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851|回复: 1

【我的过去】高阶巫师阿泽纳尔·玛格努斯 [复制链接]

大法师玛格努斯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狮子座

猫司徒 发表于 2017-6-22 11:38:32 |显示全部楼层
袖子——高阶巫师阿泽纳尔·玛格努斯的故事


“所以这里的变量节点,我们要使用中速魔法流贯穿。”
阿泽纳尔在书写公式的时候余光注意到维丽莎,她正趴在在讲台上注视着自己。他没有停下,继续着讲课随后转身面对那些肯瑞托的新学徒们。那些学生们低头书写着笔记,时不时眯着眼睛看看板书上的文字和数字,令在一边哼歌维丽莎显得格格不入。
这位巫师的助手在空旷的教师中哼着不知名的歌谣,有些无聊又有些期待地伏在教师的讲台上,棕发慵懒地铺在讲台上,而它的主人视线从未从阿泽纳尔身上移开过。
“今天的作业是证明大法师布雷明的三项不逆转元素聚变是正确的。”阿泽纳尔语速轻快,眼睛里却不带多余的感情色彩。他说完撩开一旁的灰发,拿出夹在耳后的笔在本子上书写着今天的教学情况。学徒们开始参差不齐地起身,教室中稀稀落落的桌椅移动声慢慢盖过了维丽莎哼歌的声音。
阿泽纳尔合起本子的时候看见一位女学生站在自己面前。那个女孩长得无法让人印象深刻,而她脸上轻浮的笑容也证实了阿泽纳尔的猜想——不过是另一个急于证明自己想被重视的功利学生。女孩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声,就像指挥中的休止符,维丽莎也在同时停止了哼歌,偌大的房间一下子只有沉默的三人,突兀却又戏剧化。
尽管背对着维丽莎,但是阿泽纳尔还是能感到女助手好奇的目光。资深的法师干咳了一声,接着用比咳嗽好听不了多少的声音问道:“有什么事情吗?安吉丽娜。我看了你的论文说实话…”
“我知道,大师,不过我是来说更重要的事情的。”女孩突如其来的打断令阿泽纳尔微微皱眉,高阶法师用微笑简单带过,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实际上他的视线只聚焦了那个女孩袖子上的魔晶污渍。
“我知道大师您曾经有无数令人震惊的发现,我一直崇拜着大师您,所以我查阅了您过去的资料,”女孩说着从长袍的口袋中取出一本厚书,因为专注翻阅手中的资料而没察觉阿泽纳尔眼睛中掠过的丝丝揾怒。维丽莎从后面的讲台走了过来,迈着慵懒的步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好奇地凑到女孩身边看着相册。阿泽纳尔觉得喉咙有些干,但是调整过后还是柔和地说道,“我觉得这样调查老师的行为是非常不礼貌的,安吉丽娜小姐。而且至于那些成就,我不觉得重要到影响你的学业。”女孩要么是太蠢,要么是完全无视了阿泽纳尔委婉的警告,她似乎更加激动起来,将书翻到某页然后展现给阿泽纳尔看。
“您瞧!我知道您曾经敢于人先,希望证明大法师布雷明的三元素不逆转聚变是可以通过压缩魔法后反复释放透支魔网浓度来实现的。”女学生语速飞快,和一个在推销的地精有一些神似,“虽然这个实验最后失败了,但是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大胆的…”
维丽莎抬起头有些感兴趣地对阿泽纳尔眨眨眼,法师和她对视了,面对那双湛绿的双眸,他觉得似乎有什么在他心底痛苦地皲裂着。阿泽纳尔想再说什么,但是看见那个女学生将手指指在那本书某个场景的插图上,仿佛忽然失聪,一切变慢了起来。灰色的头发下那对一直被善意包裹的眼睛变得无法抑制地暴躁起来。
一声巨响,那个女学生手中的书被空气炸裂的冲击撞出了教室的大门。
“滚出去。”阿泽纳尔轻声说道,然后不再关心那个女人,转身整理自己的文件。那个叫安吉丽娜的学生在反应过来后,无论带着如何的神情,终于离开了。
教室里再次只剩下维丽莎和阿泽纳尔。
“为什么要生气?你这样饭碗可保不了。”维丽莎从后面抱住了阿泽纳尔,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对一个渐渐衰老的法师做出这个举动,显得更像是父女而不是师徒的关系。
“喂,阿泽纳尔,说了多少次,脾气要改改了啊。”
玛格努斯张口想说什么,还是只能叹出沉默,他慌乱地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匆匆将其带起离开教室。维丽莎一直跟在后面,面露微笑。
回到这个戏称为“狗窝”的工作室,玛格努斯略微松了一口气,他从杂乱的卷轴和书籍中从容地拿出两个烧杯,转头看见维丽莎坐在书卷之中,像孩子一样荡着双腿。
“虽然说整理这里该是我干的活,但是你已经好久不让我这么做了!”她似乎在抗议一样拍了拍身边的杂物,“太乱了!如果我不做的话你为什么自己不开始分类呢!就和我嘱咐你要把袖子卷起来做实验一样,要养成习惯嘛!”
玛格努斯没有回应她,只是低着脑袋准备他要用的药剂。只是在准备将其倒入烧杯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将华丽长袍的袖管高高撩起,就像一个码头的纤夫,而且尴尬地遇到维丽莎称赞和高兴的目光。
“维丽莎….”玛格努斯张口说道,看着仿佛坐在书山上的女助手。
维丽莎歪了歪脑袋,“恩?要我准备什么?”
中年男人继续保持沉默,然后颤抖着将药剂转移。他注视着因抖动而叮当作响的两个器皿,意识到自己的嘴唇也微颤不已,仿佛他一口气老了二十岁。
一滴浓缩噩梦草精华滴到了工作台上,飘起了一丝黑烟,维丽莎发出不满的啧啧声。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你总是撩起袖子这么做,不然你的袍子岂不是废了?你最喜欢这种华美的袍子。”维丽莎数落着,但是句子里隐藏着笑意,“要我说,你就和自己的袍子一样,华而不实,绣花枕头。”她似乎被自己这个比喻逗笑了。
法师深呼吸一口,随后继续专注眼前的实验,而维丽莎在笑够之后谈论起其他话题。
“还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吗?阿泽纳尔。”维丽莎说着翻阅着一本封面泛黄的书。
玛格努斯看着液体在烧杯里缓缓凝固,就像血液。他没有点头,但维丽莎似乎受到了他的回应。
“我还是一个毛头姑娘,而你也年轻很多!”她笑着把书合起来,跃下书堆,走到他的身边,就像孩子看见奇妙的戏法一样盯着烧杯里面的变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被玻璃映衬的和青柠一样。“还记得我们几乎天天吵架,也挺好,你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你的学徒,我们两个都把彼此当做工作伙伴了!”她大咧咧地拍了拍男人,法师没有晃动,继续平静地观察着烧杯内部。
“这种日子真是太棒了!我从来没想过可以这么高兴地当你的助手,真的,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好朋友。”维丽莎说着有些小陶醉地在阿泽纳尔身边转了一圈,没有看见法师的手紧捏着烧杯以至于指关节发白。
“不过我说呀!那次实验失败还得怪你自己,非要证明布雷明元素逆转定理是错误的!权威必然有权威的道理,不过嘛,也是没有办法,年少轻狂嘛!”维丽莎笑着把脸凑到阿泽纳尔鼻子前,阻挡他继续观察烧杯,“还不说话!看来你做实验的确越来越专心了!”
玛格努斯张开嘴发出类似嗫嚅一样的喘息声,然后将烧杯放下,他双手撑在桌子上,就像跑完一场马拉松那样疲惫。
喘息。呼吸。喘息。
维丽莎有些担心地将手搭在他的手臂上,环抱着被撩起的袖子上。
“以后也要记住,做实验的时候把袖子撩起来,虽然不美观,但是不会弄坏这漂亮的袍子不是吗?”就像妈妈嘱咐出远门的儿子,维丽莎的眼睛里满是关心。
还有不舍。
法师张开嘴还想说什么,但是维丽莎将一只手指放在他的嘴唇上。
“我们还要重新做那个实验不是吗?”维丽莎笑着看着阿泽纳尔,“我喜欢你准时的样子。”
漫长的沉默,有一本书从书堆上滑了下来,然后玛格努斯缓缓放下了自己的袖子。
这个实验室已经废弃了很久,甚至那个魔法阵还留在地上,就像一片已经干枯的落叶,被夹在记忆之中,用残忍的方式永葆形态——无论物是人非。
“我记得我们上次来这里!”维丽莎表现地像一个来到游乐园的小姑娘,一蹦一跳也不忌惮那些飞扬的灰尘,阿泽纳尔·玛格努斯伫立在阴暗中,看着这个棕发如同舞裙飞扬的女人,那对美丽的翡翠时不时闪烁,永远那么善良地看着自己。
他走向了魔法阵。
“我还记得每一个细节!恩…你还记得吗?阿泽纳尔。”维丽莎俯下身,看着魔法阵,因为刚才的舞动而略微气喘。“我们一开始将三种元素石放在三角,用梅菲斯特穿透法和维克多演绎法共振人造临时魔网。”她纤长的手指指着三个顶点,点着头观察着,却注意到阿泽纳尔只拿出一块紫色的水晶,他再次捋起袖子。
“你没有拿三块元素石?不过没关系,我记得后来的。”她直起身子,微笑着看着阿泽纳尔。
法师手握紫色水晶也直起身注视着维丽莎。“后来你执意要进行这个法术,幸好我后来阻止了你,不然计算错火元素和冰元素的量差值可是足够要你的命。”
“维丽莎…”叫出这个名字让玛格努斯喉头发紧,但是他还是叫了出来,“我不能再虚度光阴了,我明天要离开真理城邦,去一个属于我的地方。”
“你一直是一个很有志向的人。”维丽莎听上去很高兴。
“但是在离开之前,我必须…处理完所有事情。”
“我知道。”维丽莎又笑了,绿玛瑙一样的眼睛在晦暗的室内显得无比动人。
她转身环顾这间屋子,然后再一次和阿泽纳尔四目相对,这一次,男人已经泪流满面,决堤一般从脸颊上肆无忌惮地滑落,滴在地面变得肮脏、泥泞……
“我知道,阿泽纳尔。没关系的。”她笑着点点头,然后伸出一只手,就像是希望阿泽纳尔牵住她一样,带着肯定和希望的微笑。“无论多少次,我都愿意帮助你,包括这最后一次,阿泽纳尔。”她的头发渐渐飘舞起来,就像从远方飞向阿泽纳尔,但原因却是阿泽纳尔手中的水晶开始引导魔法。
“维丽莎……”玛格努斯哽咽着,“我……”
维丽莎缓缓抬起手,将其附在男人的脸庞上,安抚了彼此。她闭上眼睛,似乎在享受一首熟悉的好歌,“只要阿泽纳尔还是那么认真,少一些冲动的话,在哪里都不会忘记袖子的事。”开玩笑似得,她睁开眼睛吐了吐舌头,“怎么还不开始呀?阿泽纳尔。”
男人已经泣不成声。
“幻象解除。”
维丽莎的手轻轻落下,法师撩起的袖子随之缓缓放低。然后,屋子里只剩下了玛格努斯孤身一人。






“谢谢你能如期归还幻觉水晶,这种东西就像毒品一样。不过我会对上面只字不提。”
“恰恰相反,先生,我已经向上面承认了错误并且提交了暂离申请。”
“不,还是因为维丽莎的事情吗?你不必这么自责,阿泽纳尔!每个巫师都会犯错,那个姑娘是自愿挡在你面前抵住了火元素和水元素的量差值救你,你应该让她的死更有意义才对!你是一个前途无量的高阶巫师!为什么要这么义气用事……而且事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我明白,先生。”
“外面已经声称是那个学生自己擅自进行的实验了,而你是当场阻止未及时,我们一向保护巫师们的利益。所以你还在害怕什么?!”
“我明白,先生。”
“既然你明白你为何还要离开真理城邦?阿泽纳尔,我们不能失去你这么出色的老师!”
一个穿着红色法袍的女子走了进来,没有注意另外一个人而是看着阿泽纳尔——已经精神焕发,戴着随和的笑容,穿着整齐华贵的长袍,对来者欣然颔首。
“我代表塞斯廷复国军而来。阿泽纳尔大师?是吗?”
“是的。恩…顺便一提。”“什么?”
“没什么…法袍的袖子还是微微卷起比较好,无论如何都很方便。”





评分

参与人数 1 +10 +30 收起 理由
双之哀殇 + 10 + 30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Daisy Kate

先知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旅行者徽记 光之洗礼 林间驿站

双之哀殇 发表于 2017-6-22 12:19:52 |显示全部楼层
修理好镇上的自走钟,时间领主擦了擦汗,才发现天色已晚,她从梯子上爬下来,脑子里却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
“不知道,现在烈日酒馆里又有新的客人光顾了么?”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20-8-10 01:04 , Processed in 0.09111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