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9965|回复: 58

恶魔猎手冒险日志(持续更新中)   [复制链接]

毒吻1978 该用户已被删除
毒吻1978 发表于 2007-7-21 22:12: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毒吻1978 于 2012-1-11 22:24 编辑
4 H4 ]8 V2 P5 r: H
. l: T5 E# o, ~9 }" Q“哈哈哈哈哈……!!!”
9 {5 m0 s1 b6 W* w4 A: ^* Z  “你天生就是恶魔猎手!”
' j. f1 {! R, f( r% f0 S  “你无法改变你的命运!”1 w& l2 C) e7 ]6 s2 Z9 N
  “你永远无法摆脱被诅咒的宿命!”: l) r6 G2 @: o9 [+ ?
  “哈哈哈哈哈……!!!”
: D  r9 {7 r, ^) @: p- @, K" E/ K1 P$ T" a3 {: s
  我再一次从恶梦中醒来,豆粒大的冷汗从额上淌下,并被血红色的睫毛挡住。
5 Z. x+ f" H, q; W' k  是的,你没有看错,血红色的睫毛。
) n! ^: Z/ M3 N) A) A! n: k0 j  B  我的头发、睫毛、胡子、体毛……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发全都是血红色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红,而是那种浓稠得令人过目不忘的红。
9 Z- p3 ~- A' {2 w  B9 q  一种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感受得到的凄惨的红。5 F3 M4 `- n& U% |
  而我的眼珠,却是惨白的,那是一种受过诅咒的眼珠颜色。是我一出生就已被赋予的颜色。
" s$ }8 ]( V8 Z  Y  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和命运。2 b% H( s4 P. A; X, Z* D- _
  我不是人族,也不是兽人族,更不是高贵的精灵族、魔族和龙族,我是一个任何人听到都会皱起眉头的稀有种族(如果那也可以算是一个种族的话)——变种人。
/ j2 H6 j6 X# ~4 |- l; A9 p  我是在丛林中一个庞大的黑色堡垒中出生的,从我能睁开眼睛看东西的那一天起就没见过我的父母,却能在周围见到很多披着各式各样铠甲的人,他们在这大堡垒中进进出出,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他们之间很少说话,回到大堡垒的时候总能带回一些血淋淋的头颅,有人的、兽人的、地精的……偶尔还会有精灵和魔族的,他们把割来的头颅用一种特制的药水浸泡,被浸泡过的头颅会缩成苹果般大小,然后再被他们用牛筋索串起来,挂在自己房间的墙上,就像农民挂辣椒一样。& E8 J" b  b; d7 `- U% S3 V
  大堡垒里还有很多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但和我一样,他们也从没见过他们的父母,也同样失去了孩子特有的天真。我们之间也很少说话,除了在训练的时候。
) l  h7 S! V& Z2 G' _  我们从六岁就已经开始进行各种残酷的训练,其残酷的程度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这种训练是任何一个受训者不想去回忆的,从六岁一直到十八岁,和我同一批接受训练的五十个孩子中,最后只剩下了五个。包括我。
* O6 ~$ E6 c5 R# ?0 B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知道了自己身处的大堡垒中到底是些什么人。7 v- \  F) v2 V0 L
  他们是恶魔猎手,一个从圣殿骑士中分裂出来,并被所有正统的圣殿骑士深恶痛绝引以为耻的分支。6 _) I, i! H7 k, B
  人们很难把正直高尚的圣殿骑士和我们这种浑身包裹在黑沉沉厚重铠甲里,手持弩箭和狼牙棒,浑身透发着邪恶气息的恶魔猎手联系起来,但事实却的确是这样。# ^7 `$ D7 R+ z/ t" h+ x/ w
  很久以前,圣殿骑士中的一部分人为心中的仇恨与欲望所迷惑,邪魔占据了他们的内心,他们变得嗜杀、好斗、贪婪,不再为所谓的正义而战斗,他们将兽人、地精、两栖人和魔族视为死敌,一旦见到必追杀至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手段残忍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也将一般人族视为低等种族,更视圣殿骑士为虚伪的垃圾,于是他们很顺利成章的被赶出了人类的城市,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职业之一。4 X6 n4 L: @8 ^1 U7 l
  我发现自己是变种人是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和另两个男孩做生死搏杀,当时一把利剑刺进了我的后背,原来他们认为我是最强的,是威胁,想先解决我,当时我以为自己死了,却出人意料的发现锐利的剑锋被包裹在肌肉里,我可以收缩肌肉夹住它,剑刃既无法拔出也无法伤害到我。
6 G0 L) i( `4 B3 P' Z' K  那场战斗的结果是我杀了那两个男孩。但我知道并不是因为我身手比他们高,而是我的特殊体质救了我。
- m7 w# n: n) }" ^7 A. o- Z4 `  “哦?变种人?嗬嗬,真是有趣。”一旁观战的教官在发现我是变种人之后,就开始把我和别的孩子分开训练,和我一起被列出单独训练的还有一个叫血风的男孩,他也是变种人,也和我一样活到了最后训练的结束。
! d7 G" b" w7 p3 r3 z1 E  我的教官告诉我,变种人是一种极为稀有少见的人种,只有被诅咒的或是被恶魔看中的人才会生下变种人,每个变种人的体质都是不同的,我的特性是任意收缩肌肉滑开或裹住敌人的武器,而血风的体质是变化,他可以随时随地的改变身体的颜色和味道,当他溶入周围环境中时,你完全发现不了他,只要他高兴,他就能变成一个“隐身人”。
. T3 e+ |) e1 D( ^- U  十八岁,我结束了训练,成为了一个恶魔猎手。1 ]5 u* f: b1 X2 U% i
  几乎每一个恶魔猎手都是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壮汉,他们惯用的武器是穿透力极强的钢铁弩箭和沉重巨大的黑铁狼牙棒,他们的箭法极准,每一箭都能夺走一个甚至数个敌手的生命,近战时他们更是无坚不摧的战斗堡垒,手中的狼牙棒每一下都能敲碎敌人的脑壳,用敌人的脑浆为自己的狼牙棒描绘死亡的图案。
3 H6 J/ X/ Q8 Z: d9 ?  恶魔猎手喜欢披挂一种很厚很硬的黑铠甲,基本上每具黑铠甲的表面都带有长短不一的尖刺,因为在近战中,恶魔猎手的冲撞也往往是敌人的噩梦,这个时候,铠甲上的锐刺可就是不输给弩箭和狼牙棒的武器。  b$ e3 F1 z! d, V% `' n% k
  恶魔猎手的武器(包括铠甲上的尖刺)上都涂有致命的毒药,有的装备上还画有作用不一的魔法符号,这些都是向魔法刺客学的,魔法刺客也是人族中唯一和恶魔猎手同盟的职业。5 y0 R+ Q. B, E3 C; f: v
  我成为恶魔猎手并不是我的选择,我没有选择。
: l1 O2 y) d: h5 Q, b& N0 [  我不喜欢杀戮,杀戮喜欢我,天天缠着我。
- Y  f) |; R5 K8 a6 L  我不喜欢鲜血,鲜血喜欢我,天天在我的铠甲和狼牙棒上留下艳丽的花朵。3 H0 g+ \+ ~0 q% a* v* f; b4 B
  今天,我随着大堡垒里的二十五个恶魔猎手,一起来到了兽人和地精盘踞的嗜血森林,我们是来屠杀的。
1 ], o7 p7 D8 a' a8 N* V8 p  可怜的弱小生物,准备哭泣吧。
" T2 {5 e. ^2 O" O; [  据说穿过森林再往南走一百公里就是人族的日落之门,他们比兽人还要脆弱,但很团结,曾打退过兽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评分

参与人数 1 +30 +100 收起 理由
IVAN·K·Z + 30 + 100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Beto Vazquez Infinity

神选者

瑟林安罗斯 发表于 2007-7-22 12:35:48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续集 [s:99]

使用道具 举报

毒吻1978 该用户已被删除
毒吻1978 发表于 2007-7-22 14:48:56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我们还带来了三头躯体庞大的三角地龙,这种低等龙头上长着三根粗长的尖角,身体强壮,力大无穷,我们给它们也披上了厚厚的锁子甲,它们的主要职能不是战斗,而是为我们拉载装满食物和弩箭矢的三辆巨大铁厢车。
* E7 F8 v9 P& Z( |5 r! R; E3 }  我们通过魔法传送门来到嗜血森林,这次首领交给我们的任务是:食物吃光,箭矢射光,然后把割下来的头颅和抢来的金银财宝装满已空掉的车厢再拉回来。
! j& f0 b5 k* `6 g. d) H  记住,必须是装满,满到装不下为止!8 ]7 b' q; Z* U( B1 _' M
  恶魔猎手的任务总是那么的简单,两个字:杀!抢!
4 v- b  u8 ~" }9 M  我们一进入森林就引起了极大的恐慌,矮小的地精们就像受惊的老鼠一样四处逃窜,在射杀了几只动作稍微慢了点的地精后,我们也懒得在这些低贱贫穷的生物身上浪费箭矢了。
$ ~& n- l8 ?4 s( o0 S  “这世上还会有这么不堪一击的种族?”戈兰放肆的笑着,他是个身经百战的恶魔猎手,去过很多比嗜血森林危险得多的地方,他猎杀过的猎物可以堆满这三辆大厢车,在他看来,这些弱小的地精就和地上的蚂蚁没什么区别。
+ i7 v: p# P4 r0 ~; ^" t  绰号“饿熊”的弗洛朗沉重的钢靴踩下,踩碎了一只被弩箭射伤、倒在地上还在挣扎呻吟的地精脑壳,发出“咯啦”一声脆响,他看着脚下不断扩散的乳白色脑浆冷冷的说道:“希望这次兽人的实力能够比上次有所长进,否则单方面的屠杀也未免太无趣了。”
3 g4 C5 h% P  s& n- P  二十六个恶魔猎手侵入嗜血森林的消息迅速通过地精们的口传达到了森林中每一个种族的耳中,同时传到的还有血腥的恐怖。, {7 z3 X2 J! T9 F4 J# u
  “你们看!是哥布林!”队伍中最年轻的金发小子布洛克指着周围森林中一双双闪烁着红光的眼睛,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堡垒执行任务,难免有些兴奋和紧张。% r+ P/ X2 Y% c  b
  我们对他的大惊小怪不足为奇,我们任何一个人发现这批哥布林都比他早,只不过大家都懒得说而已。4 Q# r0 o  [* P# `) z! A
  哥布林是地精的近亲,但他们似乎要比他们那无用的近亲厉害一些,他们矮小而结实,容貌似老人,有着长长的白须和一双恶狠狠的红眼睛,双手是锋利的鹰爪,用于攻击杀死对手,头上戴着一顶用受害者的鲜血染成的红帽子,脚上穿着一双铁靴,奔跑速度非常快。8 |: v& @% j3 ]/ K
  “一共三百十六个。”戈兰观察了一下对尼古拉斯低声汇报道。' x% h: X' H. I  f! f, D3 E1 J4 K6 A, X
  尼古拉斯身材巨硕而性情沉稳,他的圆形刺胆头盔将他的整个脑袋全都保护在内,只露出一双闪烁着绿光的阴沉眼眸,他的武器不是一般恶魔猎手所用的十字弩和狼牙棒,而是左手持一把超长超厚的大砍刀,右手则握着一柄只有地狱骑士才会经常使用的巨大链锤,链锤上的锥刺根根粘满血迹,已不知有多少生命断送在他的链锤下。他是大堡垒中五个元老级恶魔猎手中的一个,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头领。
$ R, q% z3 L6 z1 v  “低等生物,来再多也没用,想送死就让他们来吧,不过别追出太远,他们的价值太低,不用在他们身上花太多力气,我们主要的猎物是兽人和恶魔。”尼古拉斯沉沉的说道。/ ~5 {4 o6 f# K' c' ~  Q  y
  随着一声尖啸,哥布林们冲出了隐藏的密林,向我们蜂拥扑来。
2 @$ }6 n& i6 y$ R; I6 Q  “嗖嗖嗖……”森林中响起一阵阵犀利的弩箭破空声,无数哥布林被全钢制弩箭穿透躯体和脑袋,惨呼着翻倒在地,我射翻了两三个哥布林,第四个冲到我面前,刚想伸出鹰爪抓我就被我的狼牙棒敲碎了脑壳。7 |5 C3 ?- ~) Q' n/ s0 x
  哥布林们倒下了将近一百个之后,余下的终于冲到了我们面前,但等待他们的却是更凄惨的下场。0 X! Y/ V0 t9 }5 {& r/ X6 |, \+ i
  布洛克双眼放光的屠杀着碰上他的哥布林,每杀死一个总要兴奋的大吼几声。9 H- h5 J3 t# i' [
  戈兰和弗洛朗则是一声不吭的展开他们的屠杀,杀这些低等种族对他们来说实在已经是不存在什么乐趣,只不过是打发讨厌的蚊子而已。
9 w. G/ z" ~  u) k4 J  而尼古拉斯则坐在战场的正中间休息,这种等级的战斗他根本就不屑动手。
+ u4 |5 M* ~- F4 O* y6 |6 E  我的狼牙棒再次重重落下,第十七个哥布林脑浆迸裂的倒在我脚下。这时候我的周围已铺满了哥布林们残缺不全的尸体。8 Z2 a0 y  X) O; R# U4 _3 a+ `
  在抛下了两百八十多具尸体后,哥布林们终于认识到了自己愚蠢的送死行为,开始尖啸着四处逃窜。0 v% r/ J$ P9 O& d
  由于尼古拉斯的吩咐,大家并没有特意追杀,在射出弩箭把十几个倒霉的哥布林钉死在树干上后,就回来重新聚集了。
8 A  W+ R. h# O% G' S  一场战斗,杀死了差不多将近三百个哥布林,而我们却连一个受轻伤的也没有。然而除了布洛克在自我炫耀般的大呼小叫之外,大家连一点点想法也没有,事实上这种狮子对绵羊的战斗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讨论的价值。
! }* b# c  B+ B% ^1 F3 ~  “嘿!戈兰,你过来看看,这法杖上镶的是什么?”正在尸体上搜索财物的李蒂默克手中扬着一根短小的法杖,一点光芒在阳光下掠过我的眼角。
, r8 L, s$ N/ f! ^  戈兰走了过去,接过法杖仔细瞧了瞧,“这是黑水晶,是增加魔法力的好材料。”戈兰又低下头看了看那具刚才搜出法杖的哥布林尸体,一根弩箭把他的心脏射了个对穿,他的红帽子跟一般的哥布林不一样,上面多了几个花花草草般的图案,“这可能是他们的首领,可惜他还来不及施展法术就被送进地狱了,真是无趣的战斗。”戈兰把法杖揣进自己兜里后转身走了,李蒂默克目瞪口呆的看着到手的战利品被夺去,无奈戈兰的战斗力和猎手资格都在他之上,只好自认倒霉。
8 P6 b" u- \5 @  恶魔猎手信奉力量至上的信条,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恶魔猎手也从不禁止私斗,但私斗必须遵守公平原则,而这一原则在他们的猎杀战斗中就完全不必被遵守。% O* f. J: D) W/ J
  对待敌人和猎物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这一点也正是魔法刺客和他们能够达成共识的主要原因之一。
3 p6 f2 s4 A/ A/ V1 I  简单的搜刮了哥布林的尸体之后,我们继续向森林深处挺进,路上发现了几个兽人和豺狼人的探子,都被我们用弩箭一一射死。

使用道具 举报

毒吻1978 该用户已被删除
毒吻1978 发表于 2007-7-28 13:01:11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天后。
# j$ K' s( Y: [. f  a  “怎么还没有碰到兽人?”戈兰有点不耐烦了。他虽然进行过很多次猎杀,但嗜血森林却是第一次来,这么久都没碰上像样点的猎物不免使得他心浮气躁。. c0 ]% o9 u4 u" Q1 p8 R
  “难道那些胆小鬼都被我们吓得躲起来了?”布洛克幼稚的笑着说。) k. j- T5 n$ K3 q% p' E
  弗洛朗狠狠瞪了他一眼:“我真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通过最终试炼的,脑子简单得可笑!”' H7 h/ ]8 \9 u6 w: v6 K7 z
  一提起“最终试炼”,布洛克马上黯下了脸,不作声了,任何一个恶魔猎手都不会喜欢回想起那段残酷的岁月,尤其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同伴生死搏杀,直到最后的强者成为幸存者。8 A- f0 x  a+ ~3 a, q9 {. l, @4 j
  恶魔猎手只会挑选有潜力能够成为他们一员的孩子带去抚养长大,而这些孩子中只有十分之一会活到训练结束成为真正的恶魔猎手。
& o: K7 i- F% }6 u5 \5 ]; R0 m  高淘汰率的竞争会留下高战斗力的杀戮机器。这也是恶魔猎手的名字能够使整个大陆上的种族都闻风色变的主要原因。
( o% P% P# I: Y  a  “兽人变得聪明了。”尼古拉斯淡淡地说道。* a$ C9 ~' p* x6 u1 K
  弗洛朗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看来是想把我们引到更深处,然后用陷阱和毒箭消耗我们的战斗力,再包围我们把我们消灭。”
$ H! C  L" `' b& f. p  ?  “兽人能想出这种办法已经是不错的了,可惜的是……”戈兰狞笑,露出一口比兽人还要锋利的牙齿,“一头掉进陷阱的狮子还是能够轻易的把围攻的绵羊撕成碎片。”2 O$ h: U! u8 [$ A: }- P# a
  尽管如此,但说是这样说,没有一头狮子会明知道陷阱还会跳下去。所以尼古拉斯和戈兰、弗洛朗他们商量之后决定兵分两路,由尼古拉斯带领十五个恶魔猎手和两头三角地龙继续往前走,引出敌人的包围兵力,而戈兰、弗洛朗则领着其余八个恶魔猎手和一头三角地龙跟在后面,逐一消灭被引出来的敌人,我和布洛克都被分在尼古拉斯的队伍里。
2 H+ N% u2 w; g* R/ ~0 x  弗洛朗的推断没有错,又向森林深处走了一天后,我们进入了兽人为我精心布置的包围圈,四周密密麻麻站起了无数的黑影,包围我们的不单单有兽人,还有他们的附庸豺狼人和狗头人,在兽人的队伍里我甚至还看到了十几个皮糙肉厚、身形巨大的食人魔。! t2 ?& v" a- X- r
  尼古拉斯身为大堡垒中五个元老级恶魔猎手之一,早已学会了勘探陷阱的技能,所以一路上我们没有中任何陷阱,兽人们见陷阱对我们丝毫不起作用,而我们再往前走的话就要走到他们的老巢了,不想让老巢被毁的他们不得不发动重兵将我们这些侵略者包围在这里。3 l; i& t: }& s
  站在队伍前列的高大兽人戴着一顶可能是从人族那里夺来的皇冠,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长柄双刃战斧,我想他应该是兽人的首领。虽然看上去很难对付,但我可以保证,给我一分钟之内,我可以轻松解决他。
7 z. X/ k7 ~, \# a  豺狼人和狗头人的首领分别出现在我们的侧翼和后面,他们连皇冠也没有,只有一身布满锈迹的盔甲,不过这也比他们那些光着身子作战的部下们好多了。& z" Z* F3 F9 O+ p2 a4 x# A
  尼古拉斯笑了,残忍的笑。  U; i/ O9 B# u; ?6 ~( _" b
  “好好干吧,弟兄们,这次没来的人该要羡慕死我们了!”
! o  [! q$ ~$ C+ Q( l( S: S& s  我们纷纷放下了头盔上的挡铁面具,只露出两只凶神恶煞般的眼睛。0 X8 C& h) ], Q. V3 j
  只有我的眼瞳,是毫无表情的惨白色。
8 Q' D. t& V) K4 p# B  那兽人首领举起手中战斧高声吼了一下,四周立刻有无数张十字弩对准了我们。
5 x- {, p, k0 c) f# Z  兽人和我们一样,不会使用弓箭,可他们的十字弩要比我们小上一号,穿透力也没有我们的强,纵是如此,他们还需要双手才能发射,而不像我们只要单手就够了。
6 a6 P+ d0 s% |, N7 r  兽人首领巨斧往下一挥,机弩声接连响起,一根根尖利的弩箭蝗虫般向我们飞来。
% f9 y3 ]( n0 D/ a3 f; a  可他们却不知道,恶魔猎手之所以能成为萨鲁大陆中少有的杀戮强者之一,不单单是靠高淘汰率的训练和竞争,还有他们身上那特殊的铠甲。( e% i+ o5 _- W9 W# T; g
  恶魔猎手是从圣殿骑士中分裂出来的一支,本身就已继承了圣殿骑士铠甲的坚固和加成属性,后来恶魔猎手又在魔法刺客的帮助下在铠甲里加入了更多的魔法元素,强上加强。发展至今,恶魔猎手的铠甲已经可以抵挡或减少任何程度的物理攻击,甚至对普通的魔法攻击也有了一定免疫力。
; g! G/ k5 k& C" {& f  “铛铛铛”,弩箭射在我们的铠甲上,发出一连串闷响,折弯了箭头坠下地来,我们也抬起十字弩还击,每一箭都把一个或几个兽人以及他们的附庸奴才钉死在树干上。
$ }' _8 j4 Q) `% C+ f/ T  我对准远处的兽人首领就是一箭,两个护卫的兽人忙挡在他们首领前面,他们的忠诚使得兽人首领能够有时间低了一下头,钢铁弩箭穿过了他们的身体,将兽人首领头上戴的皇冠射了个对穿,余势不减,直飞出了很远才落到了尘土里。
- L+ e" ?$ ~6 I- G3 r2 b: j  兽人首领又惊又怒,双手抡起战斧发出一声震天裂地的狂吼,带头向我们冲了过来,四周的兽人、豺狼人和狗头人也爆发出一阵阵怒吼,举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蜂拥杀来。" a. P4 ?' m! k% ^2 X8 h5 q4 C
  我们举箭射击,冲在最前面的一圈兽人被射翻在地,正当我们要射第二轮的时候,狗头人阵营突然一阵混乱,他们的身后也响起了一阵阵弩箭破空声,一个个巨人般的恶魔猎手挥舞着狼牙棒出现在他们背后。
9 K4 P- W) R7 ]0 o. z: c" D% o6 A  是戈兰和弗洛朗他们。9 ]. F& @! u1 q* z' U2 w. a: w- U6 x
  原想围攻我们的兽人却不料被我们抄了后路,顿时一阵大乱,冲在前面的兽人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彷徨间,又被我们乘乱射死了不少。
* H, j  g/ X6 U& u, f  兽人首领毕竟是久经阵仗,挥舞着战斧又是几声大吼,吼了一连串兽语,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他们的队伍虽仍有些混乱,但也遏止住了四处逃散的势头,分出一部分兵力分别对付我们和戈兰他们。/ U9 b& v  U0 L: o5 d- r
  在又被我们射倒几批后,他们终于冲到了我们面前,方才一直在养精神的尼古拉斯终于发威,抡起巨大的链锤就是一阵横扫,周围十来个兽人被扫得血肉横飞,远远的飞坠出很远,落地时已看不出人形,只有一团混合了自己和其他兽人破碎身体的血肉糊。+ b( V2 f) ]9 X; x2 c  o4 B
  侥幸躲过链锤的一个兽人举起长矛捅过来,被尼古拉斯一刀砍断长矛,又一刀拦腰斩成两段,各种内脏杂碎零零落落洒了一地。
) O* t. y! C  {  D$ k$ ]5 r  兽人首领看出尼古拉斯是我们领头的,哇哇叫着冲向他,双手抡起巨斧当头就砍,尼古拉斯毫不费力的单手横刀挡住,往旁边一挥,兽人首领就摔了个踉跄,尼古拉斯紧跟着就是一锤落下,兽人首领忙狼狈的翻滚避让,刺锤砸在泥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使用道具 举报

克拉贝丝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克拉贝丝 发表于 2007-7-28 16:10:36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啊。。。期待后续。。。 [s:99]

使用道具 举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7-28 17:13:33 |显示全部楼层
嗯,期待下文。
; u! Y6 b+ A: U3 F) FLZ比我勤快多了。

使用道具 举报

黄金周 该用户已被删除
黄金周 发表于 2007-8-1 10:58:03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嘛~~~8过偶个人来讲……不太稀饭第一人称的小说……[s:125]
( g6 d3 u: D  hLZ继续写,别介意……

使用道具 举报

毒吻1978 该用户已被删除
毒吻1978 发表于 2007-8-2 20:33:49 |显示全部楼层
  布洛克杀死了一个兽人和两三个豺狼人后,被一个食人魔盯上。食人魔的块头比起一般人类要大很多,往往一个普通的人类士兵和食人魔的战斗就像是一个小孩对一个巨人的战斗,但作为恶魔猎手的我们早就已经不是一般的人类,我们的从小就把一种特殊的药剂混合在食物里同食,这种药剂会使还未发育的孩子的骨骼、身高、肌肉都成倍增长,因此除了很小一部分拥有极为古怪体质的恶魔猎手外,恶魔猎手的身高普遍都在九到十英尺左右,甚至更高。大堡垒中另一个元老级恶魔猎手隆格,他的身高就超过了十五英尺。+ A/ g( A6 V8 [* M+ I9 V
  兽人的身高一般只在五到六英尺,对我们来说像是小弟弟一样,因此我们跟兽人的战斗都是居高临下的,而面对食人魔这样的大块头,也不过只比他们差了半个头而已,他们的力量对于普通人类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但却还比不上一个最差的菜鸟级的恶魔猎手,诸如布洛克。6 m4 @" A- o* L) L2 z; \; S, I# f
  食人魔大吼着抡起镶着铁钉的大木棒砸在布洛克的头盔上,要换了普通人挨上这一下,早成肉饼了,但他这一棒也不过使得布洛克的头盔略微凹进去了一块,把他的脑子震出一阵短暂的眩晕而已,然而这一下却惹得布洛克勃然大怒,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疯狗一样狂吼起来,转身一棒就把那食人魔的大木棒砸了个粉碎,然后一脚踢在他胸口,他暴怒中的这一脚力量何等之大,食人魔被踢得往后倒飞出去,仰天倒在泥地里不断吐血,胸口凹进去了一大块,眼见是要没命了,布洛克还不罢休,高高跳起,双脚重重踏落,几乎把食人魔厚实的胸口踏成了一张纸,同时狼牙棒挥下,食人魔的脑袋立成稀泥。9 l6 P- Z' [" ^7 D8 X1 v' E
  这个时候,狗头人的首领已经被戈兰砸成了肉酱,豺狼人的首领见势不妙,正要带他的人逃离,被我和李蒂默克盯上,我们一路追杀了过去,豺狼人的作战能力明显还不如兽人,凡是遇上我们的往往不到一个照面就死在我们棒下,豺狼人首领逃跑速度倒是不慢,就在他带着他的败兵要逃进森林地洞的时候,却见戈兰和弗洛朗他们已经消灭了狗头人包抄过来了,彻底封死了他们的退路。
) v  l7 A/ q8 S+ v5 H; Q+ `  我们继续着我们的屠杀。布洛克更是杀红了眼,他愤怒的杀死并寻找着一个又一个猎物。
: H  V5 d+ e$ V/ U/ \1 w) K8 @# o  U  豺狼人首领见退无可退,情急拼命,居然跳起来挥刀斩我的脖子,别说我身上那厚厚的铠甲,就算我不穿铠甲不移动任凭他砍,凭我变种人的体质他也伤不了我分毫。他这样的拼命架势在我看来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样可笑。: D; y# f9 e3 [" ?+ S. G# F. {
  他只跳到一半就被我的狼牙棒给扫了下来,当他血肉模糊的在泥地里挣扎的时候,我用弩箭射穿了他的脑袋,结束了他的痛苦。9 s9 S& k$ C. k1 V* r
  我们消灭了豺狼人,回头望去,却见那兽人首领已经像只烤小鹿一样被穿在了尼古拉斯的大砍刀上,长满黑毛的强壮身躯正不断的抽搐着,尼古拉斯高高举着刀,任凭兽人首领的血沿着刀身仿佛小溪一样不断流淌下来,滴落到已染红了的土地上。
8 D. J* G  \: s7 t1 p  尼古拉斯显然很享受这样的画面,他一边挥舞串起兽人首领的大砍刀一边发出阵阵狞笑,垂死的兽人首领像具傀儡般随着大砍刀的挥舞而无力的晃动着。
- |' p- h/ `  R3 V- d  首领毫无尊严的死状震撼了每一个还没死的兽人,他们开始四处逃散,但戈兰和弗洛朗是不会让他们轻易逃脱的。; S6 U4 t* q! \2 @4 @
  当我杀死了两个不知惧怕的食人魔之后,战场终于平息了下来。
/ q$ Y6 [! P/ c2 p5 `, W& Z  地上的兽人、豺狼人、狗头人尸体已经堆积成了小山,嗜血森林已变成了染血森林,尼古拉斯把脚踏在兽人首领惨不忍睹的尸身上放声大笑,其他恶魔猎手也跟着一起得意而放肆的大笑。
0 z9 @$ R% t" u% V* }  只有我没笑。! L! x9 O6 m& m  Z! h5 O5 q
  我不像他们那样会因为杀戮和血腥感到莫大的快乐,相反,我对这些的感觉只有越来越多的厌恶。
" q' D7 F& P7 o: G3 a: y  由于我这个不合群的性格和变种人的身份,我在大堡垒里的人缘并不好,能和我说说话的也只有同为变种人的血风一个人而已。
5 p+ @7 ?! T% N  p) w; l8 \  血风没有参加这次的行动,他那变种人的特性往往是被首领派出去执行刺探和暗杀任务,而不是大屠杀,这一点我觉得他比我要幸运。: e  U- H  _3 o' S% u& _2 y
  尼古拉斯突然止住了笑声,沉声问道:“逃走了几个?”
. C/ p  w7 @5 T, O# T  “一共来了一千八百个,被我们宰掉一千六百多个,大概只逃走了两百个不到吧。”戈兰回答道。$ i* Y& C0 a- g4 y: D' a
  尼古拉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砍的头也足够装满三辆大厢车了,现在稍事休息顺便清理战场,完事后我们回大堡垒。”4 Y2 q6 a9 A$ z' Z' h8 A( n$ ?: y
  “什么?”戈兰略带诧异的问道,“兽人的巢穴就在前面没多远,我们为什么不干脆杀过去?兽人的金银财宝可都在那里啊!”: `2 S( A5 }+ }4 e0 i) B
  “笨蛋!”尼古拉斯头盔后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所有的兽人都这么没用?我们这次干掉的只不过是嗜血森林兽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小部落而已,如果我们再往前走,就会有其它部落的兽人赶来围攻我们,他们的总人数最起码也在五万以上,万一森林里的兽王和兽神也来了,你以为我们还能讨得了好?”
3 A8 j7 G' ~& y) m  戈兰虽然对这番话不以为然,但尼古拉斯毕竟是这次行动的头领,他也不想挑战尼古拉斯手中那可怕的大链锤,所以他耸了耸肩,不说话了。8 S3 |6 p2 s# L1 K. B2 l
  在他们贪婪的搜刮着战场上的尸体的时候,我独自坐在战场的角落里,仰首望着渐渐暗下的天空,心中一片茫然。
) ^) u# D6 K# Z# k* F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难道就是为了成为那些杀人狂中的一员?
, e4 W' z6 I5 M0 s  我,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能够选择属于自己的道路?( A, r7 `$ c* D
  “嘿!小子,这次你干得不错!”远处,戈兰拍着布洛克的肩膀笑道,布洛克这次被激怒后的表现让他们对他的看法大有改观。/ y# M3 }3 c% C  Z0 E& f" M+ n
  “哈哈,还好啦!”布洛克敷衍的笑着,手下丝毫不减缓搜刮尸体的动作。9 f! G, x' M# `: a* g' ^0 I
  没有人过来跟我说话,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少言寡语,不爱钱财的怪人,跟我这样的怪人说话无疑是浪费他们搜刮财物的宝贵时间。同样的,我也不想和他们说话,他们的话题我一点也不感兴趣。8 j& m( w. I5 }, W" r9 I- X- _# w
  只有血风,才会在寂寞寒冷的夜里默默走来,微笑着端给我一杯温热的酒。% N9 R3 e  w( \: l9 p* T# u
  血风在话语中也曾流露出过对血腥和暴力的厌恶,但他也和我一样,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有一次我曾经很隐讳的提到过一起逃离大堡垒,但血风很快就打断了我:“千万千万不要有这个念头,请相信我,铁狮,首领的可怕之处远远在你的想象之上,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脱离恶魔猎手的阵营,而且我们大堡垒的首领并不是所有恶魔猎手的大首领,在萨鲁大陆还有三处和我们大堡垒差不多的恶魔猎手聚集地,但都是分部,真正的总部在一个神秘的岛屿上,虽然我没有见过大首领,但我相信他要比我们的首领更可怕数倍,不管你逃到大陆的哪个角落,甚至逃到别的大陆,他也完全有能力把你找出来,并用你想都想象不到的残忍手段处死你,或让你生不如死。”

使用道具 举报

蓝树妖 该用户已被删除
蓝树妖 发表于 2007-8-9 12:48:03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大厢砍下的头颅。。。
6 p$ G- u6 A0 ~2 B. k。。。场面真壮观

使用道具 举报

毒吻1978 该用户已被删除
毒吻1978 发表于 2007-8-11 19:22:11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怀疑血风的话,在大堡垒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而血风由于经常执行一些关于情报刺探的任务,有些情报必须直接传达给首领,所以他接触恶魔猎手高层人物的机会远比我大得多。; m4 O& G0 ^1 S6 R' S
  “铁狮!你他妈的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走了!”戈兰粗暴的吼叫声把我从沉思中拖回了现实。5 T# F. z3 O; L) F7 m
  他们已在三个大车厢里塞满了血淋淋的兽人头颅,豺狼人和狗头人的头他们没有装,因为不能让太低级的东西浪费车厢空间。
6 S& m( r0 Z& t+ ?8 O( q" z  我低声叹了口气,站起身子,走向他们。5 w/ u# y  K, H# {1 z  r2 ]' l
  “人都到齐了吗?有没有损失?”尼古拉斯从口袋里取出一卷蓝色的魔法卷轴,大声问道。
& N/ O) p! ]0 ~3 }  戈兰仔细查点了一下人数,“都到齐了,没有人阵亡。”
' R. f4 D5 d# v! i  方才的战斗除了布洛克和另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恶魔猎手受了点皮肉轻伤外,一个阵亡的也没有。
. i% T' f( y1 p# ^: S  而参加那场战斗的人数比例却是二十六对一千八百。, _3 f7 K" Q; h+ Z0 @  b( x- \
  尼古拉斯点点头,抛出了手中的魔法卷轴。6 B/ x- J) Y1 d
  一道蓝光闪闪的魔法门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是从魔法刺客那儿买的特殊魔法门,要比一般魔法门大出很多倍,足够容纳我们的三角地龙进出。- X7 [9 f2 l" S" o& U
  我跟在弗洛朗后面走进了魔法门,眼前一暗一亮之后,便已站在了我们熟悉的大堡垒前。; Y. A  F; B! L2 [' b
  大堡垒的形状并不像普通城堡那样正方或长方的,而是像一只头盔一样呈圆形,钢铁外壳上满布长长的尖刺和密密麻麻的监视孔,最上方的瞭望台上还安放了好几台巨大的铁弩车,这种巨型弩车的射程和穿透力连黑龙都要畏惧。! G- t. A: P5 C2 U! a) Y
  瞭望台上的恶魔猎手看见我们回来了,马上放下吊桥,大堡垒五大元老级恶魔猎手之一的塞逖和他的几个亲信恶魔猎手出现在门口。2 L& z% r3 X  z( d& `
  “嗜血森林的兽人部落是萨鲁大陆上所有兽人中最弱的,你们完成这样简单的任务却花了这么长时间?”塞逖的灰眼珠中挂着讽嘲的笑意。
4 y/ L/ K$ p: U* l8 k  “我没有时间和你打架,塞逖,快叫你的人去清点车厢里的断脖子脑袋!我还要赶着去向首领交差呢!”尼古拉斯骂骂咧咧的推开塞逖,走了进去。3 \+ @% \* N; a$ K! Q3 \. V
  塞逖望着尼古拉斯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8 v* v1 s" M( l  露天晚宴准备得很丰盛,甚至还有一整条烤地龙,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大家才会脱下厚重的铠甲,放下沾满血腥的武器,来到火堆前大快朵颐,放松一下。7 J0 y, N" t; ]6 c
  很少会有女性恶魔猎手,但大堡垒里也算是有几个,也都是吃那种特殊药剂长大的,个个高大强壮,作起战来丝毫不逊于男性恶魔猎手。
# e: ?( x" g4 j6 g4 r; u0 l  一个女婴如果能够被挑选成为恶魔猎手的种子,她本身就肯定有超人的天赋和体格。& K7 @: A; h7 s8 @, a" T8 p
  红正靠在一根粗大的树干边,双手抱胸望着我。
" n+ l* Y4 L; N  红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是和我同批的恶魔猎手中唯一一个女性,也是最后和我一起通过试炼的那五个孩子中的一个。小时候她长得很秀气,紫红色的头发,雪白而略带羞涩的俏脸,没人会想到这样一个身体略显单薄的女孩能够通过试炼,但事实上她的确通过了。
2 l6 _2 Y( H1 |0 u9 `  她用斧子砍掉了对手的脑袋。下手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G8 R1 s6 I# }
  现在,原本单薄的女孩已经成为了一个比野蛮人还健壮高大的女恶魔猎手,原本用的小单手斧已经换成了两柄双手巨斧,别人需要两手才能举起一把的巨斧,她一手就能举起一把,在战场上她的两柄巨斧能够使出令对手粉身碎骨的“龙卷旋风”。
& R# h7 l, `) s' x: C% E0 L  我吞下一大块烤地龙肉,喝了一杯麦酒,对她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 H8 S& d  p8 g4 f9 ~4 z  她走了过来,在我面前坐下,由于肌肉太过发达,她的胸部很大,腿也异常粗壮结实,被肌肉撑得很饱满的古铜色肌肤在火光下闪动着细腻的光泽。
0 n: Y0 K/ q- W' b7 A  我看了看她身后交叉背着的两柄双手巨斧,问道:“为什么还背着斧子?”
" o; ^: A- O9 u5 q/ ]& r, }% d5 c  她仰首灌下一杯麦酒:“因为我还没有放弃战斗。”
4 ~3 v' g0 d$ X  “这种时候这个地方,你认为会有战斗?”
# E! V2 C% U" p4 D  “战斗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 o! Z2 z& A. ~6 x. s1 z
  我不再说什么,继续喝我的酒。4 Y: G) c* Z5 }) a8 c+ _4 M, W( J
  这个时候,我不想再提到任何与战斗有关的事。6 H) Z, c" R- {- P
  晚宴空出的场地中央,已经有两个精力过剩的家伙赤身裸体的跳出来准备表演摔跤了。
2 ^) H; J1 Q$ C/ ?4 l; w1 y  “你跟血风关系很好?”沉默了一会后,她突然问我。- `8 A  M: m. ^, a4 N
  我举起的酒杯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0 K8 i6 u* a: w/ W/ L
  “那你为什么好像很不在意你的朋友今天没有来参加晚宴?”
6 W7 @+ j% f7 x6 Q. p1 o  “他有他要办的事。”6 s& m/ }9 C% Y
  摔跤场上的两人纠结在一起,相持不下。
# e9 k% ~& V9 ~! b) e  她捋了一下已减短了的紫红色头发,“如果我告诉你,他去了一个很可能永远都不能回来的地方,你会怎么做?”
4 u# w. D- v9 j7 a* ^6 g) }  我惨白色的眼珠转向她:“什么意思?”
3 ?: v& M# U3 P7 c+ f  她压低了声音:“你知道首领这次派他去哪里吗?黄金龙之城。”
& m$ o5 r( I  M- o$ h  “黄金龙之城?那是什么地方?”
* B$ A& l! I$ ^: K! b9 {  “据说那是大陆上最大的一个龙城,在那里居住着龙族中最强的隐者,有些龙你甚至听都没听说过,那里的存在至今只是一个传说,因为从没有人发现过它,或者说发现它的人都已经死了。”
2 `" o3 X, I* K5 P6 Q  “首领叫血风去刺探这么一个有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地方?”
) q/ B* N- V) }/ g, J" A) e3 _  “是的。”3 H: w4 F( A1 p+ [* h0 ]2 j5 V
  “如果血风查不到那个该死的黄金龙之城呢?”, ^5 M! p' {; E7 F1 l# \, W
  “那他也就不要回来了。”( M/ U3 U- ~" @0 a1 X
  我想了想,那也许是件好事,血风可以借助这个有可能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而脱离大堡垒。7 l* \' ]/ |5 u$ z2 Z+ S, O
  红看穿了我的想法,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以为血风可以借此获得自由,那你就想错了。魔法刺客的首领已在他身上下了无法解除的定位魔法,除非他死了,否则不管他走到哪里都逃不出首领的眼睛。”
0 C. C: t/ e% ]8 J) ^- i: z. [6 w  场上的其中一位被对手摔了个大跟头,不服气,爬起来再次冲向对手。
+ V) A  ^& L5 W; l( ?  我沉默了。首领只要知道你在哪里,你就绝不可能逃过追杀,恶魔猎手的叛徒从来就没有能够逃出生天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2-11 06:42 , Processed in 0.06074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