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1827|回复: 2

龙枪短篇故事·龙的复仇 [复制链接]

图尔贡·瓦达密尔

先知

群星的庇护-天蝎座 光之洗礼

天色已晚 发表于 2007-9-10 00:08: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两名旅人骑马奔行在狭窄的山路上。静静的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的束腰外衣和皮质长裤的男人。一把造型优雅的长剑绑在他的马鞍旁。他面容粗旷,却修饰得很干净。脸上洋溢着一种你很少能在男人脸上看到的欢乐。他的旅伴是一个年轻女人。穿着皮质的背心和长裤,肩膀上罩着一件绿色的斗蓬,右手上带着一只式样简单的戒指。她不时抬起头,用满怀着爱情与敬意的目光看着她身边的男人,而他,则还她以同样温暖而甜蜜的目光。他的右手上,同样的戒指在闪闪发光。
  爬上了山顶,整个伊斯塔城展现在他们面前。在城市中央,是帕拉丁塔。五座以纯净白色大理石建造的高塔巍然矗立,代表着人们对伟大神灵的崇拜与敬畏。高塔旁的建筑群,则是整个伊斯塔城和伊斯塔王国的行政中心。而在那周围则是居民的住宅区。无数朝圣者,索兰尼亚骑士,以及来自王国各地的贵族们,混在汹涌的人潮中,涌过城门。
  "看那里,我亲爱的!伊斯塔城!"他挥手示意她注意眼前的那座城市,"我们将会在明天到达,然后举行婚礼,甚至可以得到教皇的祝福!"
  "是呀,还有那些朋友!"她说,"我们有太多值得庆祝的东西了。"
  "我简直等不及要跟他们交换冒险经历!从上一次见面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了!"
  两个人又继续下山的路,蜿蜒曲折的小径,将他们带出了我们的视野。
  第二节
  戴蒙顺着阴暗潮湿的地道向前走去,凯瑟琳跟在他后面。尽管会使行动不便,他们仍把剑握在手上。戴蒙的目光被地面上的什么所吸引,他跪下来,在一块被压扁了的污泥上,有三条大概五英寸长的平行印记,中间的一条比两边的稍长一点。凯瑟琳走近一点,好让手上的火把照亮地面。爪印指向他们来的方向。
  "那家伙不到半个小时前才出去。一定是出去猎食了。"达蒙低声说。
  "那我们快走吧!"
  "等一下!"戴蒙举手示意凯瑟琳停步,他向前走了半步,然后停下来,目光从地面,墙壁,一直爬到天花板上。然后他屏住呼吸,用一把小匕首轻戳地面。一道灼人的白色光芒瞬间爆发。戴蒙的手上一阵刺痛,他连忙甩开匕首,退后一步,伸手护住眼睛。那白色光芒又在一瞬间消失。他睁开眼睛,才发现刚才丢下的匕首已经变成了一团溶化的金属。"天哪!"戴蒙嘟哝了一句。
  "幸好你发现了这个陷阱,不然现在你已经烧焦了。"凯瑟琳握住戴蒙的手,"让我看看,严重吗?"
  "没什么。"戴蒙耸耸肩,"不过是轻微的烧伤罢了。"
  "让我包扎一下,只要几分钟。"凯瑟琳松开包裹,并拿出一条干净的绷带裹在达蒙手上。
  "谢谢。"戴蒙挥了挥手,"我们得在龙回来之前结束这一切。"
  "走吧。"
  静静地,两个人继续朝山洞深处走去。
  看着眼前巨大的地下岩穴,戴蒙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奔跑在大厅地板上的耗子。岩穴大概有四百英尺见方,两百英尺高。一打直径两英尺左右的光球漂浮在空中,发出淡淡的,带着绿色调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岩穴。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龙需要有这么大的窝。几乎一半的地面都被一层及膝高的金币,珠宝,贵重的武器盔甲,以及数不清的宝箱所覆盖。戴蒙废了很大劲才从那一切中找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在岩穴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凹陷。戴蒙叫凯瑟琳把火把熄掉。
  "看那边,看到那个凹陷了吗?蛋一定在里面。"他小声地说,尽管龙并不在这里,但是残存的邪恶气息仿佛伸手可及,以至于他们都不自觉的微微颤抖。"来吧,小声点,不要碰任何财宝,可能有机关。"
  "快点吧,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
  "不要过虑,龙已经走了!"
  两个人走到凹穴的边缘,被皮毛和羽毛包裹着的五个蛋,静静的躺在里面。还有火红色的鳞片散布其中。
  "你肯定我们要这样做吗?"凯瑟琳犹豫了一下,"这些蛋,它们看起来很可爱,并没有损害谁。"
  "是的,可是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蛋孵化之后,会变得和他们的母亲一样可怕。那条红龙已经毁了数十个村庄,以至于骑士们一致决定要猎杀她。想一想那些会因此而得救的人们。"
  "也许你说得对…"
  "我们必须快点了。"戴蒙跳进坑里打破了所有的龙蛋,然后,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片红色的鳞片。
  "你这是干什么?"凯瑟琳轻声说,"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只是个小小的纪念品!"他把鳞片举到光下看了看。
  "快点,那条龙不会一去不回的!"凯瑟琳稍微提高了音量,那声音在四壁间回响着,然后慢慢沉寂。
  戴蒙弯下腰最后确认一下所有的龙蛋都被打破了,然后爬上地面。两个人跑回了他们来时的隧道。他们拼命跑向龙穴的出口。火把在一阵噼啪声中熄灭了。但洞口微弱的光芒足以指引他们走完剩下的路。
  刚出洞口,戴蒙就感到一阵劲风袭来,他快速停下来拉住凯瑟琳。他们瞥见洞口的平台上一个巨大的阴影,"快跑!"他嘶吼着。没有警告的必要,凯瑟琳紧跟着戴蒙冲向树林深处,在一个掩体后躲了起来。龙盘旋而下,灵巧地落在平台上,深红色的身影在阳光下闪耀,它环视四周。在龙威的作用下,戴蒙和凯瑟琳无助地看着她慢慢地走向他们的藏身之处,分叉的舌头舔尝着空气的味道。帕拉丁保佑他们,龙在千钧一发之际转身离去。龙威在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洞穴之中后,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消失。这一刻恍如隔世。
在恢复意识之后,他们没命地向树林深处跑去——-那有他们的马。就在两人骑上马准备逃走时,一声怒吼从背后响起。地动山摇!红龙飞出洞穴,愤怒地寻找破坏龙蛋的贼。龙威扩散开来,马倒在地上。戴蒙和凯瑟琳无能为力,只有祈求着他们的马能转移龙的注意力,以争取足够的时间逃跑。
但龙并不笨,她知道,那些贼一定躲在马附近的某个地方。她俯冲向下,在树林里着陆,用粗壮的双腿和尾巴拍打着地面。他们看见了她邪恶的双眼,心中充满恐惧,却又被深深地吸引。龙慢慢地逼近。最终,求生的本能战胜了恐惧,他们冲出掩体。红龙顺着声音,发现了匆忙逃命的戴蒙和凯瑟琳。
  "卑贱的人类!你们不得好死!"她咆哮着追逐。戴蒙眼前一花,被一块露出地面的树根绊倒了。龙渐渐逼近,终于来到戴蒙面前,她用后腿站了起来,尖利的爪子指着他,怒吼"你就是打破龙蛋的贼?我向你保证,你会得到这世上最惨烈的死法!"戴蒙蜷缩在地上,双手无力地挡在身前。龙大吼一声,他知道命已不保,只能暗暗祈祷着凯瑟琳平安无事。他紧闭双眼,希望这一切快点过去。令他惊奇的是,龙竟然因为痛苦而发出嚎叫。他把手移开,看见龙左翼上插着一支箭——————是凯瑟琳的箭!鲜血不断地从伤口涌出"你竟敢攻击我?我要把你这个可怜虫压成肉饼!"龙嘶嘶叫道。另一支箭准确无误地射入了她的左眼,"啊"她转过身,后退了几步,护住受伤的左眼"听着,无知的人类!我,帕拉斯——-克莱恩最强的龙,以吾后之名诅咒你们!你们逃不了的,会为此付出代价的…"龙渐渐远去。
  "不…不要!"戴蒙无助地喊着,却只能看到红龙的血盆大口。
  "不…!"他惊坐起来,噩梦就象活生生一般。戴蒙粗重地喘着气,看看身边的凯瑟琳,她脸上充满祥和。'不过是个梦而已'他想,重新躺下,没有惊动凯瑟琳。最终,又沉沉睡去。
  第三节
  戴蒙很早就起来。阳光有些刺眼,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啊哈…"
  当凯瑟琳醒来时,戴蒙早已在昨晚的余烬上生起了火,还烤了一些肉。
  "亲爱的,你脸色不好!"凯瑟琳边说着坐起身"你昨晚没睡好?"
  "我很好,只不过作了个梦,没什么特别的。"戴蒙说着把架上的肉翻了一个个儿。
  "那个梦!"凯瑟琳同情地说"已经三周了,忘了它吧,那条龙不可能找到我们的。"
  "你是对的,我不会再让它烦我了,来一块?"
  "谢谢。"
  两人很快解决了早餐,收拾好行李继续他们的旅行。
  "我们多久能到?"凯瑟琳心不在焉地问。
  "大概中午吧,我们很快就能走上大路。"
  "真想再快点,我等不及去见我们的朋…"
  "嘘…不要动!"。
  "什么?你看见什么了吗…"
  "那儿,在树后面,看到了吧?"
  "看到了!"
  "下马,轻一点,趁它还没发现我们。"
  "我们干脆快速冲过去干掉它!"
  "等等,食人魔决不会单独行动的,它们没有大脑,但并不缺乏一般的判断力。"戴蒙缓缓地下马,手放在了剑柄上"慢慢地靠近那些灌木,保持警惕,我会绕到它身后。"
  "没问题,我会小心的。"凯瑟琳边说边蹑手蹑脚地藏起来,搭好了一支箭。
  一阵微风吹得枝叶摆动,影子也随之跳动起来,戴蒙一时间失去了目标,打他很快潜行到了那个食人魔身后。当他发现那个食人魔只不过是一个木偶时,已经太晚了。他恐慌地试图找到其他食人魔隐藏的迹象,'它们不会这么聪明的'他侥幸地想。一声尖叫穿透了他狂乱的思维"不,凯瑟琳!"他没命地跑出树林,以至于竟然没注意到近在咫尺的一条树枝,正好击中了他的头部。戴蒙像一袋面一样倒了下去。
  他昏迷了一段时间,当他醒来时,头痛得好像李奥克斯正在他脑袋里锻造世界。他试着抬了一下头,但双眼被血糊住了,什么也看不到;他试图用手揩走这些,却只发现自己被绑住了。他拼命的摇着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凯瑟琳,你还好吗?"他吼着"你在哪?"
  "我在这儿!"凯瑟琳的声音好像快要窒息。
  戴蒙循着声音,发现凯瑟琳被两个食人魔扼住。他甚至能闻到它们身上散发出的恶臭,极力地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感觉。
"放她走,否则我活剥了你们!"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口气像是食人魔被绑住了一样。
  "你现在的状况可不能命令我,亲爱的朋友。"
  "食人魔法师!我早该猜到!"他自言自语"食人魔是造不出那么漂亮的陷阱的!"
  "啊,我的朋友,你真聪明…"
  "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放她走,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
  "我很遗憾,我们只想要她,"法师说"你知道,我们受人所托。她的名字,好像是叫…提雅娜·红石…没错。但那不是重点,"法师是如此地贴近戴蒙,以至于他可以看清它脸上的每一条皱纹,每一个瘤子和每一根汗毛,它的呼吸充满了恶臭和能量。
  "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提雅娜·红石'!"戴蒙一口痰吐向法师,却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了下来。
  "非常有趣,"法师笑道"但我必须告诉你全部。提雅娜·红石让我告诉你,你曾经夺走了她最重要的东西,相对地,她很乐意看到你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样子。"法师转过身,对那两个食人魔打了个手势,它们快速地点头回应,把凯瑟琳拖入树林。法师转过脸"消息送到了…"随着法师拳头的挥舞,戴蒙失去了意识。
  戴蒙渐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趴在冰冷的硬地上。索林那瑞高挂在西方的天空,努林塔瑞正从东方升起,在空中某个地方当然也有努塔利——-只有在黑暗之后塔克西斯庇护下的生物才能看见。在索林那瑞银色的光辉下,戴蒙颤抖着站起来,颇费了一番力气才保持住平衡。打量一下四周,他发现了自己的剑和包裹。但凯瑟琳呢?他匆匆收拾了一下,心情郁闷地找寻凯瑟琳的身影。
  他是在树林边发现她的:躺在血泊中,被毁了容——-让人不敢相信那就是他的未婚妻凯瑟琳,血淋淋的双臂紧护住胸前破碎的衣服,脖子上一道长长的刀痕,全身都被刀剑乱刮过。
  不争气的眼泪爬上了戴蒙的脸颊。他扔掉宝剑,拼命地刨地。他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挖了一个坑,安葬了凯瑟琳。
  在早晨第一缕阳光照耀下,戴蒙跪在凯瑟琳的墓前,宝剑平放在身前"我以我家族的荣誉和帕拉丁的名义起誓,我一定会报仇的!"
  他收剑入鞘,转身走向伊斯塔。
  第四节
  "戴蒙,你没按时到,真担心死我了!"一个壮汉从只有他一人做的长桌旁走向戴蒙,他展开双臂"哈…不管怎么说,再见到你非常的高兴!"他以他特有的怪力紧紧地抱住戴蒙,直到他感到什么事有些不对"你还好吧?你脸色惨白!"他拉着戴蒙坐下"来吧,给我们讲讲你的冒险吧!小子,我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但你得先将你的故事讲给我!喂,伙计,给我朋友也来上一份儿。来,坐这儿,戴蒙,这儿靠近火炉。"看到戴蒙严肃的表情,他停下来"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像僵尸…等等,凯瑟琳呢?她在哪儿?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
  "她死了。"戴蒙轻轻地说。
  "什么?"
  "死了,她死了你这头蠢驴!她死了!"他抓住壮汉的领子咆哮。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激动了…但…"他崩溃了,像小孩一样倒在大汉的臂膀里痛哭"全怪我!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离开她的…我真该死!!!"
  "别太难过,"大汉轻拍着戴蒙。一股暖流涌上他心头'我还有这么好的朋友'。"告诉我,是谁干的,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在不要想了,你现在需要休息。"壮汉把戴蒙架到楼上的卧室,他轻轻地关上门,返回客厅。已经深夜,几乎所有的客人都已休息。诺大一个酒馆里,只剩下壮汉和他的朋友们围坐在一张大桌子周围。
  "诺曼,你怎么想?"一位中年女士说,从她的褐色长袍可以推断出她是一名牧师。
  "我答应帮他。"那名叫诺曼的壮汉说"纳兰,我知道自己很鲁莽,可是…"
  "嘿,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们当然得帮他!我们不是朋友吗?"一个孩子气的身影活泼地出现了。虽然还没有人类的小孩高,但他脸上已布满了皱纹;尖尖的耳朵长(chang)过头顶,使他总给人留下小鬼似的印象;褐色的长发被一根发带束了起来;棕色的大眼睛里闪耀着光芒。他跳上桌子"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个害死凯瑟琳的坏蛋,为她报仇——————想一想都兴奋!"他高兴地挥舞着胡帕克杖,刺向阴影,然后灵巧地躲开假想的一击。
  "罗福德,你最好在有人受伤前停下!"纳兰大声叫道。
  "哦,对不起,我有些忘形了。"坎德人受伤地说,'乖乖'地坐下。很不幸地,碰到了一杯麦酒,洒了一地。"我会擦干净的,"他说着试图从他那为数众多的袋子里找到一块抹布。
  看见他忙着找东西,纳兰悄声问诺曼"我会尽全力的,但你想莉杰拉会乐意吗?"
  "我不敢肯定,明天再问问她吧。"诺曼轻声回答,感到很不习惯。
  "晚安!"纳兰对所有人说。
  然后他们都回房睡觉了。
  第五节
  每个人一大早就聚集在客厅,静静地吃着早餐。甚至以开朗活泼(这又是一种说法)而著称的坎德人,也被这压抑的气氛弄得不敢说话。
  这天,大伙都感到焦虑不安。越来越多的人进进出出,客厅又挤又吵。已过了中午,可莉杰拉还没到。
  她留着红色的短发,差不多刚到肩膀;如果不是残了一只左眼,她完全是个美女;黄金镶着红宝石的项链装饰着她的脖子。她默默地走过人群,人们不自觉地给她让出一条宽敞的路:在这个年代,没人信任法师——-况且,她还是黑袍。
  罗福德最先看见了她,大声地问好"嗨!你好,莉杰拉!"
  "谢谢,还好。"她简略地回答。坎德人继续收拾他的包包。诺曼和纳兰向莉杰拉点头致意,等她入座。
  "你们怎么了?一脸严肃?很抱歉我迟到了,早上遇到了一点点小麻烦…"
  "戴蒙昨天才到,带来了噩耗。他和他的未婚妻在半路被袭击了,她死了。我们还不知道细节,他现在该醒了,让他自己说吧。"纳兰道。
  戴蒙慢慢从楼梯上走下。
  人们各自聚成一团,他的朋友们坐在一张长桌子周围,抿着麦酒。其他客人正围在一位年轻的吟游诗人身旁倾听他的吟唱。
  人群并没有引起戴蒙的注意,他径直走到那桌子旁,要了一些烤鹿肉和炸马铃薯,静静地吃着。他的朋友们耐心地等他吃完。
  莉杰拉首先打破了沉默"我为你失去的感到非常遗憾。"
  戴蒙头也没抬"没什么,那些食人魔会付出代价的,特别是那个幕后主使。"
  "我很理解,"莉杰拉接着说"也许你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我们才能帮你。"
  "好吧。我们当时…"戴蒙猛地抬起头,盯着莉杰拉"你是谁?我从没见过你!"
  "我叫…"
  "她是莉杰拉,一名法师,"坎德人突然插到他们中间,以他特有的尖锐嗓音说"当然,你看到她的袍子也大概猜到了吧?不管怎么说,我们来这儿都是为了探险,那才是正事儿!那才有趣!我们遭遇了一整队的大地精,诺曼还挑赢了他们的头儿!然后,当我们回到伊斯塔时,就遇见了她。她当时正和一只吃人脑浆的怪兽拼命!她伤得很重,左眼也被弄瞎了…"
  "我的左眼是试炼时不小心瞎的!"莉杰拉愤怒地说。
  "啊…抱歉!无论怎样,尽管她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师,她还是受了重伤。我们帮她打跑了那怪物,她于是就决定跟我们走。多么可笑啊——-一名法师跟着我们!她没准会把我们变成青蛙还是老鼠!"
  "如果你再喋喋不休,她会先变你的!"纳兰提醒他。
  "好好…我不说了。但那难道不有趣吗?我——-一只小鸟在天上飞!"
  "罗福德,你能不能先停一下,让戴蒙把话说完?"莉杰拉警告坎德人。
  "好吧。"不知为什么,他好像'怕'这个法师似的。
  "那开始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戴蒙身上,当然,坎德人是个例外。
  与戴蒙同时,诗人也开始了吟唱!
  "我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我们仔细地检查过了,那些邪恶的龙蛋一个不漏地被全部打破了。正当我们离开时,龙回来了。我想我们这回死定了,但却奇迹般的逃了出来。是凯瑟琳救了我,她射伤了龙的翅膀和左眼。"
  在没人注意时,莉杰拉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左眼,好像记起了旧伤。
  人群声音很大,但罗福德还是听到了诗人的吟唱:
  曾经,有一只红龙非常地强大她已厌倦杀戮却嗜酒如命几乎喝光所有矮人烈酒
  "龙的故事,太棒了!好像很有趣…"罗福德咯咯笑道"我要听!"他跑向诗人,又跑回来,试图在同一时间听两个故事。最后,他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站在中间,给每个故事留一只耳朵。
  "她受伤后就飞走了。我们继续旅程。将近一个月都风平浪静,我们没有遇到任何麻烦。打那太不寻常了!我应该更警惕才对!只差一天,只差一天我们就能到…可我太傻了。我们被一伙食人魔袭击,它们的头儿是一个法师——-食人魔法师!它制造了一个陷阱,我就掉进去了,我真该死!然后,我们就被抓起来了…那法师告诉我,是一个叫做'提雅娜·红石'的让它这么做的…"戴蒙停了一下,注视着每一个人,最后,目光停留在莉杰拉身上。她投入地听着,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他继续下去"在它打昏我之前,留给我一个口信:我夺走了提雅娜·红石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而我,要付出相等的代价……它们杀了她。"他暂停下来,调整了一下激动的情绪。
  罗福德又把注意力转向吟游诗人:
  她没想到人类如此地大胆英俊的小伙美丽的姑娘他们不是经验老道的猎人却计划着破坏龙蛋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他们准备逃离千钧一发之际龙出现了他们侥幸逃脱与龙结下梁子
  "折是上喇来隔龙!"一个醉汉插嘴道。
  "等你见到龙,早就小命呜呼了!"他旁边一个人说。
  "给沃一陶笼,乔…瞧我坎…坎了塔!"醉汉说着胡话,旁人让他安静下来。
  龙诅咒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复仇的火焰燃烧起来她跟踪他们杀死了那个姑娘
  罗福德又把注意力转向戴蒙:
  "……我在树林边发现了她的尸体。我安葬了她,然后就来到了这儿。"他注视着火焰,再没说什么。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坎德人看了看莉杰拉——-她缩进黑袍。没人注意他,罗福德混入人群,把人们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首饰,珠宝甚至盘子都收进他的包包里,还一边纳闷人们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人认得出龙的伪装他的朋友全被杀害一个接着一个复仇之火随之熄灭龙默默地离开没人知道她的踪迹
  "龙总是会赢的……"人们发着牢骚,渐渐散去。罗福德隐隐感到什么事有些不对劲,却说不上为什么。
  "这是你的,表演很精彩。"旅店老板随手扔给诗人几枚钢币。
  看到人群散开,坎德人也回到伙伴们身旁坐下。他无聊地看了看四周,目光突然停留在莉杰拉身后的墙上——-没有影子!'也许我喝得太多了'他想。他使劲摇了摇头,突然间想通了:那个诗人!他的故事!几乎就是戴蒙的翻版!如果他的预言……想到这儿,他拍了拍戴蒙的肩膀"你注意到那个诗人了吗?他的故事真棒!我是说,几乎和你的一样!他忘了讲食人魔…不过,龙蛋的那块儿讲得还真精彩……!"
  "他在哪儿?那个吟游诗人?"戴蒙抓着坎德人"他到哪去了?"
  "我…我不知道,我只看见他和一些人从门口出去了……"
  戴蒙站起身来,几步就跨到门口,他转向掌柜的"那个人呢?"
  "别急,我是说,如果你想问什么的话……"他敲着竹杠。
  "我是说,刚才那个吟游诗人在哪?"
  "哦,他呀,我听说在另一家旅店。"
  "哪儿?"
  "我不知道!"
  "说!"戴蒙已经把剑拔了出来。
  "我真的不知道…"
  "你是在找我吗?"
  "你是…?"
  "吟游诗人,不记得了吗?"
  "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我的诗能告诉你一切,你要听哪一段?下次再说吧。"说完,诗人再度从门口消失。
  戴蒙追了一个晚上,一直紧跟着那个诗人,穿过无数街街巷巷。最后,诗人终于在一个死角停了下来。
  "我不为难你,你只须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故事的?"
  "啊,好吧,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故事的?"
  "不要跟我玩捉迷藏,伙计!我快没耐心了。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说出来!"
  "我比你想象的知道的还多,戴蒙。"诗人优雅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诗人没有回答。戴蒙只听见一声巨响从诗人的位置爆出,震得他快要散架。诗人的身体慢慢变大,直到肌肉撑破衣服;脸则越来越长,渐渐变成了爬行动物似的尖脸;背上肿出两大块,直到长出两只巨大的红色翅膀;皮肤越来越暗,先变成暗紫色,最终变成了深红;闪闪发光的鳞片代替了皮肤;身体占满了街区;双手变成尖利的爪子,指甲是深黑色的;一条和身体差不多长的尾巴出现在他的身后。
  在衣服的残片中,呈现出红龙巨大的身影。
  "还记得我吗?"龙嘶嘶叫道。
  "你…你?"戴蒙颤抖着说,在龙威的影响下,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你是怎…怎么找到我的?"
  "我一向言出必践。"帕拉斯慢慢走近戴蒙,巨大的龙头伸到戴蒙面前,左眼空洞,鼻孔喷出浓浓的黑烟"我为复仇而来,你赢不了——-我就是那个'提雅娜·红石'。"
  戴蒙全身抽搐,无法说话。
  帕拉斯用一根手指就把他推翻在地,利爪在他胸前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一"她数道。
  红龙后腿一蹬,腾空飞起。戴蒙试这站起来,却被龙翅造成的劲风一次次地吹倒。
  第六节
  他跌跌撞撞地回到旅店,朋友们还在等着他。
  "我们会帮你的。"纳兰简短地说,诺曼和罗福德点头表示同意。
  "我也一样。"莉杰拉沙哑的声音。
  "我们得赶快走,"戴蒙紧张地说"我刚才看见帕拉斯了——-原来她就是食人魔的幕后主使!她向西飞去,我们也朝西走,一定能找到她。"
  一行人迅速收拾好了行李和干粮,踏上了复仇之路。
  几天过去了,没有任何红龙和食人魔的踪迹。他们到了戴蒙和凯瑟琳曾经受到攻击的地方,莉杰拉无法推测出食人魔的动向。幸运地,诺曼发现了一些它们留下的痕迹:一棵断裂的小树和一片被践踏蹂躏过的灌木丛。他们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刚走几个小时,顶多半天。"诺曼颇为专业地分析道。
  "你怎么能肯定就是那些家伙?"纳兰问道。
  "看到那些脚印了吗?和戴蒙所说的相吻合:那些家伙显然是跟在某个家伙的后面,它还穿着鞋!据我所知,食人魔法师通常体型要比其他食人魔小——-脚印也更浅;再说,自从教皇下禁令,这一带就已基本上没有食人魔了。所以,一定是它们,不会错的!"诺曼自信地分析道。
  "天快黑了,我们就在这儿过夜吧。别生火,我们要策划一下怎么对付食人魔,"戴蒙说"莉杰拉,你的魔法能帮助我们吗?"
  "可以"
  "好的。它们也要扎营过夜,咱们在太阳升起前就出发,慢慢的接近。万一和它们遭遇,莉杰拉和纳兰就用魔法,我和诺曼上前攻击,先把那个法师干掉。罗福德,你设法转移它们的注意力。"
  "你在说什么?"罗福德气愤地抗议道"我不比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差多少!瞧见了吗?"他说着在空中乱挥着胡帕克杖,险些打到纳兰的头"我要和食人魔单挑!别忘了,凯瑟琳也是我的朋友!"
  "听着,罗福德,这次可不能再胡闹了!"戴蒙严肃的说。
  有一段时间,坎德人看起来非常沮丧,但很快的,又恢复了本性"那我总可以侦察敌情吧?说不定我还能立功呢!"
  "好吧好吧,但警惕些!"戴蒙无奈的说"好了,大伙先休息吧。我先守夜。"
  天亮前两小时,罗福德就叫醒了每个人"昨天我发现它们了,大概三小时就能赶上。"
  "干得好!"戴蒙拍拍坎德人的肩膀"我们出发。"
  食人魔的营扎在林中一块空地上。它们昏昏沉沉地正准备起床,用食人魔的语言不知道正说着些什么。法师也在其中。
  戴蒙打了个手势,莉杰拉开始吟诵咒语,在空中划着未知的符号;纳兰则双手合十,向战神——奇力·乔里斯祈祷。
  随着一声巨响,食人魔法师被吞噬在烈焰之中。其他食人魔则乱成一团,恐慌得不知所措:它们看见沙暴从平地上卷起,无数的冰刺往它们身上招呼,一些直接被穿胸而过。火焰渐渐熄灭,法师焦黑的身影显露出来,它还没死。透过沙暴,它发现了莉杰拉和纳兰的藏身之处,向她们施展了冷冻术。她们都被击中了,由于没有任何防护性魔法的保护,纳兰眨眼间就死了;冻住莉杰拉的冰裂成了碎片,她受了重伤,但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莉杰拉从袍子里掏出一些动物羽毛和碎玻璃渣,念着咒语把它们搓在一块儿。一条闪电从她手中生出,径直射向食人魔法师,电击穿透了法师的身体,它在一阵咯咯声中倒下。莉杰拉随后也疲惫倒地,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戴蒙和诺曼也展开了他们的攻击。在它能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戴蒙的利刃已穿过一只食人魔的胸膛;诺曼也给了另一个一计狼牙棒。余下的食人魔重新列好了阵势,向戴蒙和诺曼发起了攻击。但群龙无首,很快的就又被击败了。
  就在他们准备审问时,一阵劲风吹过,帕拉斯出现了。
  "我们又见面了,戴蒙"帕拉斯的声音如同打雷一般"这次,把你的朋友们也带来送死了?"
  她看看四周"干得好,食人魔,帮我省了不少麻烦。我们的事还没结束呢,戴蒙"红龙走向戴蒙。
  在他来得及阻止前,诺曼冲向帕拉斯。她轻挥利爪,在诺曼胸前撕开三道深深的伤口,他倒在地上,眼见活不成了。帕拉斯停在戴蒙面前,伸出利爪,在戴蒙前胸又划了两道血痕。"二,三"她数着,展开双翅,乘风飞去。
  罗福德跳着走向戴蒙"哇,你看见了吗?太壮观了!一条活生生的红龙耶!我做梦都没想过会见到…嘿,诺曼怎么了?"坎德人光记着看龙了,根本没注意到刚才的战斗。
  "谁来帮帮他?"罗福德拼命地用他包包里的毛巾试图帮诺曼止血。"等等…纳兰!也许你可以治好他!"坎德人说着跑向纳兰和莉杰拉施法的地方。
  冷冻术的效果早已消失殆尽,融化的水淹没了地面。几分钟后,罗福德搀扶着莉杰拉回到戴蒙身边。
  "纳兰呢?"戴蒙问道。
  "她死了。"莉杰拉边说边咳出了几口鲜血。
  "你先坐下再说。"
  "谢谢。那法师放了一个冰弹。在我能阻止之前,她已经死了。"莉杰拉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说。
  "这一切会结束的。莉杰拉,你先休息一下,我和罗福德会安葬他们。"
  "当然。"
  第七节
  安葬完同伴后,戴蒙和罗福德回到空地,莉杰拉正在读着她的法术书。
  "我们得抓紧时间,我知道龙穴在哪,我们去那儿找她。"
  "那就走吧。"莉杰拉说着收起法术书。
  他们在离龙穴很近的地方露宿。每人都想着各自的心事,戴蒙不断地做着同伴被杀的噩梦。三人黎明起程,坚定地走向龙穴。
  戴蒙回忆起和凯瑟琳第一次来到洞穴的情景————-"小心有陷阱,凯瑟琳。"他小心地移动着"红龙都非常狡猾。"————-
  "嘿,你在想些什么有趣的事?"罗福德听到戴蒙的呓语不解地问"戴蒙?"
  "他说得对。安静点,坎德人!"莉杰拉紧紧地掐住罗福德的肩膀,坎德人痛得哇哇大叫。
  "李奥克斯的胡子!你手劲真大!"坎德人抱怨道。
  "你再不闭嘴的话,会更疼的。"莉杰拉威胁到。就算仅仅一瞬间,莉杰拉的眼神让坎德人"真"的感到了恐惧!他马上恢复了,灵巧地逃脱了莉杰拉的双手。
  "啊,我的天!"罗福德的尖叫把戴蒙从往事中拉回。他快速跑向坎德人,发现罗福德一动不动,莉杰拉站在他身。
  "怎么回事?"
  "我动不了了,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这感觉是从地上突然窜上来的,真有趣…啊!腿也没感觉了!"
  戴蒙走近一些仔细察看"帕拉丁!"他停下来,看着罗福德"你正在慢慢的变成石头!"
  "能帮上忙吗?"罗福德的视线转向莉杰拉。她耸耸肩"抱歉。"
  "什么叫'抱歉'?"戴蒙吼道"你难道不会逆转的法术吗?"
  "手也没知觉了!"坎德人哭喊着。
  "只有白袍法师才能施展那样的法术。"
  戴蒙转向罗福德"抱歉…"
  "不,着不一定是坏事儿,"坎德人愉快的说,试图改变沮丧的心情"我的意思是,这还真棒,我是说,变成石头的感觉!我老妈常说'最有趣的冒险往往是最后的一次',我想她是对的。我死后会见到什么?我的包包还会在吗?真遗憾我见不到龙穴的样子。想想吧!我(才)见过一次龙,但那足以够我向其他坎德人炫耀半年!我帮不上你了,抱歉,戴蒙——————哦,脖子也没感觉了——————我想我要到天堂里去玩了,再会,祝你好运…"罗福德完全的变成了石头。
  戴蒙挺直身子,脸上充满了坚决"我们走。"他沉重的向龙穴走去,剑始终提在手里。
  莉杰拉注视了一会儿已石化的坎德人,然后跟上了戴蒙。
  "帕拉斯!现身吧!"戴蒙在龙穴尽头怒吼"你死期到了!"
  "你胆子可真大,这么大声,龙会发怒的。"莉杰拉说着也走进洞穴。戴蒙没注意她,继续大吼。他袒露前胸,猛力地捶打。
  "我在这儿…"帕拉斯的声音。戴蒙转过身,却只见到莉杰拉。"愚蠢的玩笑,不是吗?"他大笑,干涸的笑声,几近歇斯底里。
  "也许吧。难道没人教过你不要乱闯别人家吗?"莉杰拉说。她的身体慢慢变大,翅膀从背后生出,脖子也变长了,胳膊和腿变得又粗又壮,背后出现了一条尾巴。黑色的眼罩绷断了,掉在地上,露出一个黑洞"不过,愚蠢的好像是你!"
  愤怒战胜了恐惧,龙威失去了作用。攻击快得出乎意料,帕拉斯来不及躲开。"完美的一击。"她嘲笑着,一口火焰喷向戴蒙。他险险闪开,身后的岩石已化成灰烬!但紧接着,帕拉斯的尾巴击中了目标。他倒在地上,呼吸微薄。听见龙渐渐地逼近,他本能地滚向旁边。身边的石头紧跟着被抓成粉末。
戴蒙重新站起身来,在龙爪下划出一道道弧光。帕拉斯也受了伤。她怒吼"贱人!我保证你决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爪子重重地击在戴蒙背上。戴蒙尽力地保持住平衡,后腿几步,看准她的破绽,宝剑做长枪用,冲刺向前。戴蒙很快,但龙更快。她轻巧地闪过,龙爪向他扫去。戴蒙笨拙地用剑格挡。在一阵铿锵声中,宝剑在年代同样久远的龙爪的威力下'啪'的一声折断了。龙爪的余势击中戴蒙,他五脏六腑像要撕裂一般,重重地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龙慢慢地走近,"最后,"她笑道"我们的事该了结了!"她翻过戴蒙,在他胸前划出一道血痕"四"她数道。
  "现在,第五条!"帕拉斯说着又划了一道血痕,穿过另外四道,而且,这一条格外地深。
  戴蒙感到胸前一阵灼烧。然后,黑暗吞噬了他 … …!
我要用这把锤子打造一个世界

terrybuck 发表于 2009-5-29 16:23:06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不错吗 恩

使用道具 举报

ssnx22 发表于 2009-5-30 18:28:20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111111111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22-5-27 20:58 , Processed in 0.09938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