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8117|回复: 46

[原创]邪典三部曲之卡玛焚烧绝境 [复制链接]

永夜都的放逐者

冒险者

蛇骨 发表于 2007-5-4 23:35: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被放逐者(上)
; Q" c3 p+ @1 O' L  S# h" d" r
7 u- V! P/ e2 X5 u' M
兰迪小心翼翼的爬上这高塔的第三百九十二节台阶,目的地一点点近了,呼吸越压越低,心脏如同被绳子愈勒愈紧。他细致的打量着四周,只有黑丝绒的阴影在流动着,墙面上翡翠玛瑙微微泛光,让他想起莱特娜那个女吸血鬼碧绿的双眼,狡猾而不可琢磨。
2 n# y7 S: e% g" o$ @; Z他的双手有些颤抖,但依然将怀里的书掏了出来,黑色的封皮,白金的烫边,封面上青灰色蛇型标记在昏暗的碧辉下栩栩如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汗水已经布满了手心,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克制住内心张牙舞爪的紧张。* ~) m7 i, I/ x) v8 m5 \' d
旧时的记忆快速的闪过他的脑海,此刻的他如同面临死亡的囚徒,前方就是逃生的终点,兰迪坚定咏念出早已经准备多时的咒语,魔力一点点渗透进入血脉,最后以喉舌作为媒介,以意念凝合成形态,奔涌出了他身体。7 |3 X3 F( U+ m2 ~- S
那些神秘的力量在空气中嗡嗡作响,好似盘旋着的蜂群,然后是沙沙的细而密的声浪翻滚着聚拢过来,台阶上的空间果然如他所料的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 J& }8 |/ \, i* a# \) G3 x
兰迪的心,神,思,欲,念,都集中在这短短的一刻,仿佛这裂缝就是他全部的意义。! [" i% S8 w: U, f2 H6 J( X
接着,他听见了那尖锐而熟悉的叫骂声:“兰迪,你这臭杂种!你会为你的背叛付出代价。”; g8 l! x) l; s. c
他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五脏六腑像是被塞进了冰窖。他知道最终还是失败了。
# q# _2 \+ o8 o0 V# M( x3 g0 R
  F  o6 _* K$ [* u! n
$ G& z8 Y" R; @# e
广袤的特莫切沙漠一望无际,兰迪拄着木棍艰难的跋涉着,回头望去,高塔的影子早已经隐没在地平线之外,他彻底的被放逐在这荒凉的沙海之中。
6 S  n' E$ }% T4 R  z这究竟是第几天了呢?兰迪已经完全无从记忆,似乎自己的记忆里只有不停的走,不停的走,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骼,整个身体的每一拍节奏都不断的趋向迟缓以及再次的迟缓。
9 m1 u0 X7 T5 M3 K食物已经吃光,烈日几乎敲诈完了他身体里最后一丝水分,他现在感觉到眩晕,疲倦,虚弱,如同一座被白蚁蛀空的木屋般随时面临着坍塌的可能。
% g0 M$ ^2 }' Z! ^风从侧面吹过,带动着卷卷沙尘,金澄澄的沙田辐射出热量,透过鞋子烫着他的双脚,艰难的恰住手中早已经被揉皱的地图,努力的辩识着方向,天空中黑聚鸟投下它们死亡的阴翳,他知道这些渴求自己血肉的腐食畜生已经等待多时。4 P* ?) s5 M* L; E
他的身体发出了最后的抗议,它们停滞了下来,涣散崩溃。兰迪一头倒在沙地之上,如同搁浅的鱼,失去了意识。$ \* v) i8 j' e7 X8 q( ?' ?! `
6 l+ c; B1 ^. E0 N, n
7 i3 p7 p$ ]% n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先是看见模糊的影像,周围的一切万物脱离了原来的形态和颜色,它们撮合在一起成为朦胧的光晕起起伏伏。  P# X$ T- n4 t$ L$ v
同时耳边响起了曾经十分熟悉的伦柯语(沙漠民族经常使用的一种方言),那些音节在他的耳朵跳动起来,激活了耳膜,勉强的听出来他们说出的些片段。! d& _- O; s. T
“……这不过是个没用的人类……”
, o  q' ~9 s* C% v. w“……也许我们……”( Z, }/ m2 o5 @8 J& S2 t6 ^) W
3 X  l9 K# J2 r2 i) v6 N# R2 S

4 j+ I* _9 z* L' {' ^) ~9 U3 P1 w然后兰迪眼前的影像终于凝固下来,沉积成原本的形态,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半兽人和蛮族人(人类亚种)组成的驼队里。
% r0 c  B9 m7 I2 W0 I9 F; P) ~他的身体靠在一只伏在地上的骆驼上,骆驼特有的膻臭味直扑入鼻,有个小支架固定在畜生的背座上,支架撑起一片帆布遮挡住了灼热的阳光。
' M5 ~/ g7 @4 K  k$ A8 h% P“他醒了。”几个声音响起,接着一袋水递了过来。兰迪极力克制住口渴的煎熬,一点点的将水送进自己的体内。
. {2 T9 C& z5 x8 V然后,他缓慢的放下水袋,第一次体会到单纯的水居然有如此的甜美。& A0 Z% K  s1 }1 C2 ?
“我叫默塔拉德,是这个驼队的向导。这位是我们的酋长——扎拉卡,可是他决定要救下你的。”递给他水的男人用略带些蹩脚的通用语说。兰迪略过他只露在面巾外的一双明亮的眼睛,转向了“救命恩人”。
+ a0 L7 l$ [$ L& O3 h对长期生活在高塔的法师来说,外界的很多事情都来自书本,比如生物的结构从内至外的细节,兰迪都在书中阅读过,但看见扎拉卡这个真实的半兽人的时候,心里依然保着鲜亮的好奇。
$ K1 W; t3 w6 x) N8 s0 W7 a扎拉卡几乎裸着上身。他的肌肉如铜雕那般完美结实,充满着雄性特征的伟岸,晶莹的汗迹像是小麦色肌肤上的注释,或是说点缀。他的五官看上去比较像人类,高颧骨,眼角向上吊,而兽人式的耳朵,和过于锋利的犬齿显示了他体内另一半兽人的血统。
/ b/ z% W: C& x4 ]; H5 \纯粹的天空蓝,沙漠的金里透白,与他深而几乎的有些微红的躯体显示出强烈的对比,扎拉卡在他看来代表了纯然的男性气质,这点是自己苍白、孱弱、纤细的身躯缺少的,所不具备的。7 |5 P' c! a% A1 E
兰迪看向他,努力的尝试着向他表达感激,然而谢意突然转折成为某种嫉妒。是的,他嫉妒他这样的一个莽夫现在处于的优势,他带着居高临下的威严看着自己。而此刻他一无所有,如果他们将自己就这如此的抛弃在这荒野怎么办,他暗自想着,他必须证明自己,为了生存也为他的那个计划。5 ]8 \. e7 ?! _4 J
兰迪的嘴张了张,高傲和刺骨的妒忌监禁了话语,最后他只是向他点了点头,而心里不断的骂着自己的不识事务的愚蠢。可是,要怎么做呢,跪下去轻吻那半兽人的脚么?如果需要如此才可以拯救自己的生命,那他情愿死在这里。
5 d% K) u  o, C! u9 M5 J' Y& t) v' o) g3 V- ?
6 `* s# i1 ~% K9 _# {5 p
但与此同时,他的思绪里塞填着凉凉的哀伤:. I: }7 _7 j. }# f$ T1 N" L/ g
“我会被这样帮野蛮人怎么样?撕碎当做饲料似乎不太可能,否则他们不会救我。带回营地生祭给他们原始的图腾?这道很有可能的事情,沙漠里不少民族都供奉那些蛮荒而残忍的力量,我也在书本里看过相关生祭的介绍。”
" [4 E; h! R+ Q/ Z6 t1 C5 p( [0 w, r# |$ K
) F3 |% a6 N7 ^+ x" q  X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不远处的驼群里发出里阵骚动,一只庞大的喀喀兽猛的从一条沙穴里钻了出来,它大约三米多高,覆盖着厚厚甲壳的长条状身躯扭动着,然后用自己巨大的钳咬伤了只骆驼。驼队里的战士们立刻训练有素的拿着长柄武器将它围住,弓手们纷纷向它射出火焰箭(一种箭头裹上可燃物的箭矢)其他人稳住受惊的驼群。8 t6 }' i  c* Q1 l4 u) ]6 ?. I) A
但在它坚实而耐热的甲胄面前,利刃和焰箭都失去了原本的威胁力。
. R& t0 G9 M& \  o& X6 d# J扎拉卡已经站了起来,手中握紧了巨镰刀,他身边的萨满似乎焦急的表示自己的法术已经在耗空,无法给予他有利的加持,而兰迪此刻终于看到自己的契机,勉力向那个男人靠过,而对方一双野兽般的眼睛看向了自己。. f& r; K! w$ l* D
“留下我,而你将成为我的王!”兰迪对视着他,声音冷静而锐利的穿过他的喉舌,细长的手指掏出包中的一张卷轴,他抚摸着那些书写工整咒文最后提取出其中蕴涵着的魔力,接着将咒语释放到他的镰刃上,冰寒之力立刻凝聚了过去,刀锋上泛起了白蓝色的光尘。& k4 N( X/ y) y- U9 T2 c
半兽人酋长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向着那丑陋的怪物逼近,他愈行愈快,最后如同一只迅捷的黑豹扑向它的猎物,接着扎拉卡发出声震天的战吼,每寸肌肉的力量在瞬间爆发出来,他巧妙的绕到喀喀兽头颅与身躯交界处的下方,手中的巨镰挥出一道白亮的光华,接着便是喀喀兽轰然倒地以及部落成员欢呼的声音。
  q# V' V2 ?/ E扎拉卡不慌不忙的走出喀喀兽激起的沙尘,抗着镰刀来到兰迪的面前,他灼人的目光逼视着兰迪的双眼,却没有熄灭对方的镇定,兰迪回视着对方意味生长的凝视,最后他听到扎拉卡说:“你,可以留下。”
位面打开,通向 卡玛焚烧绝境

永夜都的放逐者

冒险者

蛇骨 发表于 2007-5-4 23:37: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在本论坛发文,能不能麻烦斑竹把我的行距拉大点.开头空两格.这些东西,我不会用代码编辑,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5-4 23:47:41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个实力原作小说

使用道具 举报

永夜都的放逐者

冒险者

蛇骨 发表于 2007-5-5 00:11:08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楼上的觉得怎么样?给点意见...

使用道具 举报

黄昏的守望者

求索者

光之洗礼

塞斯 发表于 2007-5-5 00:55:17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支持原创区,LZ很有潜力,继续努力哦
' X& h$ I1 i$ ?) m3 A  y期待后面的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永夜都的放逐者

冒险者

蛇骨 发表于 2007-5-5 03:51:3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被放逐者(下)
, Y2 d4 `: o4 I+ c: V+ I

9 r" S5 h# e+ T
第一章 被放逐者(下)
以下引自波特泽珊森林疯女人的不知名的自述:1 S6 a' i  I/ o7 u: W) ?$ ~$ B9 W
! V8 [9 q+ E5 z
0 C3 \) m4 U, x. O1 D3 B
我老去,是的,我的身体穿过岁月的洗练。
& k) ?3 V3 a  ^2 ]# Y% x那明亮如星辰的双眸如今已经变的呆滞,迟钝,纤蓝色的光泽凋谢在时间的勒索中,如同墙角蒙尘的水晶球,这双眼已经不能捕捉住对我来说熟悉的世界,我的视野里万物蜕退去它们本可让我自悦自喜的成分,转为了疯狂扭动着的挣扎。
& n9 c+ ?5 @: |. d; {5 b# ~8 @山影伏握着,低沉的发出嘶嘶的低吼,我知道,确切的揣摩到他们随时准备吞噬我的肉体。2 [! |& m3 Q( p$ N5 ?3 D
河流涌动,汩汩的流水如同携带活力的毒药,散发着另人窒息的甜香。1 a6 E8 X' R  M( |2 p
还有我熟悉的波特泽珊森林没有了记忆里翡翠般的绿叶,每一朵花卉裂开它们的嘴,冷冰冰的冲我嘲笑着,它们抖动着孱弱的身躯,笑声如同玻璃渣刮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j  b8 M0 Z. l& ~& c1 B& U
' ?% k# j( y: Q. S+ ~# V2 X5 C
8 F0 ^3 L1 f% ^" L$ [
本饱满的唇,我记得它带着蜜的殷实和梦的娆柔,现在已经腐化,溃烂失去用来接吻的价值和意义,它幽禁了需要倾诉的话语,我现在是多么怀念托肯语中漂亮的翘舌音,奇妙的卷舌腔,以及美妙的三种升降调,现在它只能释放出连绵的无法停滞的哀号。
; o! _# k2 r- t" C我的喉是座开采枯竭的银矿,那些沉重,带着金属华丽感的歌剧,曲调端庄,唱词优美,再也无法企及我的舌尖,即便在往昔,我是那么熟悉它们的每一个圆润的音节。
6 ?; m; y" E0 T6 ~1 `/ n+ m/ K  f
7 I- W" [% @/ v# H) l: b+ H

* Y6 y" i- a$ G1 E( m1 x$ G还有我的双乳,我无法形容它们本来的曲线是多么的完美,富含着弹性,乳晕是淡淡的粉,乳头是颗粒饱满的浅色红玛瑙。它们印衬在我白皙的几乎透明的肌肤之上,是赐予躯体璀璨的雕塑。# o( e7 m% {; Y2 U% Y' e
而如今,这对乳房已经塌陷,下垂干瘪。本存于其中的生命力已然消逝,看着它们,让我想起了已经被鸟儿掏空内质的瓜果,此刻它们就这样安静的在我疲倦苍老的枝杆上等待着被埋进泥土。6 a3 Y" q; |2 v

# [  C+ c+ K+ a' u

& H- f9 K9 |2 ^4 X5 I更别提我鹰爪般的手,枯白的长发,我已经开始遗忘它们之前的风华,我猜我柔胰应该比柳枝还要柔软,或许有指尖有着细微的红晕,水晶般的指甲盖轻轻覆盖其上。; H* e- }" h# t" y% n
那长发是红铜色?不我想也许是柔金色,不管色调如何,我记得它是蓬松,重重坠落绵延到了地上。, X- _2 z8 q7 h$ K4 m
  t  g7 l8 j2 i" K. f' ~$ C
& d' e) u+ n+ @
是的,你应该知道,当我还是少女,总是有很多追求者,他们迷失在我的香里,我的外在欺瞒了他们真实的感官,他们并不爱我,只是渴求着我的肉体,我的唇,我的眼,我的面容,我的一颦一笑已经夺走了本该留给感情的余地。
; I0 X7 [' m+ K& A& g! ~# q3 |5 F! v: s0 p3 ]) e& ~+ C/ \* F

5 R( q. H( E$ t; Y  u/ Z我在众多附拜于我裙下臣民之中选择了他,或是说我爱他。
6 S- }! ?" ]# b3 f' u" R
9 ]0 m+ J2 F  f# L% B
, W' r6 y/ w2 w" v' p, p
我爱他,爱到这个世界对我来手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在他的面前,所有的事物显得无聊,苍白,空洞,乏味,使我厌倦。
3 v& T3 {9 `$ V+ l! R于是我对我他说:“杀了我,将我分割成块,完全吃下,这样我就能用你的眼去看,用你的耳去听,用你的鼻去呼吸,用你的嘴去品尝,我要成为你血肉中的血肉,骨骼中的骨骼,灵魂中的灵魂,然后这个世界里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我们彼此分开。”
$ J5 ?% A! G* k- {9 b
( F$ x  ?: N# O6 R9 A

# T- a6 ~( R4 k/ @这就是我的爱疯狂的不带着理性,如同风暴席卷过城市的高塔、房屋、街道,将粗大的树木连根拔起,推倒砖墙,掀翻瓦砾,这爱太过尖锐、焦急甚至让对方窒息。同时这爱也扼杀了爱本身,我知道,我从开始就知道这一点,鲜明的,自知自醒,仿佛未来本身就在那里,我一步一步的安然的用自己的强烈的爱掐死爱。
" W% X7 l! ?4 Y我坚定的这样做着,因为只有这般,惟独如此,才在可以昭示出我独特的毁灭性的方式——我爱他的唯一的路。! O, U6 X% l, G% Y

# m+ S( g5 D- z& O# U/ K: a! @

1 Q$ d5 ~6 |8 }, n, ?4 Z4 n就这样,他走了,带走了我那世间最珍贵的至宝,我的孩子——兰迪。' ~6 ]5 U1 _8 K6 d3 o* u; o' Z

$ h; a! G9 d) l4 u* K

0 U* ?0 X1 u3 X5 W! G" W  ]  g于是我便孤独而孤独的苍老,一个人的。7 K1 Z/ C$ D* X! p

: c) s% z  ^$ W7 d
# H+ o+ ]6 u7 J- X9 {3 I& w

; c* R- {) |$ v/ |
8 N# y9 J5 }4 W; s9 p
9 z- V: i5 v; n$ x) \4 I+ e

. ^) i5 b# Z, N$ \  r; e+ l2 t他们告诉牧师安塔玛·霍东,波特泽珊森林疯女人的故事,他们说她是林地疯狂的火焰,形体不定,有时候黑暗如午夜,有时候苍白如冰霜,更多的时候这又老又丑的疯女人,常常哀号着人间无法理解的歌,诅咒着每一个出现在她眼前的生灵。5 X" C: C+ l3 N. I' C& i
他们说,她本该死去,但是即便是亡者的国度亦不愿意接受这样暴虐而愤怒的灵魂,是的,她被生的世界所放逐,而又遭死的领域之拒绝。
$ I0 X5 _5 b. a. J( ?0 _0 R  r/ p8 `4 \9 N" u& b) `7 c
* X+ J  P% \, X4 m
当塔玛·霍东听到疯女人的故事时,他感到悲哀,为她背负着的痛苦,为她无法安息的灵魂。但更多的是为自己。! Z" g; w# |2 l& |
是的,作为供奉着长眠与死的至高者的牧师,他臣服在主的神威之下,他倾听着主的教诲,他当奉献出自己的血自己的肉自己的灵魂与全部给予他的主,他当行使着主赐予他的神能去完满主赋予他的职责——超度亡者。8 W. N" J; V6 g0 f, i
可在这广袤的世界上依旧有着不计其数的亡灵,他们在生前倍受折磨,即便死亡也不曾使之解脱,他们依旧需要承受着那不竭的痛苦。
% s1 j. X  p3 [+ E  k8 ?0 v而塔玛常常自责,认识到他所做的全然不够,他常常匍匐在神像面前哭泣,为他的渎职。
. ]+ Y+ Z( Z" b# C
* H, m& D3 T9 y6 y6 x( A& ?2 m

% L) C- @7 Q2 \& R- M而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超度这个疯女人,塔玛自己给自己所下达的要求。
; _% P% S, Q0 s$ Q! m. B( H' @
6 k) y) x; V8 r) c
! T( }  _: ]9 H8 S( v5 ^
波特泽珊森林生机盎然,远处山的轮廓是淡抹的灰绿,衬托着森林里绚目的翡翠色,花卉摇曳,溪流穿行于其中。在此他想到了一句谚语:“美丽的花园总藏匿着毒蛇。”塔玛边看着地图边意识我愈加接近目标了。! F3 ]6 ~  ]0 G: u
突然风的方向似乎扭曲起来,一道阴冷的气息从塔玛的背后窜了出来,他提好盾牌,转过身看见了那个疯女人。她丑陋到无法用语言去概括和描述,仿佛天地间所有的惩罚都篆刻在了她那具本该埋葬的肉体之上。4 ^( }7 x1 L. w7 k
塔玛高呼神的名号,呼唤他赐予自己的种种神威,盾牌上覆盖上了银白的光咒,手中的铁权杖燃烧起苍白的神圣怒炎。2 t( H1 {6 O9 k/ Y+ V
疯女人发出恐怖而刺耳的怒嚎,音波如同一阵风暴将塔玛掀翻在地,他的大脑嗡嗡做响,好象千万只锥子在其内反复敲击,恶心的感觉翻滚上了胃,差点强迫他呕吐出来。
4 \9 C. f; n1 Y$ u: \- D. k# D然后一团翠绿的火球飞了过来,塔玛保持住镇定,快速起身举盾上挡,那团碧焰在他的盾牌上炸开,化做千万只细小的火蛇四散而去。5 K9 e  M0 ^: o2 m
以长眠与死的至高者的名义,我给予你宁静!塔玛高呼。, j! I9 q) g% ^4 c
位面打开,通向 卡玛焚烧绝境

使用道具 举报

图尔贡·瓦达密尔

先知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光之洗礼

天色已晚 发表于 2007-5-7 12:51:43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 才看到,写的真不错啊,虽然我不会写小说,但是就是觉得不错!* n) W5 E! {8 y6 o0 h( w
4 I$ J% A$ B- S: Q' A7 o% K
建议你写文章的时候自己在每段开头留空,论坛也没什么代码可以帮你自动段首空2格,字体的话不用设定,因为主题标题栏有自助的字体调节功能,会员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字体大小.
; v! s) A6 v5 l  d/ p9 |7 R% Q4 [8 }0 _9 K- p3 W
另外期待有下文啊,特别是那个疯女人后来到底怎么了,那个半兽人后来又发生什么故事.....
  Z  U* [9 R& T  v' p+ K6 Y0 D
( u3 N* b  R' Q0 Z9 [' @" F5 K4 K' K* t% s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我要用这把锤子打造一个世界

使用道具 举报

克拉贝丝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克拉贝丝 发表于 2007-5-7 16:37:23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处果然高手如云,卧虎藏龙啊——$ `4 d0 u! u. n7 N4 G5 S# Q) r% ~6 r
佩服ing~~~

使用道具 举报

永夜都的放逐者

冒险者

蛇骨 发表于 2007-5-10 06:29:02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6楼天色已晚于2007-05-07 12:51发表的 :& p+ J; N  d3 p& e7 \$ v) _
今天 才看到,写的真不错啊,虽然我不会写小说,但是就是觉得不错!
3 q* E0 Y/ Y* r) t* D
) l: K+ ?1 f' Z' r  \4 d' ^建议你写文章的时候自己在每段开头留空,论坛也没什么代码可以帮你自动段首空2格,字体的话不用设定,因为主题标题栏有自助的字体调节功能,会员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字体大小.' S0 S5 M( H) O! [& @

2 F9 b6 o' {( I$ p% M" W% M/ F0 e另外期待有下文啊,特别是那个疯女人后来到底怎么了,那个半兽人后来又发生什么故事.....
; X5 a& c5 U8 R! x0 b) b2 W' |( ?

4 h8 l6 P1 q* }4 w  L6 G% a感谢天色已晚的支持,我最近一直比较忙碌,等我空下来一定继续完成这个故事,你们的支持是我继续的动力呢.谢谢:)
位面打开,通向 卡玛焚烧绝境

使用道具 举报

永夜都的放逐者

冒险者

蛇骨 发表于 2007-5-17 07:12:2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陷阱(上)
0 i5 E0 }! j, m/ Z4 S

1 y( ?# I" h" M! x" _( o3 Y
; ?5 N0 }2 y: S
! z6 W  c6 W$ K& R3 @: I9 I
在低沉的夜里,饱满的三枚月(1)投下他们银白的光翼。这使兰迪看见他们流淌着欲望的肌肤,他们的汗水,肉体,呼吸以及欢喘淫息都全然的纠缠、粘稠的搅拌混合成一体。
. x/ N0 ^! Y; ]* v+ t# h. k7 R' ^女人的双乳在激悦的情欲中如同起伏的海浪,汹涌的在男性双手搓揉下张弛,她微棕的肤色此刻仿佛被碳火点燃,而最明亮之处便是她充蕴着情欲的脸,如同释放过度的玫瑰,撮合着梦的迷离与风暴般的喜悦。" n, n* G7 T+ w; {
她的唇微张,发出含糊而没有意义的呻吟,而这声音成了强烈的魔咒,激发着身体下男性将自己步步推向眩目的高潮。
, g4 P2 I4 U! m5 b6 k男人的器官在她的身内进攻着,挖掘着,他如同面临着整个宇宙般的广阔的空间,同时快感又被锁定在一道狭长而紧密的通道里,他健美的肌肉紧绷,如同满弦的弓,被对方引领、导向最终抵达汹涌的“爱”之潮。
5 c# R# J; e8 S" S! f$ M) {% E7 \
5 X9 _% ~) Z# u; y
这就是性?兰迪无数次在书本上阅读过,但他从未曾体验,现在仅仅是单纯的观看已经给他带了种瘙动,好象千万只蚂蚁啃食着自己的肉体,他双眼睁大,脸和双耳朵已经变烫,呼吸甚至都缺乏原有的节奏。) m0 M" C2 w% R* Z+ b+ h3 K8 P
兰迪用魔法隐蔽身形,在暗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他刚刚随扎拉卡的队伍回到了部落,一个坐落在绿洲的小村庄,此刻是他们重要的狂欢之宴。兰迪在无意中发现这两位一男一女的行踪,现在他想他应该回到会场了。
. B+ K1 u. d5 f  s宴会在村庄中心的广场举行,此刻墨迪西村民们(扎拉卡所领导的村落)正在村中央广场点起了六堆巨大的篝火,明亮的火焰驱散了夜色的黑暗。村民多半穿着塔拉库式的服装,男性半裸上身,下面裹着麻质中裤,女性则穿着性感的束身裙,颜色不一,搭配风格另类的羽毛、兽骨、以及铜片和银片。. C" ^: p/ z+ l( F1 [" T! l$ v$ e
兰迪解除掉施放在身上的隐身之术,理了理身上的黑色瓦拉卡,一种比较正式的沙漠长衫,他喜欢袖口以及领尖银白的勾线,腰带虽然有点松垮,但这毕竟不能责怪他们,只能说明自己太过瘦弱。
( ^! B+ m' Y2 ]4 ]5 \当一些人们意识他的到来,他们都以异样的眼神打量着他,可兰迪又能说什么呢?大部分蛮族对魔法的憎恨已久,他已经很万幸他们没有将自己活祭给他们的神。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向导默塔拉德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他的面罩已经取了来,颧骨偏高,鹰勾鼻,一双明亮的眼睛透股机灵味,他的头发是棕白色,皮肤偏深。他一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拍了拍兰迪的肩膀,嘴角不忘挂丝微笑说:# F) d- P& q* L. H, a: W
“嘿,看看谁来了,神秘的法师。暗羽先知(2)您来的正好,赶上黄金祭典。”
/ k  i6 ^) O3 f6 t“黄金祭典,请问那是什么?”. M& h! q4 f4 i/ G) F
“哦,是为了赞美兰迪们伟大的神‘拖瑞’,黄金之眼,炽热的沙漠主人,拥有他的庇护我们在沙漠中的旅行才会更加安全。”默塔拉德毫不介意与他做伴,大剌剌的站在对方身边解释起来。
( p5 h) |* E3 q) C“要点酒么?”向导补充了下。  z  `  S/ @3 y5 b1 n8 T
“不了,谢谢。”他点点头,将目光延至场中央的祭台,一个萨满打扮的老人正在手舞足蹈,念念有词。+ T: u0 X- M0 }8 R/ C, u6 U
在他身边还有一位男性半兽人萨满,一位女性人类萨满,他们配合着老者动作,进行着仪式。8 @2 j# [; a. q+ y( Z: c
“主持仪式的是部落中的大萨满托克罕,那个半兽人是扎拉卡的弟弟鲁恩,女性萨满朵姆是托克罕的女儿。”8 L' u, `) L  l/ l2 f# E' L- j5 J
庆幸有个百事通在自己的身边,这到是让他更好的了解这个“小团体”的构造。
, D& n  U: H/ H“我想朵姆会嫁给扎拉卡,而实际上鲁恩也喜欢她?”
$ u! I. U  ^7 g/ q! t+ ~2 S“您真不愧暗羽(3),我想知道您从何得知?”
) a. M5 z( Q# L“现实有时候比小说更加的俗套,先生。”兰迪微微上挑眉稍,心中已经开始衡量起这场内部斗争的权利流动。1 P- w6 M" [  X' o; c1 y% X6 L. ^: R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发出了一场骚动,接着他们自动的分出了一条道路,扎拉卡披挂着兽皮披风,在几个亲信的保护下步入了会场,人潮起伏,村民们纷纷在为扎拉卡喝彩。7 ~5 ~! _% j3 I* M
“看来,你们的酋长很受爱戴。”8 x& L2 S, G8 g" w% D
“是的,他是我们的英雄。”默塔拉德微笑着,带着意味深长的口吻将“英雄”两个字咀嚼的格外清晰,有那么一瞬间,兰迪似乎看到他的双眼如同冰冷的利刃凝视着扎拉卡。* E& w' }9 M2 `
) N9 k4 }( O4 r/ s1 y
+ F  Y, y7 w6 {& K- i* v2 k
拖瑞,一直是萨满托克心灵深渊唯一的共鸣,每次伴随着他对拖瑞的祈祷,他那苍老的肉体似乎焕发出新的光辉。他不得不承认时光对自己的影响,残忍的一刀又一刀解离了本属于自己的财富——青春,然而在每一次祈祷的过程里,他的生命,他的喜悦,他曾经的力量如同回朔的河流,它们带着自己对生的渴求涌归了自己的身体。/ T/ z3 B$ G3 V+ H6 @) w# ?+ _
是的,托克知道自己将死去,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一现实的意味。他将无法看见自己的部落何去何从。扎拉卡,他领导着部落,托克知道他是个成功的领袖,他也希望朵姆他的女儿能以扎拉卡妻子的身份去见证部落渐入辉煌。6 i' a! w7 z  z3 m
可是现在他应该如何决定?鲁恩的对朵姆的心意他是知晓的,但是如果这撮合的婚姻暗示着下一场剑与权杖(4)的斗争,他又应该如何选择?托克希望自己是知道的,作为父亲他希望女儿幸福,作为大萨满,他得尊重传统(5)。
  }- S. l8 l* }1 U拖瑞,托克默默的希望对方可以给予自己一个答案。& M6 I  u6 M6 ]4 [0 R

7 y; [' d5 c2 N# s5 N9 t5 _5 F
2 w( z! C, ^! K  _, |
扎拉卡终于走了过来,他卸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半跪在萨满三人的面前。祭典已经开始。
0 n% J4 m& r! i: J“伟大的黄金之眼,保佑你。”
6 M2 T7 B. l5 I! j托克呼唤神力,在朵姆和鲁恩的帮助下启动法阵,在扎拉卡的周围如料想一般出现了一圈流动的沙阵,沙砾在他的周围幻化成白角骆驼,阴翳鸟,黑聚鸟,多蒙兽和八面蛇,祷词的能量在法阵的作用下不断扩大,空气中弥漫着拖瑞的力量,托克可以感觉到那激扬的神力在无所不在,最后扎拉卡身体上飘动起一粒粒微小的沙尘,这些精致的沙尘聚合在一起,慢慢的浮现出一个男性的身躯,最后它具象化成了一个沙灵。
& h. R( J" ]) {9 S4 j* I% u+ N" z1 n5 Y; M9 u8 O5 K
. l/ a8 L, V+ ^3 t) T" W2 K
% l# `( b4 s( [, I  ?
( }2 x% F( P9 D- g4 c
兰迪第一次看见萨满的法术,兰迪知道他们以“灵体”的方式驱动自然的力量,可是这样的景象还是另他有些吃惊。
7 |6 X/ D. `! X: x1 F$ _) U9 K3 ^“他在做什么?”兰迪问向导。
3 w6 F3 Z4 m) r$ ?% l; ?. r“在我们出发之前,大萨满给酋长加持过一个‘沙灵’,这个‘沙灵’可以保护扎拉卡不受风沙与阳光的侵害。现在他在为他解除掉这个‘沙灵’。”
# K' O2 h: m* [) Z  o# c“等等,既然可以保护扎拉卡,为什么需要解除?”兰迪好奇的继续问下去。# `& n: {/ c% Z/ u1 q% {5 t* c) L7 _
“长期加持着‘沙灵’会对身体造成可怕的伤害。灵体有时候是把双刃剑。”# ~# p* h- ]$ r- }- s2 p
他点了头点,看着那个巨大的沙灵消失在空气中,接下来大萨满亲自将扎拉卡的衣服穿好,又为他做了些其他的仪式,就在他感觉这个冗长的祭典快要把自己的耐心磨光的时候,一条白色、巨大的类似蜥蜴的生物不知从什么地方爬入了会场中央,村民们发出惊慌,他们纷纷叫嚷着一个兰迪不理解的名词。
# ]! n- p, w* o$ v  {5 b2 L“您看,‘好戏’现在才刚刚上演。”默塔拉德转过脸蛋看了看他,笑起来,洁白的牙齿如同新月般皎洁。2 P" C+ r+ W" z+ \( _' M8 M
( N7 Q2 @9 |/ P/ m7 K5 C/ F
- n# n$ A# H! t% T; I8 c
(1) 在这个设定中,满月的时候,月亮会呈现出三枚幻影。
1 O# O8 h6 F8 W(2) 暗羽先知是蛮族对所有施法者的称呼。
# s6 [5 v0 u2 S% ~3 j$ P(3) 暗羽是暗羽先知的简称。在蛮族文化里暗羽有狡猾,机智,睿智的意思。' B% s; j# {2 }
(4) 剑象征着扎拉卡,权杖象征着鲁恩。
' m2 X$ j# a6 V(5) 尊重传统这里意思是,大萨满的女儿如果继承了萨满之位的话,就必须嫁给酋长。
/ T$ q- ~5 Q) Y2 N- ^. D7 Q! n/ ~2 w" B2 }8 _
位面打开,通向 卡玛焚烧绝境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2-11 06:01 , Processed in 0.08144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