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5707|回复: 66

【短篇完结】Now and Then : Hlathguth   [复制链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1-1-29 23:38: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1-1-31 22:51 编辑

http://bbs.m-grid.com/attachments/month_1101/110130140516f00a2b87ff201a.mp3

在开始故事前,请先听老诗人拨弄一曲。作为伴奏吧。



第一章



阿兰尼斯的墙,反射着烈日的光辉。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埃兰的河水多么庄严。



赫拉轻声念着,她热爱着阿兰尼斯的文学气息,在街角随意可见的铜像和石刻,是英雄,但不是庄严地矗立在那里。而是身着着便服,定格在行走,交谈,打招呼的姿态。



阿兰尼斯。归宿之所。

提醒着人们,去追逐真正的幸福。



赫拉最终说服了执拗的石匠会,也说服了城主,让萨鲁历史书页中的英雄们走出来,走到大街小巷上,以凡人的姿态走在人群中间。告诉人们,不要遗忘先贤为我们留下的。就是生活。

矮人雕刻坐在长椅上吸着烟草,和老法师交谈,兽人先知坐在树荫下神情自得的乘凉。

天晓得她是如何说服别人的。


但等着看笑话的人们看到,冬日里百姓为矮人围上了围巾,在夏天,少女们把野花编制的花冠戴在苍老的兽人雕刻头顶,然后嬉笑着跑开。



生活本身。



最终赫拉满意的阅读着石雕前的话语。那些昔日英雄的遗言:


使人成为英雄的是经历,而不是岁月。——安东尼。灰誓。


我所黜废之今日,乃昨日殒身之人期盼之明日。——谬雷。教皇XI

那些露出在泥潭之上的手,沾满污秽。但那是刻载生命誓言的无字丰碑。


——记载第三次灾变。





而这些沉重诗句的背后,则是目光温柔的英雄们,在这座城看着日出和日落。

赫拉轻巧的旋转着舞步,回到她的烈日酒馆。走进那扇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酒馆大门。

世界上再没有一家酒馆会用青铜大门来避风遮雨,喜迎宾客。

她转过身,酒馆里一片漆黑,朝阳照进门前,光芒将赫拉包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萨鲁

x

评分

参与人数 1 +10 收起 理由
天色已晚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佐伊·艾弗斯

领主

群星的庇护-双子座 守护者徽记 求索者徽记 冒险者徽记 旅行者徽记 光之洗礼

nocturnal 发表于 2011-1-29 23:41:11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是萨鲁的精髓

使用道具 举报

席德·弗兰克

守护者

神选者徽记 光之洗礼

148295207 发表于 2011-1-29 23:47:43 |显示全部楼层
熊猫!!!!你居然还做了那么好的美工……在我觉得自己是个悲剧的时候深刻的同情你!!!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1-1-29 23:52:30 |显示全部楼层

Now & Then:Hlathguth 第二章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1-1-30 14:13 编辑

赫拉的右手食指戴着一枚镶嵌着粉红色宝石的铂金戒指。这枚粉红宝石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多元宇宙诞生的时候,起初它拥有强大的魔力,但经过无数次的战斗和漫长的时间流逝,宝石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力量...


    使人成为英雄的是经历,而非岁月。

灰誓弓着背,小心的看着远处浩荡的军团

这个强壮的游侠比普通人高出两头,不修边幅的面容。手中提着长弓

弓弦迎着风,发出尖细的风鸣

他身后站着一个着装朴素的小女孩,僵硬的表情里透着不屑。


    “你在讽刺我虚度了百年的岁月。”女孩平静的回答着。

“哦,不,别误会。”安东尼。灰誓挠挠下颚的凌乱胡须。这个习惯总能引起赫拉一阵反感。

“我只是觉得趴在那,就应该说这句话。”

“安东尼,我甚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赫拉依旧平静。她见过很多人。真的很多。离开龙类的族群,就注定一人拥抱百年孤独。

“那你能告诉我,他们的援军日落前会到达么。”游侠头也没回,但言语中透出着自嘲。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总想用笨拙的方法去挑起话端。

“愚昧。”

赫拉喉咙中翻滚着龙类评价人们最常用的字眼。混杂着彩虹龙金属般的恐怖嗓音。足以喝退萨鲁的任何生物。

灰誓哑然失笑。他早已习惯。



嘈杂的环境逐渐包围了她,近来,老板娘越来越容易沉浸在回忆里。

她赶忙热情的招呼,催促着雇员,厨房内外的忙活着。

她爱着这个酒馆,这座城,这条围拥着阿兰尼斯的河水。

与她有关的人,理解她的人,也都葬在了这座城。

他们一个个的像模像样成了英雄,还把雕塑戳在我的店门口,至今我却依旧是个酒店掌柜,在夜幕降临后跑到腿抽筋。


赫拉瞥见窗外定格在抛球杂耍的雕像,安东尼。灰誓。死于温泉关战役。英雄,游侠的导师。

身上被围着各种衣物,围巾,活像个毛线团。

赫拉笑了。

在这个寒冷的月份里,雪花飞舞已经无法引起人们浪漫的情怀,打在脸上足足引起一阵疼痛。街角灯火通明的烈日酒馆就成了温暖的召唤。

两个矮小的身影蹒跚走进来,他们显然冻坏了。身上包裹着洁白的披风,从头到脚。不是侏儒,也不是砍德人。

“小孩子?”赫拉走上前,考虑着除了酒之外的热饮。


“日子到了,我们终将为您赞颂。”

男孩在她开口前行礼说道。


赫拉发誓,她漫长的岁月中也不曾听过这么悦耳的音调。


白色的两人就这么重新走回到暴风雪里,留下在风雪中寻找他们背影的赫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萨鲁

x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1-1-29 23:53:00 |显示全部楼层

Now and Then :Hlathguth 第三章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1-1-30 13:44 编辑

http://bbs.m-grid.com/attachments/month_1101/11010420000214ce8b4b515c38.mp3

老诗人对着阳光眨眨眼,手边随即又是一段旋律,请听:

你问我们,为何眼泪流了下来。

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关系。

如今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能够给你。

今后你要发掘自己的才华,

向着未来,一路前进。


当小女孩牵着父母的双手走在落满花瓣的石道上。

当小女孩唤醒摇椅上的老人时。

当小女孩将鲜花摆在逝去之人的碑前。

岁月啊,带走了我亲爱的人。

直到他们蹒跚在黄昏中,我还依旧是个小孩子。


他们只是微笑。烈日酒馆的老夫妻。

我的小手握着他们的大手时,这对恋人还是这么年轻。

我的小手握着他们苍老的手时候。他们依旧微笑着。

我是被爱着的。被这样的一对人类夫妇。

我的爸爸,妈妈。


你并非从此再也看不到我们了。

你只是即将向着大海起航而已。

船要开了,挥手道别吧。

亲爱的。我们爱你。


关于龙的眼泪传说有多少。

我甚至不知道,我已经哭了。


百年的孤独,事实并不是那样。

离群的幼龙,被人类夫妻收养。

我的肌肤可以迅速的再生,

但我从未受伤。

我展翼可摧毁千军万马。

但自小我一直被温柔包围着。


那是一片被朝阳笼罩的山丘。

绿色的草地。

我依偎着母亲,听着故事。

我的家就在山坡上。

晨曦从山峦间洒下来,鸟群从母亲身边飞过。。

围绕着高大的母亲,

缓缓张开了巨翼。。

我和妈妈,竟然以龙的姿态相会了。

我的养母,我不曾蒙面的生母。重合了。


摇椅微晃,原来是我又梦了一场。

我问自己,为何眼泪流了下来。

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关系。

梦见了你在小小的祝福中诞生的那一天。巨龙缓缓开口道。


什么。


赫拉盯着屋顶,这个声音在耳边呢喃着。

从树梢洒下的那一缕阳光。

梦见那一段,幸福的时光。

妈妈和爸爸牵着手,对着我微笑着说。

这到底是。。赫拉将手抵在额头上,边笑着边拭去了眼角的些许。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赫拉~

“赫拉!”一个小姑娘突然探出头,狡黠的望向屋里。

“我不是说过到家要说我回来了,不管我在哪都要让我听到。”赫拉挽起裙子,开始说教。

她是赫拉收养,不,是烈日酒馆收养的小女孩。

这两个“小姑娘”就这么开始在酒馆里打闹着。伴着你哭了,我没有的吵闹声。

阳光穿过树梢,洒进窗前。

你并非从此再也看不到我们了。赫拉。

你只是即将向着大海起航而已。

如今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能够给你了。这家酒馆,如果你喜欢,它就属于你。

如果你不喜欢,希望它不要束缚着你。

赫拉 你是天使。

去看看这个世界吧。你有无尽的岁月,不老的容颜。

但不会孤独。你有区别于巨龙的。

那颗心。

希望这就是我们给你的礼物。

晚安,小天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萨鲁

x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1-1-29 23:53:18 |显示全部楼层

Now and Then : Hlathguth 完

本帖最后由 lorrine 于 2011-1-31 23:42 编辑

http://bbs.m-grid.com/attachments/month_1101/11013123164e939e7cd55f91dc.mp3

老诗人打了个哈欠,周围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恩。今晚的酒钱到手了。


这也许不是第一次。但我又体会着恐惧。

我又要失去拥有的了。

我将会失去这里的生活。


混杂的花色脊背令人不敢正视,这副巨大的躯体本身就散发着气息,来自一条龙的压力。

不同阵营的龙类会针对彼此发出摄人心魄的气息。

我是一条彩虹龙,我没有天敌。我是花色的。

我震慑着一切。


我企图解释这尴尬的一切。嘴张开,却呼出炽热的烈焰。

赶忙仰起头。

我想要遮蔽这毫无衣着的身体,想逃离那些惊讶的目光。

却展开了巨翼,横扫尾脊。轻易摧毁了阿兰尼斯旧城的遗址。

低下头,烈日酒馆已经不复存在。

我看着守卫成群涌入街道。

我看到厨子拉开哭闹的小女孩。我们的女孩。

烈日酒馆不复存在了。

  

我到底怎么了。

我。赫拉。不。

  

我,赫拉斯古斯。

  

我还记得睡前的星光,洒在床头。

我是看着那些星座,好像钉在深蓝屋顶上的银色图钉。

渐渐入睡。

  

生命中少有过现在这样的无力。

我爱的生活,就这样从指间流走了。

  

挥动着承载千年记忆的巨翼,我想逃。

逃到无人的林中,变回自己,然后去偷农家的衣服。

然后呢。。

  

我对着地面被吹得东倒西歪的百姓和守卫道歉。

希望彩虹龙那撕裂金属的嗓音没有吓到他们。

  

“载上我!”一个稚嫩的声音说着,接着,风雪夜的那个男孩跳到我的背上。

管不了这么多了。

  

重振羽翼!我又飞了!

伴着背上的哀嚎,我直上云霄,风和乌云在九只眼睛两旁呼啸而过。抗议着时间都无法主宰的我。

这个世界拉扯着主宰着时间的我。

我飞的更高了。我几乎忘记了飞翔的感觉,太怀念了。

在某个战场上,我曾经用这样的姿态,与同类交战着。

我的脚下的人群为我欢呼,他们把剑和盾丢到半空,如痴如狂。

我掠过层层山峦,凡间的生灵目光追逐着我。

迁徙的鸟在我下面。四散而逃。

我,赫拉斯古斯,从来不看着天空。因为在天上,没有生物飞得更高。

这刺眼的蓝色,凛冽又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巨龙之心。

  

Hlathguth!慢一点!”背上传来我的真名。

我还游弋在云端的海洋里。这种疯狂逐渐占领了最后一丝理智。

“赫拉!”

背上的孩子紧紧扒住我鳞片的缝隙。他到底要什么。

“你忘记了什么!”他说着,脱口的话飘散风中。

“日子到了!赫拉!你忘记了!”

  

每条龙,都是独特的。

拥有一个真名,区别自己和同类,因为。龙不仅是龙。

也代表着一种能力。

你有无尽的岁月,不老的容颜。

父亲,那个总是笑着的旅店老板。在葬礼后我来到他的房间,打开写着我名字的信封。

赫拉斯古斯。悠久之翼。

  

这就是我,我的真名。我是时间的敌人。

我是那条无尽长河的开始与结束。

  

原来这就是我的真名。为了寻找这个名字,我才开始了凡间的旅程。

但生活已经让我忘记了这个最初目的。

当龙终结了一切能道出它真名的声音,它就不再有弱点。

我和男孩在一片浓密的林中降落了。远望,我可以看到月光湾的灯塔。

飞了好远。明明只过了一小会。

  

而他,将一个故事娓娓道来。

我本是一条彩虹龙,徘徊在善恶道理之上的存在。

我曾经肆虐,羽翼下播撒着瘟疫和死亡。

我征服了整个王国,以人类的姿态要求成为那里永恒的王。

但在这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抹杀知道我真名的每个声音。这样我就是永远的主宰了

但后来,悠久之翼销声匿迹,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些,我几乎闻所未闻。

我失去了以前的全部记忆。在我梦乡,内心深处徘徊的,是寻家的我。

是那个叫赫拉,被父母溺爱的女孩。

是那个被划破手指,却被母亲含在口中,直到伤口再生,愈合。

母亲微笑着说不会再流血了。

那么。。我是谁。

今天,为什么我又变回了巨龙。

  

日子到了。男孩简单的回答着。

你给自己的许诺。

不论发生什么,在今天,你将重振羽翼。回到王座,享受你的财富。

盘中珍馐,杯中玉露。

堆砌成山的财报,无尽的盛宴。

你能想到的一切。

  

悠久之翼,这个世界从未放弃寻找你。

你是这个世界象征着古老力量的最后希望。

人们怀着各种心情期待着这种力量,闻所未闻。

萨鲁瑞安的唱诗班来到阿兰尼斯城,暗中为你准备着巨龙的祷文。恢复以前的力量。

阿加马城郊外的天文台预示一个宿命降临的日子。迎接你前往,带上法师铸就的冠冕。

珍珠海湾的灯塔与月光湾彻夜不眠,等待着你的船排成另一个彼岸。期待着你带领他们征服新世界。

一场大雨即将降临在月光湾。届时月亮也将处在魔力的高峰。那些眼神都期待着巨翼划过视线。

此刻的陨落之海的波涛传出女子柔美的歌声,“光像暴雨一样砸在她的身上,噬咬着她新生的皮肤。”尽管如此。美人鱼们还是回跃出水面,眺望人类的国度,寻找古老力量肆虐的往昔。

悠久之翼,你的日子到了。

享受你的宝座。

  

  

伴着他冗长的赞颂还是什么。我已经回到了人形。

回到。

捡起一根木棍。

那绝对不是个小孩子。心里想着,一棒子打下去。

没有伤及他。敲昏一个人是很艺术的手法,安东尼曾经一边骂着笨手笨脚的我,终于教会了我这招。

对着一个衣不遮体的年轻女士这么若无其事的高谈阔论。真讨厌!

是啊。。在他眼中,我是赫拉斯古斯。

睡个好觉吧。你这老骨头。

我才想起他介绍自己的名字,坎通纳。法潮。

那个过分追求巫术让自己年轻的法师。显然。效果过头了。

  

我偷了农家的衣服。额,太大了。

但是,晒在阳光下,淡淡的味道。

我记得我看到了月光湾的灯塔。我离海边不远。

饿了,我就乖巧的敲开农家的门,人们给了我晚餐。还让我和孩童们玩耍。

我依稀记得,那个法师提到我有很多财宝

我来到月光湾。港口的领主是我的旧交。

我悄悄给店里的伙计们写了信。来月光湾找我。悄悄离开阿兰尼斯。

  

   

  

      

两个月后。

烈日酒馆的老板娘赫拉带着自己的厨子和伙计,以及店里的小女孩,乘着一条大船回到阿兰尼斯。

当大船进港。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张满风帆,商人问到了金币的味道。

满满的黄金和宝藏!

一年后,烈日酒馆重新开张。并且不仅在阿兰尼斯。

传说,远在东方的大城,异域的国度。有一座高耸入云的酒馆,也叫烈日酒馆。

而这,就是不得不说的另一个故事了。

  

老诗人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他讲了很久。

这是个好故事。

壁炉旁传来了零星的掌声,把人们拉回到现实。

“他只是想再赊一杯酒而已。”赫拉帅着抹布说着。“看什么!打烊了!”

人们四散着逃开,咕哝着那个名字

  

赫拉斯古斯。悠久之翼。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席德·弗兰克

守护者

神选者徽记 光之洗礼

148295207 发表于 2011-1-29 23:53:25 |显示全部楼层
抢你妹啊……

使用道具 举报

熊猫

冒险者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lorrine 发表于 2011-1-30 00:14:09 |显示全部楼层
灭哈哈哈啊。欢迎大家来看 谢谢noc! 也谢谢席德,就从这篇文章开始吧。慢慢从新写
目前面临两个严峻问题 第一 怕写写不完 烂尾
第二 饿死我了&……¥……¥#&#*&#
沧海辽阔,而我的船渺小

使用道具 举报

英雄徽记 神选者徽记 守护者徽记 求索者徽记 冒险者徽记 旅行者徽记 光之洗礼

赫拉斯古丝 发表于 2011-1-30 00:19:1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lorrine


    肥熊,别吃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席德·弗兰克

守护者

神选者徽记 光之洗礼

148295207 发表于 2011-1-30 00:21:1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lorrine


    写什么,新的小说么?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2-11 04:59 , Processed in 0.06621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