啊,是菲德里奥!8 ~+ F/ h5 |7 I5 e& T- ^0 |2 s
自己正躺在这个高大英俊的男生的怀抱里,哎呀,羞死人了!同学们会怎么议论?……有一种冲动从心底升起,她想看看此刻的菲德里奥。双眼偷偷隙开一条逢,菲德里奥高昂的头就像雕塑那么优美,他的好闻的气息正吹在自己脸上,暖暖的,痒痒的。突然他低下头来,关切地注视着自己,那目光带着暖意清澈如水。吓得她赶紧闭起双眼。0 n; Q: v( l+ U: E) [# V+ g4 }3 ~
6 R$ r2 A! I- w8 V# ^
  接下来,她被交到卫兵手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H/ N. e1 l8 {7 b

& f; e; b$ M/ g$ q# \& t* ]. P  伊莎贝尔一骨碌跳下床,站在精致的梳妆台前,端详着自己,她要看看自己是否也有雕塑那么优美的脸。镜中是一个如花的少女,明眸善睐,昧于语言。她发觉今天的自己比平时更漂亮,两朵红晕飞上双颊,眼睛里溢满幸福。尽管肩膀还在疼,右手也又酸又麻,考试失败了,还当众出了丑……她应该难过,应该沮丧,更应该埋怨父母为何将她送到魔法学院来学她并不喜欢的奥术。可是她却一点也难过不起来,相反,她觉得快乐、幸福,满心洋溢着欣喜。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让自己这么高兴?她躺回床上,她要好好想想——
5 H* D% Y! Y  p  l! }4 B1 o
# W2 a4 B1 w- O8 w  W  闭紧双眼,伊莎贝尔再一次感觉到那双有力的手正托着自己,奇异而美妙的气息正吹在脸上,那种暖暖痒痒的感觉,令她心旌摇荡。菲德里奥这个举止高贵的美少年,在她危急的时刻及时出手救了她,在那个令她极其尴尬的时刻为她解了围。使她进入了一个美妙的怀抱,有了美妙的一刻,她从来没想到过,一个少年的怀抱会如此温暖惬意。她的思想停留在菲德里奥的怀抱中,久久不想自拔。只可惜那一刻太短暂,她还没来得及好好体会,就被交到了卫兵的手上。
1 e# ^" d& A; t9 s7 X" _+ i4 ^2 y( Z! x( F4 n$ _
  理智在问:她是怎么了,一个贵族小姐竟希望在非亲非故的同学怀抱里多停留片刻,她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她的教养哪里去了?可是她的心却告诉她,她希望的不仅仅是片刻,而是长长远远,地老天荒。她想立刻回到学校,去到菲德里奥的身旁,去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什么呢?是啊,她要告诉菲德里奥什么呢?/ W2 H( J+ f! s- U
$ U* [) \" t& B+ C! j# q
  难道去告诉他,自己想呆在他的怀抱里一辈子不出来?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这就是爱吗?天那!难道她恋爱了吗?难道自己爱上了菲德里奥?多么新奇的感觉,多么美妙的感觉!原来爱的感觉竟可以如此甜蜜。哦,菲德里奥,菲德里奥!你这个漂亮的少年,你这个可爱的同窗,你这个英俊的男人!从此伊莎贝尔将不再是从前的伊莎贝尔,从此伊莎贝尔拥有了爱,拥有了心上人。! d4 Z- z+ U7 l8 ]: S; `& ]
: |' `" Y5 i5 Y/ u+ S0 A
  多么希望菲德里奥此刻就在自己身边,可以看到他,倾听他,触摸他。可以投在他怀里,体会他,感受他,爱抚他。是的她要去到他的身边,为了矜持,她不会首先表白,但是她要去了解他,她要知道他对自己的感觉,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他爱不爱她。
, J( a$ k% V; V2 J, f* W
1 b3 C) ~2 @7 i; x: C$ l. m& f! G) a  “晨曦之主在上,愿我能早点见到他!”& x" c9 i* g$ B% D, T

# K* q% E; e0 `. ~  伊莎贝尔匆匆起床,精心打扮了一番,出闺房,下楼梯,穿过客厅,奔出家门,连母亲的叫唤都没听见。- A& j4 E0 G, L% J% V! k3 Q. O+ h" t0 |0 L! o

3 L, g% B' d, h  图书馆中的氛围安宁、清静,是菲德里奥最喜欢的。整个白天他都泡在那里,翻阅着各种书籍,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各种各样的知识。) T0 u" W: a6 L# d" o% F
: |% [) M- X1 v! R5 \: Y
黄昏时分伊莎贝尔奔跑着回到了魔法大学。她走进法师塔,飞快穿过走廊、大厅,来到通往二层的楼梯口。可是楼门紧闭,她不会登楼的咒语,分明知道菲德里奥就在楼上,她却无法上去,急得她在门边徘徊,一筹莫展。
8 T* Y# ^) G2 e/ c) ~4 o
# N9 x% S- D! ]2 W突然楼门奇迹般地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上届学长瑞恩。“伊莎贝尔,你怎么在这里?听说你受伤了,怎么不在家休息?”见到伊莎贝尔,瑞恩很高兴。
+ Z/ J6 u/ {  y# i; q5 h$ D8 f/ A" v$ B# v/ ]& n$ \1 s  @
“我……我……我是来找菲德里奥的,他……听说,是他救了我,我想来谢谢他。”伊莎贝尔有点儿语塞,她觉得自己脸都红了,幸亏楼梯口光线不亮,否则一定会被瑞恩看穿自己的心思。
/ W6 K/ y, n8 d4 O0 q
  H: C7 @, ?" A“哦,菲德里奥,就是刚晋升法师的那个小伙子?”
1 {3 G5 H* p$ f0 Q8 j5 v2 T
% ^( m- @( k; k“你认识他吗?”# T+ w) e# K7 j. z: [6 V
, q! W5 J; l1 a7 j; U0 [
“认识,刚才我们还用油腻术,让他栽了个大跟头呢。”
/ n0 N% Z) L# A  d. G
8 N& e6 p! K) E2 c9 a" Y“你们,你们怎么欺负他了?”伊莎贝尔一听到菲德里奥被人算计,有点急了。
3 t! E2 s" k) s' B; a8 v# [
  ]) k$ F0 J% d& F; b# v, n“这算什么欺负,只是给他个小小的见面礼罢了,值得你为他心疼。”瑞恩见伊莎贝尔这么关心菲德里奥,觉得很没劲。
0 i5 \' f. L- S7 n- E
9 i, z' U" G( r# Q# z“谁心疼他了,我只是想谢谢他。你不愿帮我去找他,就算了,谁稀罕呢。”伊莎贝尔一不痛快就端出了她的小姐脾气,扭头就想走。" s( v; v" k1 @. S- ^1 p7 G

+ j$ C$ x4 v' K' _6 y/ W4 x“别生气,别生气,谁说不帮你了。”瑞恩好不容易见到伊莎贝尔,平时想跟她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如今她找自己帮忙,怎么能把她气走呢。情急中他一把抓住伊莎贝尔的手,“走,我这就带你去找他,他一整天都在图书馆看书。”
$ ]3 M) r& i  L: p' G0 ^5 D7 @4 _4 V5 k6 B) J
“谢谢,哎哟,看,你把我的手给捏疼了。”伊莎贝尔抽出被瑞恩抓住的手,正要随他上楼,瑞恩却止住脚步:“可是学院规定,任何没有取得法师资格的人,都不能上法师塔二层。还是我去叫菲德里奥下来吧。你在这儿等他。”  a: D5 @4 D9 \( @9 ?$ W, _

% z2 p5 q& Y* [& L6 v* t- l瑞恩在图书馆找到菲德里奥:“小兄弟,你真有艳福,有人正急着找你呢。”
* g) l, q2 {9 s  J9 U" Y0 a$ {4 d/ H' J
“谁?”菲德里奥正沉浸在他的魔法书里,头也没抬。$ v" Z8 i# u2 I

; }: v8 `& B# [4 p: c5 k0 b“魔法大学无人不晓的大美人伊莎贝尔。”" X) K0 k$ P% r9 `! K& L# V

+ H% p6 X! ^# g3 \2 \“谁?”菲德里奥一脸茫然。) _1 H" m( Z7 w

6 v( l1 s" C% g“就是你英雄救美人的那个伊莎贝尔。怎么,忘了?”8 T9 i- L- w: R6 S: r* V

2 B7 Q7 v/ R6 c8 ]  l& m; \“她为什么要找我?”
: H8 E9 M- z$ }& ]/ _
  ^/ e8 m) j3 @0 q" s1 a) {/ ?“谢谢你呗。”
3 q& ]% g, N+ v! I: p
7 f: b4 r) e1 o“不行,不行,我不想见她。”一听说有女孩找自己,菲德里奥立即慌了,“你快把她打发走,随便什么理由都可以。”
- V2 k' n8 p) L- d/ ?' Z( b& g3 h2 M5 C# b
“人家可是银月城中少有的美人哦,我还没毕业时,就听见有人说,她简直跟银月女士一样漂亮。”瑞恩颇感意外地说。. P& p" u" O4 ^. g# m1 a" s' N

# ^/ }7 V8 K7 I' c% c' s“她漂亮跟我有什么关系。”菲德里奥急得脸通红,“反正我不见她。”$ Z) u! q- R4 a0 e& K

4 R! {5 U: `! Y9 ?" h“小兄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看把你慌的,汗都出来了。不至于吧,这女孩有什么好怕的?”
- e( |0 |) j  E% f
3 n8 m3 V: x6 m7 l) ]; V" j“难道你没听说过‘女人是祸水’的说法。”菲德里奥一本正经地说。
: }6 y/ l' z6 b3 Z7 u1 U0 {: O  S; m' m! |, |5 f* O
“哈哈哈……哈哈哈……”菲德里奥此言一出,把其他正看书的年轻法师们都给逗笑了。“没想到,咱魔大还有个不近女色的真君子!”“不不不,应该说,菲德里奥是咱魔大最后一个童男子!”“哈哈哈……哈哈哈……”: W, h8 \9 e! y1 D$ e3 B

% N( p3 ?$ G- u% y! Z0 z' [/ e“笑什么!”菲德里奥急得站了起来:“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我这句话了,他说天下所有女人都是祸水,女人是与我们男人绝然不同的动物。她们引诱男人,迷惑男人,俘虏男人,压迫男人,……”( v2 d  V# ]& l& h) a( L
2 g. d2 w0 ?5 S3 ~+ S. Q0 A  ^) L! o+ S
“哈哈哈……哈哈哈……真有你的,菲德里奥!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脑子里竟装了那么多怪念头。”“什么怪念头?是金科玉律!总算服了你了。”“嘻嘻嘻……”“我就搞不懂了,既然你父亲认为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是祸水,那他干吗娶妻生子,他总不会认为你母亲也是祸水吧?”
9 |) }2 W' X# G/ o, y* v' P
9 a; c6 f5 U/ B4 k' V$ Z. C) Y“我母亲是天下唯一美好的女性!”菲德里奥无比骄傲地说。
9 T0 a. y  w) o) J( o% M+ f
& j8 Y! B1 N; ?$ ~* u- N0 u“伊莎贝尔,你怎么自己上来了?”不知什么时候,伊莎贝尔已来到图书馆门口。将图书馆中的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也清楚地听到了菲德里奥说的每一个字。这时她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她那优雅的风度,端庄的仪态,通身的贵族气派,把年轻的法师们一个个都看呆了。他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象在恭候神女降临一般。霎时,偌大的图书馆里鸦雀无声。
5 W- p; V  u  R1 ^# y5 Q. R/ ^! t3 C$ `" r2 f% v- d' e
只有菲德里奥坐了下来,低着头一言不发。伊莎贝尔走到菲德里奥面前,平静地说:“我只是来向你表示我的感谢,并不想给你带来什么灾祸。”说着,将一个精美的小匣子放在菲德里奥面前的书桌上。她回过头,对呆呆站在那里的年轻法师们说:“当你们议论女性的时候,请想想你们的母亲和姐妹。”说着,她象一阵轻风般离开了图书馆,径直下楼去了。丢下图书馆里的众人,许久回不过神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20-1-29 00:34 , Processed in 0.08014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