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萨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穿越位面而来的旅人,
欢迎你来到萨鲁世界,
我为你带来一个消息,
先知邀请你前去见他。

不去                好的
查看: 11275|回复: 92

午夜之雾海盗集训课 [复制链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6-7 10:23:03 |显示全部楼层
午夜之雾海盗集训课
1 A: I$ `1 g4 C2 g8 Z7 E7 ]4 r    - v7 r- R0 J, x+ O* Y% F
  “当当当”伴随着有节奏的汤勺敲击桌子边缘的声音,午夜之雾海盗集训课在八爪海螺号上第一次拉开了帷幕。
8 u: N' ?2 q3 D6 q+ R' O' v1 g/ z1 Q  年轻的讲师放下手中的汤勺,跳到桌上作在那里。漂亮的脚踝从宽松的中长裤与尖头平底鞋的空隙中露了出来。她有着黑云般的长发用一根黑色发带在脑后束起一个马尾。乌黑的眼睛不安分的转动,打量着每一个在座的船员。2 a( R6 L% S6 O6 T5 ]' [0 i4 q
就是这样一位貌似稚气未脱的少女,便是这艘八爪海螺号海盗船上的大副【葛楚】。在她身旁站着【沙利文】,他一只手撑在桌上,微微撇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4 F' F: x' M9 y9 D8 a在人群安静之后,【葛楚】做了开场白:“我先介绍一下。我是【葛楚】,【葛楚·斯内巴尔】,这艘船上的大副。在我身边的是【沙利文】,水手长。”紧接着是一个灿烂的笑容。
' X1 L! O/ x/ L: m' W“你们都顺利通过了审评,成为了船上的一员。但是说实话,你们中的大多数没有海上生活的经验,所以今天【利可】老大派我们来接这个苦差事。”【沙利文】换了个姿势接着说,“那首先是常识的普及,然后是实践。请吧,葛楚小姐。”说完彬彬有礼地向葛楚做了个“请”的手势。
+ Q0 Q" I  S% _' A- f% L5 x5 j: k3 C" D
“谢谢,沙利文。”【葛楚】用欢快的语气说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海盗是以掠夺为目的在海上航行,攻击过往的船支。那么,海盗不可违背的宗旨是什么呢?”
' k# S$ C4 b5 s, ]% h% L“不可以做不收钱的买卖?”【莎勒美】妩媚地对【沙利文】眨了眨眼。她有着月光女神的银色长发,其美丽决不逊于珍珠港最有名的美女尼可拉。
" Y! a' X% [: v6 n【沙利文】也都她报以微笑。“八爪海螺号确实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但这个答案不正确。”9 a; X: c0 i  \! d* u# K1 m
“对敌人不可手下留情,对俘虏要心狠手辣。”【艾曼达】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虽然她现在是海盗却丝毫不能隐藏她所受过的良好教育与贵族气质。, @. I( K6 ~9 ^# A
【葛楚】无奈的摇摇头,说:“虽然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但我是不容许虐待俘虏的。【I.L.Y】你认为呢?”1 o1 q) ?" \1 r2 E9 n4 j5 k: Z
“我以前从没到过海上,对海盗更是了解甚少。还是不要听取我的意见为好,我怕大家会取笑我呢。”从始至终【I,L.Y】都保持着微笑,但这笑容像是要拒人以千里之外一样的冰冷。他是【了望手】平时与大家接触的就少,谁也无法猜透他在想什么。
9 p- N( d2 [5 ~" M最后【葛楚】把目光转向了【伊西密尔】,但是【伊西密尔】满脸通红地看着她,似乎眼中带有一丝恳求。
" N2 D7 a: q0 w0 g! ?* }! x“好吧好吧,最后还是我来说吧。”【葛楚】曾有一点沮丧,但是马上她又换上了一副愉快的神情说,“海盗不可违背的宗旨就是-永远都不可背弃大海。”! d: Y5 k; }( i. Q! n& R
“其实你上了这艘船就和上了贼船没什么区别。”【沙利文】解释道,“只要干起了这勾当,就受到了海神的保佑。那么在你死时,你的肉身与灵魂都是要献给海神的。这就叫等价交换吧。”
  S2 d. X* f& k  N+ _5 T8 ]船舱中一片寂静,抑郁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沙利文】满意的看着这句话所带来的效果。( c% b9 Q+ E2 U. _) j! R: S% X! q

& S# C4 E( W7 ^6 t# Q# [“当当”【葛楚】为了缓解气氛再次敲起了汤勺,似乎她对【沙利文】刚刚所说的话并不在意。“大家先不要想这么久远的事情了。第二个问题是,作为海盗最重要的是什么?”
( r  f7 p, b5 Z这次大家都沉思了片刻,没有人立刻作出回答。- w: ^7 Y" R2 a% `- J! R
“是力量吗?”一直沉默不语的【汉斯】终于开口了。【葛楚】很喜欢【汉斯】,因为每次轮到她做饭时,【汉斯】都可以用魔法帮她生火。: D5 a' E* Y+ @
为了防止有不明来历的人混入船上,八爪海螺号上实行的是轮周做饭制。女性做的饭倒还好,主要是轮到男船员做饭的时候,那真可谓是‘黑色的一周’。奇怪的是【I.L.Y】却对做饭很拿手,简直称得上是一流。而【利可】船长从来不踏如厨房一步。9 P* v4 d- E; v: C+ e4 `$ @1 O4 ]3 b% @
“哈哈哈”【沙利文】突然捂着肚子狂笑起来,“要是是力量的话,像【葛楚】这样手无搏击之力的人……哈哈哈。”
  m( j0 O  P3 w/ V8 _“【沙利文】,信不信我把你吊到桅杆顶上去?”【葛楚】嘟着嘴说。
6 S& X& o% H& [; {: ?1 t1 I1 J“智慧?”“观察力?”“技术?”【艾曼达】、【莎勒美】与【伊西密尔】同时说道。( v( o) X  Q+ P
“都不是。”【葛楚】与【沙曼达】对望了一下,同时露出了笑容。5 r' y/ ?5 g" o$ g9 ]) ]- w3 @

% z0 |. [; m/ M5 z# ]8 X8 q正午炽烈的阳光晒得人喘不过气来,连海风都只是懒洋洋地轻抚,微微吹起船帆的一角。在八爪海螺号的一侧停留着五只小船,它们随着海浪的波动上下起伏。4 y% S6 h4 p- P& }' t1 I
“好了,规则你们都知道了。谁第一个到达那座小岛,便是胜利者。”【沙利文】站在甲板上指着远处的一个小点说,“小船上没有粮食也没有水,到小岛也得要一天的时间,怎么熬过去就要看你们自己了。要是死了的话,我们会帮你收尸的。现在实践开始。”) e1 j# _- T, u) I
五艘小船渐渐远去,最后化为一个个小黑点消失。这时船长【利可】踏上了甲板。
' g8 c+ U6 |" q' {7 B“汀克要金子!汀克要金子!废物!废物!”一只鹦鹉站在【利可】的身上歪着头叫喊。
7 K' p& V6 v* P/ E  f! f“【利可】大叔,你能不能管管你那只鹦鹉!它昨天把我的鞋叼到厨房的火炉里烧了,那可是我最心爱的鞋呀!”【葛楚】瞪着那只鹦鹉说。- ^- r5 L1 j! U
【利可】一连慈爱地抚摸着鹦鹉光亮的羽毛说,“咦?汀克,你不是只要金子的吗?下次你再欺负【葛楚】的话,小心她把你做成鸡汤。”
9 R6 `2 e7 I9 S& {; E“汀克不要鸡汤!汀克不要鸡汤!汀克要金子!”
7 s+ r+ S9 b& l1 R“对了,【葛楚】,现在船上只有我们三个人,怎么把这么一只大船开到小岛呢?”【沙利文】冷不防的问道。
: B- k) }- a. z$ O( b
- m& Q, `6 g( B+ [太阳罩上一层银色的轻纱,转眼变为了夜晚。海上的夜,星光璀璨,仿佛一伸手便可触摸到天空。' U% Q( y3 _1 [; L% V" O
黑暗的海面上亮起了五盏昏暗的灯,烛光被海风吹的摇曳。
" u) ?( @* v( O) }  }  g7 Z静谧的夜中,咿咿呀呀的橹声在深夜里传出,更显得清晰。五艘船中最前面的是【伊西密尔】的船,他对于划桨可谓是轻车熟路。在它的后面是【艾曼达】和【汉斯】的船,【汉斯】惬意地用魔法指挥着船桨自行划动。. |3 N* [* j' M
较远的是【莎勒美】和【I.L.Y】,两人对划船没什么经验。而其中【莎勒美】是灰精灵,划一会儿就累得够呛。) Z" W8 i! y0 ?2 h5 T5 a

- l. J. J0 _  C6 i2 H* Q0 J/ {“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了啊~”【沙利文】趴在船舷上,眺望着一望无际的湛蓝大海,“他们现在一定是又渴又累吧!嘻嘻。”, c& ^! r' ^' b6 {
“这有什么好笑的?下午他们就要到了吧。”【葛楚】坐在他旁边,享受着海风拂面。
2 v! F( _5 e" o现在八爪海螺号已经停靠在小岛的南侧。大海映着炽热的日光,白茫茫,银灿灿,像无边的锦缎,闪闪悠悠地颤动。5 |2 z/ c; o$ a' _. H
+ `4 a6 k5 B+ W, Z' M+ ~
【伊西密尔】疲倦地躺在船上,睁着眼,喘着粗气。汗说流进了他的眼睛,但他现在已经是四肢无力,没有力气挪动半根手指。躁热难耐的日子他遇的多了,可是现在没有可以喝的淡水,他在怎么强也支撑不下去呀。
4 G: e: u) z( o1 r7 @另几艘船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大家都因为没有水喝而口干舌燥。/ v$ q3 [! X8 ]) V% ^  H
每个人心里想的大都是:水!水!给我水喝!我要渴死了!
  f8 l# ~; u' u+ r) M4 _一艘艘船像是一个个监狱的牢笼。
' R/ ^$ x0 m3 v- i1 p6 H, X6 E9 ^' r0 U
船舱中【利可】拿着一块硕大的红色宝石,逗着汀克。“汀克,你这个老酒鬼。晚上的朗姆酒让你喝个够。”
; q* J8 F  o0 D/ O“汀克要喝酒!汀克要宝石!”4 o$ s- w' u3 m0 X, N, ?
“今天会下雨吗?”1 s. Z  K5 U$ t+ M2 O. n
“汀克要下雨!汀克要下雨!”3 E: k( S" H9 A  G7 [% Q4 h
船舱外,【沙利文】抬头看看天,太阳雾蒙蒙的,闪着麦芒般刺眼的光芒。他喃喃道:“对于海盗,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f1 R6 @  j! V" K* Y, N
虽然他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葛楚】听到了。“对于海盗来说,最重要的是运气呀!”
6 w; l# p4 |% `' Z* {是运气呀……
2 o- l% F# T9 }3 [! X6 V- O话音刚落,远处的天空仿佛是相应【葛楚】,刹时雷声滚滚。沉闷的雷声越来越大,它似乎要冲破浓云的束缚,撕破云层,挣脱出来。5 t( G& U" ~  f  F% v- `& b
乌云纠结在一起,似万马奔腾瞬间笼罩了天地。滂沱大雨铺天盖地地压下来。巨大的雨网,“叮叮咚咚”地砸在甲板上,一片乱响。
/ j& G- e/ l3 R  ^! H! s6 w【葛楚】就站在这无数堵雨墙的中央,雨水无情地打湿了她的脸,衣服,鞋。突然一件衣服盖在了她的头上,紧接着是【沙利文】的声音:“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进去。”
: U- C( U+ D9 `! x. V6 h, n- G/ I( E2 c+ ]! |0 b: F$ `$ i
“雨!是雨!”小船上的人都抬头看着倾盆地大雨从天而降。他们用颤抖的手接住雨水抹在自己的脸上与手上。像是得救的人一样呼喊。
" s: s5 A2 d" u5 r得救了!
/ x9 o2 L/ v+ z/ D. j$ ?' D2 C2 _2 c. c+ X
“你早就预测到要下雨吗?”【沙利文】斜着眼看着【葛楚】。
' v1 b* R# l+ |' a% z0 H4 A“你不是也感觉到了吗。”【葛楚】开心地笑道。. M" X; \1 H. {6 x
* z3 C3 h" ~6 V6 Q* ?, {% V

! q' W1 w9 C0 Y" T  f年幼的我站在海滩上,海浪拍打着我的脚。身旁的那个男人,微微上扬着嘴角说:“再有实力的人没有运气也是白费呀!”
  e: W" A" y* ^% f1 Z3 [8 ]后来我看着他一步步走入海中……* S$ y& Z8 _, y& B& z: N, m
只记得他的那个笑容,无奈而又苦涩。
- A; ~9 U# v  O" ~2 w2 P, \: J
# x) l6 Y6 x6 K: y1 u/ E4 v4 ?: |

( F  \/ ]. y% O2 h5 ^" e船长  利可·玛尔罗   扮演者 btxman (塞斯·瓦尔弗蒙)
# m3 d1 ?8 O  _  W1 q大副  葛楚·斯内巴尔  扮演者 断西风 (素)
' ^. P8 Y+ |" p4 n0 r4 B水手长 沙利文      扮演者 darkmager (无名)! Y* }: d8 w! v# e* c
鱼叉手 伊西密尔     扮演者 叄捌氘 (半半)7 \! G' B! c" @, N, E
了望手 I.L.Y(艾利)    扮演者 dizzt (路人乙); X' i6 u4 r9 S- J
船员  艾曼达      扮演者 梅 (零·蝶月)
' `: ^, y) z6 O船员  莎勒美      扮演者 蛇骨
/ `' p. U( z1 a1 Z4 s船员  汉斯       扮演者 ck7543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6-7 11:11:47 |显示全部楼层
谁会那么唆,晕船还来当海盗。/ p" h: g6 p; A9 ?: F. h9 o
整个是不要命了!
3 g+ [% ^0 y( m0 U% t
0 m; R+ W: A9 r不过我想问狼人会不会游泳呢?路人乙?

使用道具 举报

克拉贝丝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克拉贝丝 发表于 2007-6-7 11:59:56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上了船的第一次集训,居然是要独自驾小船到达那只是一个黑点的小岛——天知道究竟得划多久。据说最少也得需要一天。而最糟糕的是,小船上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这就是生存训练么?作为一个海盗,首先必须得学会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要让自己生存下去——1 L  s# W! L) C
真是魔鬼般的集训!——艾曼达愤愤地想。然而手中的动作却丝毫不敢懈怠。幸亏之前有那个伯爵请的海盗教了她不少关于海盗的生存法则,也教会了她怎么划船,否则还真是无法应付眼前的处境。5 T* r. X9 c7 x( C
+ s0 G9 G& `% ?2 [: i
离开八爪海螺号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在烈日下的驾着这么一条一无所有的小船,实在不是一件可以令人开心的事。这个时候,艾曼达不禁开始怀念起自己那间狭小的居室了——虽然狭小,但至少可以让她免受烈日的蹂躏。——但她很快又自嘲地笑了。身为一个海盗,怎么可以惧怕阳光呢?即使是再毒辣的日晒,也得尽力去习惯不是么?不,不仅是习惯,也许还得让自己爱上它——就像爱上大海一样,否则,怎么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海盗呢?7 P& J  l. F* H) z

) s$ W# L9 d+ V& O太阳似乎已经满意了它一整天的肆虐,开始慢慢向西沉去。迎面而来的海风也稍稍缓解了它原本炙热的吹拂,反而带来了阵阵清凉。然而连续几个小时机械的划桨动作已经让双臂既僵硬又酸痛。
2 B% n  H5 g. q/ A
! w. `/ x5 t7 A* b艾曼达停下了手的动作,轻轻靠在被阳光晒的发烫的船沿上,双手交替揉着酸痛的手臂,改用脚代替手慢慢划着浆。——虽然这样的动作很不雅观,但是,谁还在乎这个?让手获得一下休息比什么都强。
2 r& G, l  T6 V9 j7 _% H
, O8 Q6 N* X' B2 D4 p& u; z! m艾曼达望着不远处同伴们的船,伊西密尔始终保持在领先的位置——几年的海盗生活让他对于驾船是轻车熟路;汉斯则惬意地用魔法指挥着小船徐徐前进——这么看来,魔法还真的是个好东西,至少可以让人少流许多汗;而莎勒美和I.L.Y,则落后了不少——他们对于划船真的是没什么经验。7 T5 }) E$ A* `* D
1 r% G* u" p2 d0 k/ A
夜幕降临了。说实话,海上这样星光璀璨的夜晚,真的是很美——如果是在八爪海螺号上欣赏这样的夜色,而不是在这艘该死的小船上的话,她想她的心情会更好一些。点燃了船头的灯,摇曳的烛火照亮了一小块海面。! o1 R( r$ _" g# V, @7 Z9 i
艾曼达放慢了速度。夜晚的天气虽然更适合卖力划桨,但是也更容易迷失方向。而且,她想,她也需要略微休息一下。. ]9 v6 d% p+ C2 z1 x9 r6 o( ^

1 f; y! n/ v9 g1 w" v# h“作为海盗最重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又一次撞进艾曼达的脑海。不是力量,不是智慧,也不是观察力和技术……那究竟是什么呢?艾曼达一直认为智慧是最重要的,任何行动都需要策划,而策划,就少不了需要智慧。8 k0 q3 q: e8 z+ I% `/ Z7 r
烦躁地摇了摇头,他们策划这场比赛就是为了让我们明白这个吧。可是,一向对自己的智慧很有信心的艾曼达,却也想不透答案究竟是什么。或许,是自己对海盗的生活还是不太了解吧。
, _  k! z& e8 A/ C! |' k% A
+ K# E5 o8 D$ w" |3 e  I& `# A- ]望着漆黑的茫茫海面,一丝无助袭上心头。划了这么久,恐怕连一半的路程都不到吧。可是自己已经又累又渴了。其实累并不是那么难熬,可是,渴,却是最让人受不了的。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望着四周都是水的鳞鳞波光,可惜,却不能喝。! G' ~1 u3 f0 n- f1 j2 M% H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你有多渴,都绝对不要去喝海水,海水只会让人越喝越渴。艾曼达始终牢牢记着这样的忠告。, T7 o; p/ |2 ^
+ Y/ c# y$ Z% {* q( a& C
漫漫黑夜终于散去,东方开始露出一丝光明。然而,艾曼达却无心欣赏这样的日出美景。干渴已经折磨了她很久。而越升越高的太阳只让她感觉越来越绝望。  I4 v3 d7 D( j8 w! Y4 y
没有可以喝的淡水,体内的水份又不断地被太阳抽离……艾曼达无力地靠在船沿上,身体越无力,思维却越清晰——如果这时候可以下一场雨……可是,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么?然而,思想一旦成形,就变成了无尽的渴望,是的,雨,只要有一场雨,他们就可以获救……全身心的意志似乎都在渴望着一场雨的降临——7 T; L- @: a- p7 c& y- I' v% }
$ r" i* a' ?+ H( r! o8 S
一阵雷声从远方传来。艾曼达噌地睁开了眼睛。刚才还毒辣的太阳已经被乌云遮蔽,而沉闷的雷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 x) U- D$ m' F" [9 Z
刹那间,渴望的雨水倾盆而下,滋润着干涸的皮肤与绝望的心田。
) h7 \6 E1 _, m6 D6 L: d1 c艾曼达贪婪地吸允着甘甜的雨水,庆幸着自己的好运……

使用道具 举报

克拉贝丝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克拉贝丝 发表于 2007-6-7 12:03:04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满地问一下,为什么沙利文可以免受这样的“摧残”?[s:99]  [s:107]
) C8 d; \$ `4 v' }( ?& S
# p" ^  p5 v9 i. K: P+ [还有,那个,ivanking,你的评分是不是评错地方了? [s:122] [s:121]

使用道具 举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6-7 12:38:43 |显示全部楼层
好爱你!梅!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s:120] " c; ], U: E. Q& O! Y
( F8 E9 {( p. }1 O
沙利文呀!这次就让他幸免好了,下一次我们好好整整他! [s:99] / k6 V6 i) x. O8 g$ R* I
主要是如果连沙利文都去集训的话,那让我一个人驾船太不合理了。) b6 @" o& b* B5 k" Z, j( h6 j
而且按照他的身世,他跟我一样有丰厚的经验,所以就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克拉贝丝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克拉贝丝 发表于 2007-6-7 12:43:08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过奖了。。。 [s:123]
2 k; f9 ?7 u; g. T7 C+ ~4 i" m5 _+ _5 M+ V& i5 e# }4 ?
我只是努力参加活动而已。。。8 ?$ _" O( v8 l- p+ W
+ o# j! G& l9 [. w5 l7 f8 i0 j
能策划这样活动的人才厉害吧。。。呵呵。。。 [s:120]

使用道具 举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6-7 13:12:42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大家把自己的性格特征写一下。
1 S, ~3 c5 d, y2 Z因为不知道大家的性格所以写的时候都不知道每个人会说什么样的话。0 v% Y* n& U- G9 Q1 e; g
$ e: o# V) _' u$ g
好难呀~~ [s:124]

使用道具 举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6-7 13:57:52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是我(葛楚)8 }% E* N6 G; U
性格:开朗,活泼,有时任性3 r4 g7 l  ]. Y
从前:罗伯尔号上的船员,父亲是船长。8 o- \' O+ _8 ?; c
   未婚夫奥比内死于八爪海螺号船长利可的手中。2 D& k$ U+ K, ]# p# p
所断手指: 左手无名指(代表爱情以亡)

使用道具 举报

克拉贝丝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克拉贝丝 发表于 2007-6-7 14:16:51 |显示全部楼层
【艾曼达】
5 E! U: A5 O  ]0 b% E# b5 ?& _7 n$ H& b4 s7 x2 @7 E
性格:冷静、无情,偶尔会伤感软弱
; K! g  A1 h& [/ V6 b- F. ~. v5 \2 L  s8 l! ^7 B: a
经历:从小在伯爵府长大。。学会了虚伪。。。亲生父母都是海盗。。。
: t$ Y5 R5 e8 J   母亲被伯爵强抢,郁郁而终。为了报复,陷害伯爵,使其入狱。) _1 H! |9 J/ C4 W' H" n
9 t1 v9 V" h/ Y+ V# m, j) K
断指:左手小指  U3 m7 Y0 P' T6 u

  |6 H# ~. Y6 }) T  X6 o) O: L4 Z. E$ R0 H
PS:建议可以去看看行会组织的讨论区( B$ M5 `- Z6 {" ^4 ?( m
   在船长的欢迎词下,无名和我有些地方留了一小段自己的看法。。。

使用道具 举报

断西风 发表于 2007-6-7 14:40:05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大家断的手指大都是左手,1 ^! I0 W/ v+ j4 J* S0 U1 F
是因为右手比左手更重要吗?/ {# |1 y5 a* L2 P  }# G' T
而且大家大都是有着悲惨的过去。; Q& n! ^0 X" r/ M( j0 k
也对,没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又怎么会上这条贼船呢。 [s:110]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萨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萨鲁世界 ( 苏ICP备15007101号

GMT+8, 2019-12-15 22:06 , Processed in 0.0576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